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事荟萃>学苑

【青年汉学家研修班】珠江乘船览夜景,文化交流建友谊

字体: 2018年05月29日 浏览量: 来源: 新闻社 作者: 翁芝涵 张宛瑜 发布:新闻中心

5月13日晚,31名参加“2018青年汉学家研修计划”的青年汉学家开始了第一次外出考察,来到珠江乘船游览广州夜景。珠江夜游活动由暨南大学文学院温明明老师,肖自辉老师带队,李翔,张苑瑜,翁芝涵三名志愿者进行协助,旅行社派出两名导游负责景点介绍。

今天时值母亲节,在前往珠江的路途上,来自印度尼西亚建国大学的学员林雪莹(LIEM YI YING)带领大家学唱了中国歌谣《世上只有妈妈好》,旅游车上一路上弥漫着温馨愉快的气氛。

尽管刚刚结束了一整天的讲座学习,学员们却没有一点疲惫的样子,一直保持着兴奋的精神状态。刚一到达目的地,在等待登船的过程中,学员们便忙不迭地开启了“拍照模式”,在珠江边留下了珍贵的大合影。登船后,他们登上三楼甲板,眺望沿岸夜景,广州塔,猎德大桥,高楼大厦,火树银花……目不暇接的景色让学员们感受到了极大的震撼,他们恣情欢呼,疯狂拍照,似乎要把自己的无限热情融入这片华灯璀璨的壮丽夜景之中。他们满满的活力把船上的其他游客都感染了。

与大部分初见羊城的学员不同,林雪莹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广州了,但她在游览过程中的兴奋之情却一点也不亚于其他学员。她说,十年前自己在厦门大学读研的三年间曾到过几次广州,之后几年也来过几次,但每一次来都能看到广州“不同的面相”。“广州几乎是一年一变啊,这些高楼大厦、基础设施还有交通都在不断地改善,各种高科技技术也层出不穷,但我也能感觉到广州的快节奏和相对的拥挤。总之,这种高度繁华和现代化是我们印尼所没有的。”她还表示,希望通过这次在广州为期二十天的学习,除了和其他青年汉学家成为好友之外,同时能了解更多关于广州的故事,感受广州日新月异的变化。

汉学家之一,来自越南的林家宝珍,说得一口流利汉语,2003之前是暨南大学的留学生,如今回到暨大的她跟之前的导师小聚叙旧,与暨南大学缘分颇深。而脱离了略显严肃的“青年汉学家”之称的她因为是典型的娇小玲珑的亚洲女性,所以尽管她已三十多岁,但给人感觉却只是一个很喜欢拍照的活泼女孩。

(林家宝珍登船)

带队的温明明老师和肖自辉老师和来自缅甸的Kaung Min(杜光民)交谈,主要从事世界华文文学特别是东南亚地区海外华人华文文学研究和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温明明老师与从事文学翻译工作汉学家Kaung Min愉快地交谈着,问及是否翻译中国古代文学时,Kaung Min开玩笑地说他的英语还不够好,后又得知Kaung Min是第三代华人,主要从事的是翻译莫言余华等的小说,温明明老师表达了对他流利中文的赞叹。肖老师也提到去过缅甸感觉到的缅甸北部的些许混乱,又引发几位老师的深入交谈。青年汉学家的国家意识民族意志可见一斑。

最值得一提的是游船返程时一楼楼层表演的川剧变脸节目,奇幻如魔法般的变脸让来自不同国家的汉学家深深感受到中国艺术的神奇魅力,而当变脸表演者走下舞台与汉学家们握手甚至让他们摸一摸脸上的油彩时,来自巴基斯坦的Ansa Javed的表情真是令人惊喜不已。

Ansa她刚来报道的那一天,因为手机用不了不能跟家里人联系,于是到学校售卖电话卡的地方购买可用电话卡。老板听说她是巴基斯坦人很是激动,说中国和巴基斯坦的友谊很好呢,因此为表达对于她的友好,还把电话卡的价格降了不少。穿着艳丽的Salwal Kameez Sali(中译名为“莎莉”)的Ansa还被被善意提醒服装拖地,Ansa也饶有兴趣地教中国学生她们语言的“莎莉”发音,与中国学生谈到巴基斯坦跟印度文化的关系,Ansa说之前印度跟巴基斯坦是同一个国家,文化间的相似以及相互包含相互影响是挺大的。尽管现在两国政府间因为利益问题国家关系并不是特别好,但两国的人们却还是亲密如初。言语中也不禁流露出对于印巴两国文化的骄傲自豪。

珠江夜游结束在晚上接近十点的时候。一个多小时的夜游,短暂又美好,回程途中也不显疲惫,也轻轻哼唱着导游因为今天是母亲节而特别准备的中文歌曲《世上只有妈妈好》。

当汉学家名单上陌生而带着异域风情的名字变成一张张生动真实的脸庞,当实地的外出考察将原本抽象的中国文化变成真实可触摸到的物件,当可能只存在于新闻中的中国发展变成视觉上的真实,当中国以她博大的胸襟以及深厚的历史文化深深浸染着接近她深爱她的汉学家们并给予他们精神上的馈赠时,这或许就是这一次青年汉学家研修计划的真正意义所在吧。

(文 翁芝涵 张宛瑜)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