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文化

【全球记忆中的暨南】我的暨南烙印

字体: 2020年11月13日 浏览量: 来源: 作者: 黄建中 发布:新闻中心

【开栏语】

时光荏苒,暨南大学114周年校庆翩然而至。期间,我校将举办校友见面交流会、毕业班返校日等丰富活动,来自世界五大洲各个国家和地区的校友共同追忆暨南岁月,畅谈母校发展,厚植家国情怀,共叙“知校·爱校·荣校”的故事。

今天起,我们将陆续推出【全球记忆中的暨南】专题报道,邀请来自全球各地的暨南校友重拾暨南记忆,分享暨南精神,重温暨南往事,希望暨南人从中汲取暨南精神力量,关心、热爱和支持学校发展,共祝暨南大学114岁生日快乐

总策划:麦尚文 梁燕

统  筹:苏运生 刘毓洁

执  行:李伟苗 杜明灿 苏倩怡

1989年6月,四年大学生活结束,我背上行囊,告别暨南园,自信地踏入社会,来到了改革开放的最前沿——深圳。真正独立的人生由此开启,充满挑战的职业生涯也由此展开。

三十一年来,我的社会角色不断变换,办公室主任、工会干部、团委书记、党支部书记、运输部经理、信贷科长、财务总监、运营总监、运营副总裁……每一次角色的转换,都是对自己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的挑战。所幸的是,凭借着自己积极、主动、创新、乐观、自信、坚韧、无惧艰难、追求完美的精神,担任的每个角色都获得了领导、同事和合作伙伴的高度认可。这一切,既感恩领导对我的信任与赏识,更感恩在暨南园里的四年锻造与磨砺,让我刻上了深深的“暨南烙印”。

初入暨大社团 收获勇气与自信

回首往事,自己刚踏进校园时,除了学习以外,可谓什么都不懂。实际上,入学成绩也是班里最差的一类。同学们聚谈的足球、皇马俱乐部、港台明星、四大天王等时尚话题,我一个也插不上,因此被戏称为“乡巴佬”“卜佬”。无专长,无优项,孤陋寡闻,视野狭窄,没有一项值得炫耀的地方,充满自卑感的我,感觉同学们投来的都是“鄙视的目光”,社交范围也仅局限于较为熟悉的老乡之间。

陷入“困境”中的我,该如何“突围”?经过深思,我意识到,把学习搞好是学生的天职。于是,我在功课上刻苦努力,大二之前的每个学期,我都有一科成绩获得全班第一,且每个学期都能获得奖学金。大二结束时,我的平均学分绩点超过了2.5,是全班仅有的两个获得副修第二学位资格的学生之一。这时的我,终于重获一点自信,敢抬起头来跟同学说话了。

暨南园里充满活力,众多的学生社团为校园生活提供了丰富多彩的活动,也让许多暨南学子的组织力、领导力、学习力、创新力和演说力等得以全面提升,为他们进入社会奠定了良好的素质基础。1986年的秋冬季节,我偶然来到学校d的大礼堂与办公楼之间,夕阳照在如茵的草地上,我被草地上习武的人群所吸引,这当中有打沙包的、有耍太极的、有打自由搏击的。那个长满络腮胡的黑大个子,据说是外语系的泰国侨生,在教授泰拳。我加入了“暨大自由搏击协会”,学习泰拳和鹰爪拳。

在协会里,我结识了一位来自84级企业管理专业的师兄。我跟师兄说了寒假准备骑单车回老家紫金的想法,他则向我介绍了暨大学生会组织北上要求设立“教师节”、倡导全社会“尊师重教”的光辉历史,还说了他本来打算暑假骑单车去北京却未能成行的方案,着实令我大开眼界!

这次交谈,坚定了我寒假骑单车回老家的决心,我还与师兄约定,春节后一起骑单车去海南岛的天涯海角。春节后,我们信守彼此的承诺,一路南下,风雨兼程,历经八天时间,终于来到了浪漫的天涯海角。在这里,我不仅仅收获了阳光、沙滩、海浪和仙人掌,更收获了战胜天气、疾病、饥饿和囊中羞涩带来的困难与挑战的勇气和自信。

创办暨大单车协会 厚植家国情怀

海南岛之行结束后,一个更大胆的计划在酝酿——创办“暨南大学自行车旅游运动协会”(简称暨大单车协会)。这项计划在我的计算机老师余荫仰教授的鼓励与指导下横空出世,我也实现了从参加社团到创办社团的转变。担任社团创办人,需要一定的口才,为此我还参加了“暨大演讲辩论协会”来磨嘴皮、练胆量。在暨大开放包容、友爱互助、积极向上的氛围中,我渐渐找到了展示自我的舞台,昔日自卑的农村“放牛娃”开始重拾自信。

