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事荟萃>学苑

校友返校畅叙暨忆

字体: 2017年12月19日 浏览量: 来源: 新闻社 作者: 张晓杰 叶正芃 杨锦英 发布:新闻中心

11月18日下午,我校首届校友工作会议暨校友总会第五届理事会第一次会议在曾宪梓科学馆二楼国际会议中心正式召开。来自五湖四海的校友齐聚一堂,共同分享关于暨大的美好记忆。一起来听听他们关于暨大,关于青春的故事。

高龄校友陈汉山:阔别母校数十载,依然相聚如从前

这是一位73岁高龄的校友——化学系1965届毕业的陈汉山。即使已经毕业50余年,提起当时的暨大,老人还是津津乐道,“以前暨大没有发展这么好,明湖还是我们大家动手挖的”。如今坐在明湖畔吃夜宵时,也会想到,这方温柔的湖泊,是当年的师长们亲手挖掘。

(陈汉山接受采访)

陈汉山还提到他当年在学校社团组织里工作的情形,“我在学校宣传部的广播站当编辑,负责改稿件,也在文化部负责布置联系文化关系的工作,那个时候常常骑车去电影公司排队买电影票。”可见即使在50多年前,我校的学生课余活动已经很丰富,“广东活动大学”这个称谓看来源远流长。

毕业之后,陈汉山经常回到母校看望。已至古稀之年的陈汉山,作为漳州校友会的副会长、秘书长,仍然活跃在校友工作中。老人展示了很多重返母校时拍的照片——每一张都冲洗出来整齐填进相册。

“这是前年我们班级毕业五十周年聚会的照片、这是和老师的合照……”翻动照片时,陈汉山脸上充满怀念和愉悦——合照上整整齐齐站了两排人。跨越了五十年,却仍然能齐聚当初那群人,相聚如从前,何其难得呀。

日本华侨符顺和:暨大是我的第二段青春

与陈汉山同岁的符顺和,比陈汉山晚了整整20年入学,来到我校汉语专修班就读时已经36岁,是当时班级里年纪最大的学生。符顺和是日本华侨,来到暨大就读之前是横滨华侨学校的小学教师,为了更好地学习汉语和进修学问来到中国,与暨大结缘,开启了 "自己的第二段青春"。

(符顺和接受采访

谈起在这里学习的两年时光,符顺和十分感慨。"很感激这里的一切",她说,“暨大的氛围轻松和谐,有许多有爱的老师和同学,所有的人亲如兄弟姐妹。因为当时家里条件特殊,要照顾两个孩子,所以同学们格外照顾我,会为我私底下补习。” 老师们也很关爱这位认真学习的日本学生,多年后符顺和再回学校,不少当年的老师还能认出她来。生活中,符顺和也受到同学们的关爱,不同系的同学常常齐聚蒙古包,一起吃饭唱歌,还有同学手把手地教她跳舞。

回到日本之后,符顺和为横滨当地的华侨教育作出了不少贡献。她私人开办汉语学校,帮助许多从大陆到日本求学的学生破除语言交流的障碍,除了教学日语,也会帮他们补习数学。参加这次会议,符顺和还带来自己参与编写的华侨史相关研究资料,这些资料现已收录在我校图书馆的华人文献库中。

附属护士学校1994级护理学班:大学时候的情谊是最醇厚的

“这里变成了这样啊”,在暨南园里徜徉的附属护士学校1994级护理学班的校友们不时发出感叹。毕业二十周年,她们特意回到学校食堂,想怀念一下“青春的味道”。

谈到记忆当中的母校,她们打开了话匣子:“现在的饭堂基本上还是原来的样子,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我们之前住的是建阳苑,有些楼已经重建了,但是建阳一栋还是当年的那一栋楼……”时光带不走回忆,即使过去二十年,学校的一砖一瓦还是历历在目。

(附属护士学校94级护理学班

时光荏苒,即使附属护士学校已经并入医学院,不复存在,94级护理学班的同学情谊却长存。校友们说她们十年,十五年组织了班级聚会,整数年份还会统一服装,回忆当年的感觉。这次班级聚会正好赶上111周年校庆,他们也很高兴能回来为母校庆祝生日。

“大学的时光是最单纯的,那时候的情谊直到出来工作多年都常常怀念”,大学是一个人一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那段时光里酿造的情谊是最醇厚的,即使历经许多年仍然芬芳。

首届校友工作会议为校友搭建起一个沟通的桥梁,加深校友与母校的联系,拉近师生的距离,传递暨南精神。

文/新闻社张晓杰 叶正芃 杨锦英  

图/王煜莹 林可依 受访者提供 

编辑:朱思敏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