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忠信笃敬网>文化>人文启思
字体:

中国人“看客”心理探究

2015年10月12日 浏览量: 评论(0) 来源: 共识网 发布者: 章旋
摘要:围观的行为恰好可以有效的满足自己对安全感的需求;而这种对自我现状的满意和陶醉,已经超过了本能的对于同类遭受不幸而应该产生的愤怒反抗或者同情怜悯。

  “看客”曾被称为一大国粹,他们多行围观品评,疏于行动救济。

  现代社会“看客”现象比比皆是,比如1110月份的“小悦悦”事件,比如国人喜欢围观各种“跳楼”、“跳桥”事件;往前推数百年,中国也不乏看客,比如清代的俞樾在《右台仙馆笔记》中,记载了这么一个事例:杖责女犯时,因行刑时女子也需脱衣露臀,每至此时,县衙公堂总是“闲汉云集”。

对于中国人的这种围观心理,鲁迅描写的尤为犀利,在《药》、《祝福》、《暴君的臣民》里都有入木三分的刻画。这或许和鲁迅青年时的经历有关。他在日本留学时,有一次,在上课前放映的幻灯画片中,鲁迅看到一个中国人为俄国人做侦探,被日本军队捉住杀头,一群中国人却若无其事地站在旁边看热闹。这件事就给了鲁迅极大的刺激。

  这类“看客”现象,经常有新闻报道予以评判,很多作家、公知也多撰文抨击。但是,现在情况似乎是,大家仍然秉承“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很多人或在背后或在暗处义愤填膺,在网上声讨种种丑恶的行为,但是临到自己了,就默不吱声,甚至还会推波助澜成为新的“看客”。

  还有一个颇为尴尬的情况就是,每当社会上出现类似的报道或评判时,多则引起社会讨论一番,少则微博、朋友圈发布一些状态,很快这类话题就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我们的注意力又会被新的话题所攫取:某品牌新款手机发布、名人之间的结婚或离婚、股市暴涨、贪官被抓......在互联网日益发达的今天,我们似乎与他人,与社会和世界的距离被拉近了,但是这种拉近却让我们置身于一个热闹非凡、热点不断的环境当中,丢掉了独处的思考与内省,给自己预留的平心静气的时间和空间越来越少。应接不暇的话题风卷残云一般,很难再在我们的心里砸出一个坑,或者砸出坑后很快就被填平,连深挖的机会都不给我们。

  说了以上这些,我想引出本文所谈的内容:我们的“看客”心理到底根源在哪里?

  其实,这应该包含一种极度的制度压迫下对自我安全感的变态欣赏与满意的炫耀。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中央集权的历史,每一个朝代你放唱罢我登场,登场之后又会接着唱“中央集权”的调子。对于真正的平民百姓来说,制度的压迫是长久的,而解脱只是发生在政权更迭的那个间隙而已。于是乎,我们似乎一直处于一种“安全感”匮乏的环境当中。

  往远了说,汉唐盛世,宋明时期,儒家思想的教化给了民众很好的思想基础,幸运之处在于民众顺应了“安全感”的匮乏,逆来顺受,甘为臣民;不幸之处在于束缚在民众头脑中的思想枷锁,只是他们不自知无意识而已。

  到清末民国时期,政府混乱,战争不断,思想教化失去了传统的根基;及至现在,在经济为主角的时代,文化和教育实际上是处于次要地位,甚至是经济的附庸。于是,民众缺乏了教化的保护,而时时又会真切的感受到“危机感”,那么就会迫切的寻找一块“安全”的领地,安抚自己的本能情绪(对安全感的需求,对生存的需求)

  那么,最近一百余年的历史当中,哪里是“安全”的领地呢?答案是“制度”。制度允许的领域是安全的,制度禁止的领域是危险的。于是可以想象,那些喜欢围观杀头的看客应该具有这么一个心理:你看,这些犯人因为做了违法的事,所以要失去生命;再看看自己,因为遵守法律,多么的安全,多么的幸福。由此,一股优越感、一股满意的急于炫耀的情绪油然而生,并且非常的享受。而这种心理,也确实被当权者用来镇压和钳制民众的行为和思想,这种制度化的、集权性质的施政方式,反过来又增加了这种愚昧心理的扭曲程度。

  稍作总结,就是中国民众在制度的压迫下,对安全感的需求心理或多或少的产生了扭曲;在极度危险的场合(杀头,枪决),围观的行为恰好可以有效的满足自己对安全感的需求(因为我遵守了制度而获得了安全的保障);而这种对自我现状的满意和陶醉,已经超过了本能的对于同类遭受不幸而应该产生的愤怒反抗或者同情怜悯(之所以称之为本能,是因为同类的不幸遭遇总会让人联想到自己也会处于类似的不幸当中,安全感受到威胁,产生恐慌)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