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事荟萃>学子

【缤纷社团】国术协会:薪火相传中华艺 三载磨剑扬国粹

字体: 2020年12月09日 浏览量: 来源: 暨南大学新闻社 作者: 吴宸萱 李思嘉 发布:新闻中心

衣袂飘飘如他们,身穿汉服投壶射箭;英姿飒爽如他们,身着“铠甲”“短兵相接”。为让中华传统武术项目走进更多学生的视野,他们凝心聚力在暨南园里创办了国术协会。

暨南大学国术协会创立于2017年,现有箭术、短兵、拳术三个项目,协会共有社员120余名。秉承“体验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传播优秀中华文化”的理念,这个社团在三年里发展迅速,成长为学校的“五星级社团”,经常活跃于各大校园活动中。

(箭术练习)

师生齐合力 共传中国艺

2017年暨南大学体育学院的黄银伟老师和大二学生岳亮在中华才艺培训班上相识。因为对中华传统技艺有着共同的兴趣,黄老师对岳亮提出了在校内创办包括箭术、短兵、拳术等项目在内的国术协会的想法。适逢学校社团策划大赛,岳亮便着手准备国术协会的社团策划案。

对于仅上大二的岳亮来说,拟写社团策划案无疑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工作。单凭一腔热血远远不够,岳亮开始四处请教:上网查询,咨询老师、社联相关负责人等……凭借着自己的不懈努力和外界的帮助,他完成了一份优秀的策划案。评审被一心只为办好社团的真诚态度所打动,经过初审、答辩等环节,岳亮和黄老师终于如愿,他们以社团策划大赛一等奖的成绩,成功创立暨南大学国术协会。

岳亮指出,当时的很多广东高校已拥有国学类社团,而暨南大学作为华侨第一学府,与中华传统文化相关的社团却仅有扯铃社。因此,暨大国术协会的成立很有必要。他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需要代代相传,暨南大学的使命不仅仅是在时间的纵向维度上延续传统文化,更要在空间的横向维度上拓展传统文化的传播广度。

新社团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由于启动资金主要来源于社团成立大赛的奖金,社团的发展受到了很大限制。新社员们还未熟练掌握箭术,在前期比赛中也屡屡失利。

倍受打击的社员们,没有就此气馁,反而越挫越勇。资金不足,指导老师便自掏腰包,全心全意支持社团的发展。缺乏经验,社员们便踊跃参加相关赛事,反思自我,积攒实战经验……渐渐地,一个成熟、有序的社团逐渐显现。

三分户礼兵 练演齐上阵

国术协会的顺利发展,也离不开他们独特的管理体制——分“户部”“礼部”“兵部”,进行精细化管理。

“我们的灵感来源于中国古代的行政机构:户部主要负责社员资料的登记管理、财务管理和物资采购;礼部相当于外联部,负责宣传与对接赞助等工作;兵部则负责管理日常训练,以及相关器具的维修。” 协会第二任会长张开鹏说,协会还另外设置了“都堂”,这是由会长、副会长和各部门的部长组成的管理核心,主要负责协会的未来规划、重大决策和组织比赛等。

为激励更多社员钻研技能,社团别出心裁地推出了“奖章”机制。精致的金、银、铜章,全部由协会自己设计、定做,用来表彰在社内考核中取得优异成绩的社员。

在完善的管理体制下,国术协会的日常训练有序开展。每周二、三、五,社员们便会在金陵广场上训练,从晚上七点开始一直练到场地熄灯。周末,协会还会组织技术较好的社员去“健公书院”,进行更专业的训练。如今,协会的部分优秀社员还开始教授一些对箭术感兴趣的老师。

(箭术教学)

国术作为竞技对抗类活动,必然存在一定的危险系数,国术协会尤为注重安全防护措施。“我们会选用安全性更高的器械,例如,现在对练用的短兵器械触感更软,在保证锻炼质量的同时,它的形变会更大,减伤效果也更好。”国术协会也定期采购新的箭矢,防止破损起刺的箭身扎伤社员。同时,协会随时备有医药箱,以处理正常的擦碰受伤。有了充足的保护措施,社员们在尽情体验中华传统武术项目刺激对抗的同时,也免于“负伤沙场”。

完备的社团组织,开始活跃于各大舞台上:新生之夜、大学生体育文化展、全国大学生射箭比赛、澳门文化节……国术协会社员穿上汉服,或表演传统射礼,或表演花式箭术,向观众展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无尽魅力。

疾矢向明日 剑意指未来

三年的时光,快如国术协会成员弯弓射出的飞箭,转瞬已是2020年的现在。突如其来的疫情,对协会的发展造成了不可避免的影响,很多训练和活动都无法如期进行。

这是充满挑战的一年,亦是充满希望的一年。在线上举办换届大会后,国术协会重新起航。虽然今年的开学季少了社团的集体招新活动“新生之夜”,但国术协会靠着以前积攒下的人气,成功招揽了不少新成员。

加入新血液的同时,国术协会有了新的发展计划。往年,协会的日常训练或大型活动更多与箭术相关。今后,短兵将成为国术协会的重点发展方向,“有个成语叫‘短兵相接’,中国传统武术体系中所有的单手武器都可以称之为短兵,像单手剑、戟,还有秦琼的‘撒手锏’,呼延灼的‘双鞭’。”国术协会短兵项目负责人李子非说,这个中国传统技艺应该走进大众的视野。

(短兵练习)

“我们上周日刚刚进行了短兵试行赛,目的就是探讨以后校内比赛的方式和标准。”李子非表示,他们正在寻找一种强度不高、具有趣味性和达到一定训练目的的短兵训练活动。

同时,协会试图将短兵的技术体系化与规范化,达到更好的教学及传播目的。“过去,大家都只练自己的一招半式,各打各的,非常零散。现在,我们试图把技艺进行系统整理,形成统一的模式。”李子非说。

从一无所有,到完备的管理体系,从籍籍无名,到走出校园,与各高校同台竞技……岳亮感慨道,“从三五人的小团队,到载誉而归的协会,我们遭遇过挫折,我们流过汗与泪。但是我们坚持下来了,协会届届交接,背后所承载的中华传统文化也代代延续。我觉得,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在传承与传播中国传统技艺上的道路上,暨南大学国术协会初心不改,步履坚定。

(文/暨南大学新闻社 吴宸萱 李思嘉 图/受访者提供)

责编:苏倩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