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者视角

王高贺:立改废释并举:新时代党内法规建设的重要思路

字体: 2018年11月14日 浏览量: 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8年11月14日第7版 作者: 发布:新闻中心

注重党内法规建设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为我们党在革命、建设和改革时期不断取得胜利提供了重要保障。新时代我们党在继承这一优良传统的基础上,根据新的发展形势和新的实践经验,着重加强党内法规建设的顶层设计,出台了中央党内法规制定工作第一、第二个五年工作计划,确立了立改废释并举的建设思路,制定修订了一系列法规制度,废止了一批不合时宜的法规制度,颁发了第一部关于党内法规解释的规定,为到建党100周年时全面建成内容科学、程序严密、配套完备、运行有效的党内法规制度体系打下坚实基础。

以“立”填补空白。新时代国内外形势发生了新的深刻变化,我们党面临的执政环境和执政条件日趋复杂,原有的党内法规不足以应对新的局面。我们党科学把握了新时代的变化和要求,制定了一批新的法规。从宏观的角度讲,《中国共产党党内法规制定条例》和《中国共产党党内法规和规范性文件备案规定》的出台标志着我们党拥有了第一部正式、公开的党内“立法法”,为新时代党内法规制度体系建设提供了总体依据;从微观的角度讲,为解决党的建设中的突出问题,《中国共产党党组工作条例(试行)》《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监督执纪工作规则 (试行)》《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试行)》《党委(党组)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实施办法》等一系列新的党内法规问世,有效地防范了新矛盾和新问题的滋生蔓延。党的十九大强调要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这需要进一步做好党内法规制定工作,在党的领导法规、组织法规、自身建设法规、监督保障法规等方面进行新的积极探索,适时出台新的法规,为更好地实现党的全面领导提供制度支撑。

以“改”调整完善。法规制度总体上带有长期性和稳定性,但具体到每项法规上又具有一定的阶段性和变化性。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党内法规中某些条款难以适应新的形势,需要进行调整完善。新时代我们党对党内法规制度中存在的不适应、不协调、不衔接、不一致的地方进行了集中修订,力度之大前所未有。一是扩大了覆盖范围。如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把适用范围从党员领导干部扩大到全体党员,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实现了中央和省级党委巡视全覆盖,并要求市、县委员会设立巡察机构,对所管理的党组织进行巡察监督。二是突出了纪严于法。在过去党内法规建设中存在纪法不分的问题,造成党纪与国法之间存在诸多重复之处,党纪的应有作用没有充分发挥出来。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坚持纪严于法、纪在法前,实现纪法分开。新时代修订各项党内法规均坚持纪严于法的基本原则,剔除了原有党内法规与国家现行法律重复之处,全面提升了党纪对党员的要求。三是执行更加严格规范。原有的某些党内法规执行力不足,主体责任缺失,监督责任缺位,管党治党宽松。针对这些问题,新时代修订党内法规强调责任清晰、主体明确、制度管用、行之有效,切实改善了党内法规失之于宽、失之于松、失之于软的状况。

以“废”清理更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我们党颁布的各种党内法规对规范党组织工作、活动和党员行为产生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但随着时代变迁,其中一部分法规严重滞后于新的发展形势和实践需要,不能继续发挥有效作用。我们党在很长时间里对这部分过时的法规没有进行处理,既造成党内法规过多,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法规的权威性。新时代我们党没有把这个历史问题继续遗留下去,对其分批进行了清理。第一批是对1978年至2012年6月期间颁布的767项中央党内法规和规范性文件进行清理,其中162项被废止、138项宣布失效。第二批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1977年期间出台的411项中央党内法规和规范性文件进行清理,其中60件被废止、231件宣布失效。新时代对党内法规和规范性文件进行集中清理,是我们党的第一次,具有两方面重要意义。一方面,对过去而言,经过本轮集中清理,超过一半的中央党内法规和规范性文件被废止或宣布失效,党内法规体系成功“瘦身”,操作性、针对性显著增强;另一方面,对未来而言,对不适应新形势发展需要的党内法规进行清理将成为一种常态,及时完成“新陈代谢”,保持党内法规的旺盛生命力。

以“释”明确补充。党内法规解释是党内法规制度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对于增强法规适应性、释放法规潜能和提高法规生命力具有重要作用。但总体上看,在一段时间里我们党关于党内法规的解释工作不到位,一些党内法规尤其是地方性党内法规出现了解释机构不明确、解释程序不规范、解释效力不足等问题。新时代我们党高度重视党内法规的解释工作,《中国共产党党内法规制定条例》明确强调党内法规的解释同党内法规具有同等效力,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要把加大党内法规解释力度作为党内法规制度建设的一项重要任务。2015年7月,中共中央正式印发了第一部关于党内法规解释的规定,对党内法规的解释机构、解释程序、解释形式等进行规范,为相关人员准确理解党内法规制定意图和条文含义,全面提升党内法规建设质量提供了重要依据。

(作者系暨南大学党内法规研究中心副主任、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原文链接:http://www.csstoday.so/zgshkxb/20181114/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