“谁敢横刀立马,唯我暨南铁骑!”在暨大单车协会招新海报的感召下,暨南师生中应者云集。在协会的有力组织之下,会员们活跃于暨南园乃至广州的每个角落:有的会员学习女子自卫术,有的会员在操场上学鸭子走路进行体能训练,有的会员在校园中进行慢行骑行花式比赛,也有会员骑着单车在广州市区穿街过巷搞市场调查,更有会员南下深圳拉赞助。于是,“健力宝杯”“达能杯”等广州高校自行车公路赛在企业支持下隆重举办。

(暨大单车协会成员合照)

中大、华工、华师等高校也纷纷效仿暨大的做法,组建自己的单车协会。这极大地丰富了各高校的校园文化,传播了暨大正能量。在此过程中,暨大单车协会也声名鹊起,成为当时暨南园里最活跃、最有影响力的学生社团之一。

1987年7月13日,一个让我终生难以忘怀的日子。这一天,校领导、师生代表和暨大附小的鼓乐队出现在图书馆门前,为暨大单车协会里即将远行的“勇士”举行了隆重的“出征仪式”。激昂的鼓乐声中,附小的少先队员为20位勇士带上了“花环”。勇士们计划兵分三路出发,一路前往大兴安岭漠河,一路前往上海,一路前往湖南张家界。因为这年的5月份,大兴安岭发生了特大火灾,他们想去慰问大兴安岭灾民,并在沿途倡导植树造林。他们也想仿效暨大学生会师兄倡导设立“教师节”的做法,倡议国家制定交通安全法,设立”交通安全活动日”。

(暨大单车协会即将远行)

满怀“抱负”的暨南铁骑勇士们,沿东南沿海一线“挥师北上”,途径福建、浙江、江苏、山东、河北、天津,到达北京。33天的餐风露宿,3300多公里的长途跋涉,勇士们遭受重重困难,经历千辛万苦。但他们始终坚持在沿途宣传交通安全知识、征集签名,直至将制定“交通安全法”、设立“交通安全活动日”的倡议书递交到国务院与公安部。这一行充分展示了暨南学子的家国情怀。

(暨大单车协会宣言)

铁骑勇士们的做法获得了国务院接待站、公安部交通管理局领导的肯定,他们认为暨大学子不畏艰辛,无惧酷暑,骑行3300多公里开展社会实践,关心国计民生,值得赞赏和表扬!负责接待的公安部交通管理局领导陈文乐先生还告慰我说,道路交通管理条例正在制定中,很快便会被提交到国务院,“我们会把你们带来的广大人民群众的意见和建议,体现到法规条例之中,请你们放心!”

1988年3月9日,国务院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简称《条例》)。后来,《条例》被《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所代替,这些两部法律条例经过修改后正式施行。2012年11月18日,国务院正式批复同意自2012年起,将每年12月2日设立为“全国交通安全日”。至此,暨南铁骑勇士们的愿望得以全部实现。

走出暨南园 诠释暨南精神

远征归来的勇士们在图书馆举办了大型影展,与全校师生分享了北上3300多里路的祖国美丽风光,也分享了33天餐风露宿的甜酸苦辣、悲欢离合。影展吸引了大批观众,为师生们展现了另类的校园生活。暨南铁骑的故事在校园里广泛传颂,单车协会由此吸引了更多慕名而来的暨南学子加入,成为当时暨南园里规模最大、会员最多的学生社团之一。

我自己也收获了大量“粉丝”,成为当时人气较旺的社团明星。乘此东风,在“粉丝”们的鼓动和支持下,我勇敢地报名参加了“校学代会委员长”的竞选,并成功当选第五届校学代会副委员长,我又得以在一个崭新的平台为全校学生服务。

我和我的团队共同努力,创新服务方式,开展了许多别开生面的活动,取得了一系列成果,得到了校团委、学生处老师同学们的肯定和赞许。1989年毕业季,学校授予我“优秀毕业生”“优秀学生干部”称号,并给我颁授了双学位证书。

走上工作岗位后,没有做过银行工作,却被任命为信贷科长;没有做过财务,却被任命为财务总监;没有在电厂呆过一天,却被任命为运营总监、副总裁,管理众多的垃圾焚烧发电厂。每一次角色的转换,都是对自己适应能力和学习能力的全方位考验。有朋友说,“不是你的领导疯了,就是你吃了‘豹子胆’。”

抚今追昔,自己成长路上的每一次进步、每一项成绩的取得,都是对“忠信笃敬、知行合一、自强不息、和而不同”的暨南精神的诠释。我感恩领导对我的信任、赏识和大胆任用,我更感恩暨南大学对我的培育、熏陶和塑造。一个充满自卑的“放牛娃”,在四年的锻造和磨砺中,被刻上了深深的“暨南烙印”,当我走进社会时,已是一个乐观、自信、坚韧,无畏无惧、勇于接受挑战的“职业斗士”。

(作者系暨大1985级计划统计系校友 暨大深圳校友会执行会长)

责编:苏倩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