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文化

百年“暨”忆 历久弥新

——查询暨南大学“生日”档案工作纪实

字体: 2022年11月16日 浏览量: 来源: 离退休工作处 作者: 卢淑君 欧少莹 学生记者 朱琳 发布:新闻中心

对五洲四海的暨南人而言,校史档案是一份承载记忆、传承百年的珍贵宝藏。近日,《暨南记忆》收到来自原暨南大学综合档案室副主任卢淑君老师的来稿,回忆她当年在浩瀚的档案资料中查询暨南大学“生日”档案的经历。细读卢老师当年夜以继日、早出晚归找到的文献资料,我们深深感到“宏教泽而系侨情”,既是暨南大学的办学宗旨,更是学校为国家坚守百年的承诺。

2000年11月,我们接到学校指示,查找暨南大学创立的档案资料,为明确校庆时间提供文献依据。我和李洁容老师先后到北京、南京查找与暨南大学历史相关资料。我们在北京、南京两地,一共到7个单位查找相关档案材料,包括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北京大学图书馆、故宫博物馆、国家教育部档案处、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江苏省档案馆、南京图书馆、古籍楼及特藏馆。

档案材料尤其是长达百年超长时间档案材料的查阅,要求非常严格,一般不予以大批量翻阅,得益于我校历史悠久,相关单位给予大力支持和帮助,我们的工作得以顺利开展。我们很珍惜这样的机会,夜以继日、早出晚归,在档案馆一开馆就入馆,直到闭馆才离开。我们查阅到大量清宫档案胶片、朱批奏旨、学部文件、军机处汉文档、端方专档以及随手登记格胶片。

我们在浩如烟海的档案卷宗如大海捞针般查找。终有一日,我们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宫中随手登记档案》中查阅到一条“爪岛侨民学生来寧筹建暨南学堂由”的记载,下有光绪皇帝朱批“该部知道”的字样,但仅仅是一句话而已,没有具体内容。经询问工作人员,答复说这应是光绪三十三年(1907)五月十二日,光绪皇帝对端方奏折中提出的一条内容所进行的朱批。

(图片说明:光绪三十三年(1907)五月十二日朱批端方折)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清代军机处随手登记档,第171册,北京:国家图书馆出版社,2013年,第54-55页)

怀着忐忑的心情,我们顺着这一线索,寻找端方这一时期前后的相关奏折,经过查阅大量文档,我们终于找到两份与暨南学堂创立有关的朱批原件。

一是端方于光绪三十二年(1906)十二月初四日奏“华侨分送肆业批”(端方关于“接收华侨学生回国读书并妥为照料”的一份奏批),光绪皇帝于十二月二十七日朱批留“学部知道”字样。这是在第一历史档案馆军机处奏折的“微缩胶批”中看到的。端方在奏折中述,据十一月钱恂的来电,“爪岛学生30人,志切归国读书,选地南京,川资日用自备,惟请官给食宿;爪岛侨民流寓远方,不忘归国,派生内渡,就学金陵,洵属爱国情殷,极堪嘉许,自当官备食宿,妥为照料。当经电饬该员钱恂等,允为照办。属其传语华侨,益相敦勉,札饬江宁提学使,俟该生等来宁,即查询志愿,分送各学堂肄业。嗣后南洋各岛及檀香山、旧金山等地侨民,如有愿送子弟来宁就学者,并当一律收取,以宏教泽而系侨情。”光绪皇帝御笔朱批“学部知道,钦此”。这是我们所查阅到的端方奏折档案中,最早关于陈述南洋华侨归国读书请求而国家以宏大胸怀一律收取的文献。我们认为这是我校校史的一份重要材料,便请他们调出原件并复印出来。后来我看相关资料,钱恂带回的华侨学生,因为生活习惯等原因,端方并没有按照奏折中说的分送各学堂,而是成立暨南学堂统一接收,这份奏折就成了有关暨南学堂办学目的最早的文献。而钱恂的弟弟是钱玄同,钱玄同的儿子是钱三强。历史的机缘竟是如此地惊鸿一瞥。

(图片说明:崔仁辉主编:《图说暨南》,广州:暨南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5页)

二是宣统三年(1911)闰六月十八日,南洋大臣、两江总督张人骏奏“为暨南学堂中学甲班毕业照章请奖”折。该奏折后面有宣统皇帝朱砂红字“学部议奏批侨发”几个字,可见此是正式的朱批奏折原件。该奏折比较长,内容涉及暨南学堂的班级设置、侨生就读、优等生名单等。值得注意的是,奏折开头所言“……江宁暨南学堂给前督臣端方于光绪三十三年开办世经附批具奏在案……”(因时间久远且一手文献再未得见,奏折全文已难回忆,仅记此句),我们在查阅朱批奏折目录时,于“文教类”第9册目录中看到了这份奏折,后来又在录副胶卷第9卷1464号件中顺利找到该奏折的朱批原件,便请工作人员调出文字原件并复印出来。这也是一份研究我校校史的珍贵原始材料。

除以上资料外,在探寻暨大历史过程中,我们还有不少意外收获我们倍加珍惜,一一复印带回学校。例如在北京大学图书馆的书报库中,我们发现许多暨南大学20年代至40年代编辑出版的刊物,如《暨南校刊》《暨南学报》《暨南周刊》《暨南杂志》《暨大文学院集刊》《暨大图书馆馆报》等。其中,有些刊物详细报道了暨南大学一段时期内的办学情况,还附有历届毕业生名单等。由于时间的关系,内容比较多,我们只复印了各种刊物的封面、目录,以及反映学校概况的一些重要文章。

(图片说明:1936年《暨南学报》创刊封面)

(崔仁辉主编:《图说暨南》,广州:暨南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67页)

在江苏档案馆,我们发现了1948年出版的《国立暨南大学毕业生纪念册》,该册全面反映了学校各方面的情况,有校史、校歌、校景、学校各级领导的照片、毕业生的照片,甚至还有教职工及在校同学、毕业同学的全部姓名和通讯方式,以及各地校友会的负责人地址等等。由于数量众多,我们只复印了其中一部分。

在南京的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藏有大量暨南大学办学史上的文件资料,我们把档案的案卷号码和标题一一抄录下来,并精心选取其中七份档案调出原件进行详细查阅。每份档案的内容都很多,全部记录比较困难,所以我们仅作要点记录,既快速便捷,也能够确保校史研究的准确性。

查找暨南大学的历史是一个艰辛的过程,在奔赴各地查阅校史资料的过程中,我对暨大百年历史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和认识。2001年,在迎来95周年校庆之际,学校确定每年11月16日为校庆日,我们所带回的相关资料也被作为暨南大学珍贵的史实资料大部分被暨南大学的学校档案馆封藏,其中小部分还被校史馆作为校史资料对外展览以及被《百年暨南史》编写组采用。

能为百年“暨”忆做些许工作,我倍感欣慰与自豪。

(离退休工作处 文/卢淑君 欧少莹 学生记者 朱琳 )

责编:苏倩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