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者视角

卢文刚:树立全生命周期的灾害治理思维

字体: 2018年10月15日 浏览量: 来源: 《中国应急管理报》 作者: 徐姚 发布:新闻中心

《中国应急管理报》记者徐姚

近年来,我国各种灾害多发频发重发,且灾害的传导性、耦合性及不确定性日益凸显,以往“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灾害治理方式发挥的作用捉襟见肘,加上人口的大量集聚、城镇化加速推进,城市的安全风险愈发错综复杂。

如何落实防灾减灾救灾新理念、新要求? 在第29 个国际减灾日到来之际,记者采访了暨南大学应急管理学院副教授、广东省安全生产理论专家卢文刚,试图从7 对关系中找到灾害治理的新思路。

关系一:政府治理与社会协同

“当今的灾害治理已不仅是政府部门的事,灾害治理既需要政府主导,政府又不能大包大揽,需要政府与企业、社会组织等的密切合作。”在卢文刚看来, 要发挥市场、社会组织、志愿者、公众的积极作用, 实现灾害的“ 共治” 和“ 善治”, 实现“ 小政府大社会”的变革,政府部分职能应逐步向社会转移。“不过,不论政府职能如何改革,防灾减灾救灾工作都是其核心职能之一, 不能有丝毫缺位、空位、不作为,政府在此方面的职责不但不能削弱,反而应大力加强。”卢文刚强调。

关系二:单灾种治理与区域协同

在当前城市发展同城化、区域化趋势的时代背景下,任何地区和部门在灾害面前都不可能独善其身,仅是“自扫门前雪”。卢文刚告诉记者, 一些自然灾害, 如气象、地震、暴雨等都需要跨区域协同治理。灾害治理一方面需要履行好属地责任,提高城市的整体应急能力;另一方面,城市间不是截然隔离的, 城市与城市、区域与区域间必须协同合作。“ 除了做好单一城市自身的灾害治理,还需要通过签订应急管理互助协议(EMAC)等措施做好与相邻城市、区域的协同联动。”他解释道。

关系三:城市风险与农村风险

“ 近年来, 我国城市防灾减灾救灾能力有了明显提高,但广大农村地区仍显不足。城乡之间的防灾减灾救灾基础并不平衡。而农村、城乡接合部往往是灾害治理的重中之重。” 卢文刚认为, 做到城市、农村风险治理“ 一盘棋”, 就要对农村、城中村、城乡接合部等防灾减灾救灾薄弱环节和敏感区域加大治理力度,大力提升灾害治理水平。

关系四:地上风险与地下风险

卢文刚通过分析我国灾害治理发展历程发现,以往的防灾减灾救灾工作主要聚焦在地上的灾害治理。

近年来,全国各地根据实践经验,针对地上的各类风险源编制了具有针对性的应急预案,采取了一些有效措施。但是, 从以往的事故原因来看,地下的隐患问题更加突出。卢文刚举例说:“雨季频现的城市‘ 看海’现象、山东省青岛市‘11·22’中石化东黄输油管道泄漏爆炸特别重大事故都是前车之鉴。”

关系五:陆上风险与水上风险

“我国不仅有广阔的陆地,还有众多河流、港口和漫长的海岸线,这些水上通道都聚集着大量人流、物流,其间的风险隐患复杂多样。” 卢文刚表示,目前,我国水上应急管理能力建设相对薄弱,这可能会加重水上灾害带来的后果。因此,在强化陆上防灾减灾救灾能力建设的过程中,亟须加强水上灾害治理工作。“4·16”韩国“ 世越号” 客轮沉没等事件已经为我们敲响了警钟。

关系六:境内风险与涉外风险

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不断推进,在未来,中国必将有更多的人员和机构走出国门,进出的物流、人流和资金流都将更加频繁,涉外灾害风险也将更加突出。

对此,卢文刚表示,我们既要做好境内的风险管控和灾害治理,也需要清醒地认识到境内、外灾害风险传导交织的特性,全力做好涉外灾害治理工作。

关系七:“有急善应”与“无急可应”

“ 灾害发生后,‘ 有急善应’固然能减少灾害带来的损失,但防灾胜于减灾,所以灾害更需从源头治理。” 卢文刚解释, 城市灾害具有多发性、多样性、复杂性、叠加性、衍生性和传导性,因此,对灾害的治理必须树立全生命周期的系统治理思维,推进灾害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从而实现“ 无急可应” 的目标。

《中国应急管理报》(2018年10月13日07版)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