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者视角

邓双全:网络社会与国家凝聚力建构:作为网络政治学研究的核心场域

字体: 2020年05月27日 浏览量: 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 邓双全 发布:新闻中心

“全部社会生活在本质上是实践的。”马克思主义认为,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有什么样的实践活动,就会产生什么样的意识形态。网络公民(现实生活中的人)的网络化映射,在进行任何的网络生产、生活、消费和交往活动中,本质上都是实践活动。随着互联网成为人类生产生活的“第二空间”,个人在现实社会和虚拟社会中的身份切换更加自如,虚拟实践已经成为新时代人类实践的基本方式之一。网络社会具有虚拟性、平等性、扁平化、自由化、超时空性和无限扩展性等特征,信息的获取和传播高度便捷。与此同时,网络社会制度规范建设还有待完善,虚拟实践活动中的人具有较强的主体性、主动性和自为性,网络社会意识的生发机制更为复杂多变。在网络社会中,国家凝聚力因网络空间经济互联共振、政治机制变换、社会结构解体、文化价值交融等因素不断变化发展,造成了意识形态、权力机制、文化认同、制度规范等多方面问题。   国家凝聚力是意识形态的一种表现形式,是国家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网络社会国家凝聚力是指在网络空间中国家满足公民的物质和精神需要所产生的向心力、吸引力和感召力。网络社会国家凝聚力建立在互联网技术逻辑、虚拟社会关系和虚拟社会实践的基础之上。从理论维度看,网络社会国家凝聚力有其自身的逻辑起点、变化机理和变化特质。从实证研究看,网络社会国家凝聚力有其自身的问题表现、变化载体、变化影响和提升要素。从实践范式看,网络社会国家凝聚力有其自身的建设维度和建设路径。网络社会国家凝聚力是如何产生、变化和发展的?在网络社会实践活动中,形成国家凝聚力所面临的意识形态风险挑战有哪些?我们该如何应对?如何有效开展网络社会治理?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陈联俊教授新著《网络社会国家凝聚力的变化与建设研究》(2019年版)系统性地回答了这些问题。   陈联俊长期从事网络政治建设、网络社会治理等领域的研究,积累了丰硕的理论研究成果。近年来,他对网络空间个体和群体的认知、态度、情感、意识、价值观念和行为方式的发生机制及其引导进行了深入研究,由此展开了对网络空间中意识形态、国家认同、国家形象、微信、微博、网络社区等舆论场域变化形式的理论探索。在此基础上,陈联俊以历史唯物主义为出发点和落脚点,综合考察了曼纽尔·卡斯特的网络社会理论、丹尼尔·贝尔的后工业社会理论、尤尔根·哈贝马斯的公共领域理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思想等理论观点,结合网络社会治理的相关研究,对国家凝聚力的形成、建构和作用方式展开了理论和实证分析,着力论述了网络社会国家凝聚力的变化表现、变化机理和变化特质,最终提出了网络社会国家凝聚力的建构维度和建设路径。阅读《网络社会国家凝聚力的变化与建设研究》一书不难发现其具备的理论素养及现实价值。

一、回应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人本关切

正如马克思和恩格斯所言:“我们的出发点是从事实际活动的人。”互联网技术的深入运用,构造了一个与现实社会平行的网络社会,网络社会人的所有“实际活动”,也都反映着现实生活中人的社会意识。网络社会中的人是实实在在的人,是与现实社会中的人相对应的独立个体。在网络社会中,人的存在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人际关系变得符号化、数字化和信息化。人通过网络技术能够构建出超越现实环境的虚拟镜像,使虚拟存在得以在多维空间中活动。人们通过虚拟发展,不断提高思维能力、想象能力和技术能力,不断促进人的全面发展。

人们在网络上参与政治选举、从事经济活动、进行文化创作,也可以表达自己的立场、观点和诉求,与其他的网民进行思想层面的交流。人的虚拟身份多样化给国家、社会和个人带来深刻的影响,由此引发的网络空间权利与义务之间的困境将使得国家难以有效开展网络社会治理。在信息逻辑和现实社会环境的双重作用之下,国家凝聚力在虚拟社会场域中显得更为复杂和多变。网络社会国家凝聚力建立信息要素的提供基础上,国家能否提供满足公民物质和精神需要的信息公共产品,决定着网络社会国家凝聚力的强弱。因此,网络社会中人的价值观念、心理状况和政治诉求,值得被倾听和“妥善处置”。研究网络社会国家凝聚力的变化发展,正是从“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的角度提出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

