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文化

大学生养宠物够不够格

字体: 2019年12月06日 浏览量: 来源: 本报学生记者 作者: 周天竞 发布:新闻中心

刚上大学的表妹向我诉苦,说室友在宿舍里养狗,本就逼仄的空间里还得辟出一块精致的狗窝。地上狗的排泄物如同“地雷”一般,挂在阳台的衣服无端被啃,半夜狗吠扰人清梦,墙皮粉被狗爪子扒了一地……狗的出现扰乱了正常生活,但直接表达可能会破坏姐妹情谊,表妹陷入了深深的纠结。我想,“校园宠物”背后的矛盾、苦恼和无奈,不少人都有所同感。

近些年,大学生在校园里养狗、猫、猪、兔子,甚至仓鼠、蜘蛛、蛇等奇异小动物的现象屡屡成为新闻,引发的争议常谈常新,社交媒体上“如何委婉地让舍友别养宠物”的提问也总有多名网友跟帖支招。而学校和养宠物的学生之间陷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尴尬关系。一方面,各大高校对学生养宠物(尤其养犬)的行为出台明文规定,譬如暨大将教学区划为犬只禁入区,在生活区内养犬必须遵守《广州市养犬管理规定》,持《养犬登记证》《犬类免疫证》定期年检等等;另一边,养宠物的学生在室友的“包容”下,与宿舍管理员打起“游击战”,为爱宠的成长操着“老父亲”或“老妈子”的心。

我们来大胆猜测大学生萌发养宠物的初心,有的是一时兴起,有的是需要忠诚的陪伴,在宠物身上寄托精神慰藉。大学是个体社会化的过渡期,学生拥有了向往已久的自由,对另一个生命体负责某种程度上契合了他们对“长大成人”的想象。但仅凭一时的爱心泛滥,却未准备好对宠物负责到底,此类状况绝非少数。你瞧,毕业季校园周围陡增的流浪狗或许就是一个佐证。

相比指责学生养宠物或丢弃宠物行为的不成熟、不负责,学校更应让相关的规章制度从文件里“走”出来,从源头入手,引导学生树立宠物饲养的正确认知。一名合格的宠物饲养者得具备哪些能力,大学生养宠物够不够格呢?首先,饲养者得懂科学饲养,如宠物需要定期清洁和打免疫驱虫,否则宠物携带的病菌一旦在宿舍的密闭空间里传播,后果不堪设想;其次,饲养者得会训练宠物,缺乏行为训练的宠物可能半夜吠叫影响他人休息,甚至成为他人安全的隐患;再者,饲养者得有独立且稳定的经济来源,负担得起宠物饲养、医疗、训练等一系列开销;最后,饲养者得有足够的责任心,如一只狗的寿命通常有十四年左右,期间需要投入大量时间、精力和金钱。

也许会有学生反驳,自己懂科学饲养和行为训练,财务自由足以负担宠物的开销,还有强大的责任心为宠物“养老送终”,更巧的是舍友也相当喜欢宠物。试问,这样“万事俱备”的个案到底有多少?养宠物的确是一种个人权利,彰显爱心与责任感。然而,因宠物不受控促使的矛盾事件高发,说明养宠物绝非一件纯粹私人的事情。一旦宠物离开私密空间,进入公共场所,可能会给他人造成困扰乃至实质性伤害。更何况,宿舍是几个学生的共享空间,在宿舍养宠物的行为必须被约束。学校基于普遍情况和普遍利益制定的管理制度,不能对少数人的特殊情况而网开一面。

对大学生而言,读书学习是主业。如果把心思都放在宠物身上,既挤占了学习时间,又可能上升为同学关系的冲突点,自身未来走向的不确定也会对宠物的 命运预埋伤害。综上,无论是个体维度,还是学校管理视角,大学生养宠物显然不够格。学校需要规范地完善和严格地执行对学生养宠物的规章制度,同时使用人性化的方式加强有效引导,规避逆反情绪。如此这番,在未来的大学校园里,类似我表妹的纠结和无奈会渐渐消逝;在未来的社会生活中,明明是宠物犯错、主人却“理直气壮”的现象才能越来越少。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