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文化

审慎对待手里的自由

字体: 2019年07月08日 浏览量: 来源: 《暨南大学》报第695期 作者: 本报学生记者 周天竞 发布:新闻中心

    高中阶段,你应该对这样的画面不陌生——老师站在布满粉笔字的黑板前,面对淹没在书本和卷子堆里无精打采的学生们,鼓舞士气:“等你们考上大学,就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句话无疑给很多处于“题海无涯苦作舟”的学生们打下一剂“兴奋剂”或“镇定剂”,也无形中传递着对国内大学“严进宽出”生态的错误解读。

    有人戏称,上了大学后,只要胆子大,天天都是假。坊间流传“选修课必逃,必修课选逃”“期末突击背,考试也能过,哪怕挂了科,还能再补考”等戏谑的段子。相较于初高中封闭密集的学习高压,大学的确给予了学生更多选择空间。夜晚的宿舍不熄灯、网络处处畅通、学校周边外卖丰富快捷、脱离父母与老师的管束……如此“温柔乡”的突然而至让早已习惯“填鸭式教育”的学生无所适从,容易陷入玩游戏、刷剧等消磨时间的“怪圈”,耽误了增长知识、提升才干的黄金时光。

    事实证明,大学期间吃喝玩乐营造出来的轻松自在,更多的是一种假象。如今,这种假象不断被击破,轻则找工作时发现自身在劳动力市场上缺乏竞争力,其严重后果也被三不五时地摊开在公众视野里。

    譬如前几年,华中科技大学出台了《普通本科生转专科管理办法(试行)》,明确规定未按要求完成学分的本科生将降为专科。从“双一流”名校的天之骄子一夜变成专科生,这样的学历降级落在谁身上,都是难以承受之重。据湖北媒体报道,管理办法正式施行的第一年,该校就有18名学生因学分不达标从本科转为专科,其中11人已在当年6月按专科毕业。在旁人看来,从本科生到专科生的“一夜”转变相当短暂,实则是校方经过多方考量,进行多级警告之后的结局。据统计,该校在2017-2018学年,有210人因学分偏低受到黄牌警示,34人未达到培养计划学分最低要求受到红牌警示。除了退学这个选项,此举似乎为学分不能达标的学生提供另一种“人性化选择”。

    此新闻一出,引发社会震荡。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吴岩认为,每所大学抓本科教育质量的方式有所不同,但目标一致,就是培养高素质人才。的确,如果本科生质量不行,研究生队伍质量自然无法得到保证。大部分本科生是对接就业岗位的劳动储备军,他们的培养质量还直接影响劳动队伍的素质,事关社会建设和国家发展的质量,高校必须严格把好毕业关。

    日本服装设计大师山本耀司说,“我从来不相信什么懒洋洋的自由,我向往的自由是通过勤奋和努力实现的广阔人生,那样的自由才是珍贵的,有价值的。”自由、自律、自立是“三胞胎式”的存在,它们流淌相同的“血液”,彼此有相似之处,又各有侧重。笔者以为,这三个词可视为大学精神的一种注解。

    无拘无束,不是自由,而是散漫,甚至可能演变成难以自控的桎梏。大学校园的所谓自由是赋予个体更多选择的空间与机遇,而不同选择的背后对应各自的代价。年轻,其实遮蔽了很多真实,也掩盖了很多问题。肥胖、懒惰、贫穷等负面词汇,在“年轻”二字面前似乎变得理直气壮,因为年轻意味着有时间去改变。但当年轻的潮水慢慢退去,自由褪去浓妆,露出了暗沉、粗糙的真面目,每个曾经放纵散漫的个体,要为他们曾经的选择与行为负责。

    做一个自由又自律的人,谈何容易?这考验个体势必实现的决心,也需要社会的警钟长鸣。相信当“严进严出”成为高校考核的常态,大学生们会更理解自由的实质内涵,更审慎地对待手里的自由。

(责编/周天竞)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