二、充实网络政治学科的理论宝库

互联网极大地促进了政治学科的发展,广泛而深刻地影响着网络政治过程、政治体制、政治权力、政府管理和政治文化。在互联网技术的推动下,现实生活中发生的政治事件可以第一时间在网络空间中通过文字、图片、音频和视频展现出来。网络社会的发展推动形成网络空间政治共同体,加剧了政治权力的分散化趋势,促进了政治参与扩大化,不断提高网络社会公民意识,促进新型政治体制机制的构建。网络化极大地提高了政府的行政效率和工作透明度,服务将成为政府的核心职能,“阳光政府”和“服务政府”将成为网络政治发展的积极成果。

有别于大部分网络政治理论研究著作,陈联俊实证考察了网络社会国家凝聚力的现实情况,对党政机关工作人员、知识分子、企业人员、在校学生及“弱势群体”五个社会群体进行了分层抽样调查,将价值观、归属感、参与度、排斥性四个维度渗透到社会关系网、公民意识性、国家权力观、国家意识性、国家利益观、文化认同度、政府互动率、参与信心数、异见接受度、治理倾向性10个二级指标中。通过调查分析,网络社会存在价值塑造需求迫切、国家意识尚待加强、公民参与效应偏低、治理效果亟待提升等问题。因此,提升网络社会国家凝聚力需要重视网络社会国家意识的培养,加强公民权利教育和责任教育,畅通政府与公民的沟通渠道,促进网络法治建设和文化传承传播,提升公民的认同感和政治参与感。网络社会国家凝聚力的相关研究涉及了网络政治参与、网络民主、网络政治权力及其运行方式、网络政治安全、网络治理、网络舆论引导、网络思想政治教育等方方面面,对于促进网络政治学科的发展具有较大的学术价值。

三、代表网络意识形态的研究方向

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其重要的工作。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意识形态决定文化前进方向和发展道路。”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体学习时指出:“要从维护国家政治安全、文化安全、意识形态安全的高度,加强网络内容建设”。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打破了国家对于信息的“垄断”地位,公民群体“能够更便捷地聚集起来,交换意见,互通信息,利用资源,动员舆论,无形之中壮大了与国家权力抗衡的社会资本”。国家凝聚力是国家文化软实力建设的核心元素,也是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关键一招。面对网络上出现的各种错误观点和社会文化思潮,需要创新网络思想政治工作的内容和形式,建设具有强大凝聚力、感召力和引领力的网络社会主义意识形态。

网络社会国家凝聚力的变化对网络社会个体和群体全面发展的影响是复杂和深刻的,网络空间中个体的虚拟存在独立于现实存在,个体从自身的政治立场、精神需要和价值倾向出发,维持虚拟社会关系和进行虚拟实践,产生有别于现实社会的“多重人格”“修饰情感”和“虚拟认同”。网络公共领域是国家凝聚力变化发展的关键场域,人们在网络公共领域的符号化表达,往往带有鲜明的或者隐喻的意识形态色彩。分析微信、微博、QQ、社交网站、网络社区等多种类型公共领域的信息逻辑,将有利于国家凝聚力的“精准投射”,引导公众舆论,优化网络公共文化环境。提升网络社会国家凝聚力,需要着力净化网络生态,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将网络社交平台打造成为国家凝聚力发挥影响和作用的主阵地。加强网络社会国家凝聚力的研究,深入分析网络社会国家和公民的互动关系,传导核心价值体系,提升网络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和凝聚力,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和重大的现实意义。   陈联俊认为,“国家凝聚力是多元开放的能量组合,可以从国家吸引力、社会信任度、群体归属感、公民权责心等方面加以体现。”在网络社会中,政治制度、经济模式、文化思潮、社会结构的变化发展规律更加难以捕捉,如何从纷繁复杂的信息社会中引导舆论氛围、输出价值观念、再造国家认同,是摆在网络政治学科面前亟待解决的重大课题。《网络社会国家凝聚力的变化与建设研究》一书较为系统地研究了网络社会国家凝聚力的生发机制,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网络政治学科的核心场域。

(作者:邓双全,暨南大学党委宣传部副主任科员,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2019级中共党史专业博士研究生)

(中国社会科学网,2020年5月22日)

链接:http://www.cssn.cn/ts_new/ts_new_bwyc/202005/t20200522_5132599.html?COLLCC=3874521794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