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者视角

陈定定、王悠:蔡英文辞职:岛上“蓝色浪潮”因何而起

字体: 2018年11月25日 浏览量: 来源: 光明日报 作者: 陈定定、王悠 发布:新闻中心

台湾地区的“九合一”选举,指的是直辖市长、县市长、直辖市议员、县市议员、乡镇市长、乡镇市民代表和村里长,直辖市山地原住民(少数民族)区民代表”及“区长”九项地方公职选举,所有地方公职在一天之内选出。2018年11月24日是台湾地区“九合一”选举投票日,据台湾当局选务主管机关的票数统计,在22个县市长中,中国国民党获15席,民进党获6席,另有1席为无党籍。在这次选举中,“蓝色浪潮”成为最主要的趋势。国民党台中市、宜兰县、彰化县、云林县、嘉义市、澎湖县等7个县市“由绿转蓝”,金门县和花莲县则由无党籍再次回归“蓝营”。自此,台湾政治生态地图发生巨变。

2014年的台湾地区公职人员选举时,在22个县市长中,国民党籍参选人获得6席,民进党籍参选人获得13席,另有3席为无党籍人士当选。这一政治版图的成型可谓是国民党遭遇的极大挫折。而后,在2016年的台湾地区领导人及“立委”选举中,国民党不仅丢失执政权,也丢失“立法院”最大党地位。在当时,掌握了八年执政权的国民党一路溃败,跌入深渊。但是,短短两年过去,“蓝色浪潮”再次席卷台湾,再一次改变了台湾政治格局。

从近十年的“选举”情况看来,台湾内部政治正在经历巨大变化,民意的强流动性反映出对执政者的普遍不满。台湾经济的衰退已经持续了近20年,无论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都未在经济和民生问题上给民众交上满意的答卷。受国际贸易保护主义趋势影响,作为外向型经济体的台湾在近两年同样复苏乏力。从今年5月开始,台湾出口增速由10%以上逐渐降低到2%左右;工业生产指数年增率也从接近10%的高点,一路下降到不足1%。此外,台湾2017年的GDP增速为2.89%,今年估计约为2.69%左右,各大机构预测2019年的数据最高值不过2.55%。

台湾经济的衰退是有其多重原因的,一方面,台湾内部的政治斗争和执政者决策失误导致台湾经济的复苏失去动力,另一方面,台湾曾经拥有的外部环境优势正在逐渐散失,使台湾经济的重振面临更大压力。对于台湾民众来说,经济与民生本来就是其关注的首要问题,但是,近20年过去,两党疲于内斗而忽视民生,民众的不满积压已久,政治诉求则更加务实。这也是韩国瑜在“深绿”选区反转获胜的原因之一,即对当前执政党政绩的不满促使其直接投靠在野党。

本次选举结果,有以下几点启示:

首先,台湾经济的衰落和民众的失落主要归罪于执政者的失策。虽然,不可忽视的是全球经济形势的恶化对出口导向型与岛屿型的台湾经济造成了巨大冲击。但是,也需要看到台湾执政者在近些年来的决策失误和领导不力。譬如,蔡英文政府的“新南向政策”作为民进党重返执政后推动的最重要的对外经贸战略之一不仅反应平平,还因其背后的政治考量而饱受批评。

其次,台湾政治乱象需要两党集体反思。观察近几年的台湾选举,我们会发现政客的“炒作”,“抹黑”,“作秀”越来越多,民众深感“一个个都是只会选举不会做事的人”,可见台湾政治“乱象丛生”。当选举变成目的而不是工具,台湾的治理也无法反映民意,回归务实。台湾的政治乱象,两党都需要负责和反思。

最后,国民党并未完全走出困境,2020年仍面临颇多挑战。此次选举中,以“韩国瑜现象”为领导的蓝色浪潮席卷台湾,给国民党重新带来执政的希望。但实际上,虽然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的国民党或抱有更大胜算,但仍需要谨慎看待自身内部出现的一系列问题,党内斗争激烈,选举路线失策都有可能将国民党的优势消解。更重要的是,无论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都需要努力改变民众对台湾政客“只会选举,不会做事”的印象,在施政过程中听取民意,脚踏实地。贾谊在《过秦论》中对秦朝的覆灭总结道:“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这大概是给台湾政客们最适宜的警示。

(作者分别为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