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文化

深度社交讲究“门当户对”

字体: 2019年07月03日 浏览量: 来源: 《暨南大学》报第694期 作者: 本报学生记者 周天竞 发布:新闻中心

   

    朋友小G向我抱怨,她在某次学术研讨会偶遇一位仰慕已久的学霸师兄。她成功地与那位师兄合影留念,师兄很亲切地通过了她的微信好友认证。当晚,小G拿出了写高考作文的认真劲儿,字斟句酌,编辑了一大段话,想表达对师兄的仰慕之情,希望今后多向师兄请教。结果刚按了发送键,对话框跳出“某某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好友……”的提示。她顿时傻了眼。

    这属于无效社交的典型案例。

    当我们探讨社交的有效性与否,实则已带有功利视角的预设。比起有效社交与无效社交,我更愿意换个称呼——深度社交与浅度社交。

    窃以为,人们对社交、人脉、圈子、关系等不切实际的幻想,一定程度上受耳熟能详的六度分隔理论影响。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斯坦利·米尔格兰姆通过一次连锁信实验,描绘出一个连结人与社区的小世界,即最多通过五个中间人,你就能认识世界上任何一个陌生人。之后,在信息全球化背景下“地球村”概念的提出与落地,愈发使人相信建立人脉关系的简单与便捷。

    事实当真如此吗?

    大多数人想要追求的社交状态并非“萍水相逢”“点头之交”般浅度社交,而是能够在关键时刻“两肋插刀”和日常提供情感慰藉的深度社交。六度分隔理论只阐释了理论上相识的可能性,而不是成为真朋友的必然性。

    从名人们的社交互动链,到与我朋友小G类似的经历,足以看出深度社交相当讲究门当户对。这就是现实, 但有人更愿意相信童话故事里的悬殊奇迹,会出现在社交场域,甚至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于是,蹭红毯、蹭合影、蹭会议……抓住每一个夹缝中的机会,挤进高端局,拓展朋友圈。这样的努力大多趋于徒劳。

    为什么呢?《战国策》载有“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一语道破原因。当跨进一个与自己学识、能力悬殊过大的圈子,你会发现也许他们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你似乎都听得懂,但很难消化吸收,产生对自身有益的化学反应。比如马云、马化腾、李彦宏这些行业领军人士经常会出席各类高端论坛,相同的主题发言在有些人耳朵里是幽默段子,在另一些人耳中却是行业生态的发展动向。哪怕身处同一个社交场合,也会出现认知层次的差异。

    有网友问:为什么总感觉优秀的人通常不合群?有人回复:不是不合群,而是你不在他(她)的群里。尽管绝大多数人不愿承认,他们所谓的“友谊”不过是各取所需。这种交换承载的对象有很多,但所有人都青睐“公平交换”,这点也印证了“人以群分”的内涵,即默认同一群体里个体能力相当。

    处在复杂的社会网络中,与人交往的艺术是需要穷尽一生去探索的命题。通过积极社交积攒人脉的确可以帮助个体尽快成长和实现社会化,但人脉并非以量取胜。社交网络LinkedIn的创始人里德·霍夫曼在《至关重要的关系》里勾画出“个人差异化(优势)—奉献—人脉(圈子)”的关系线。这条线清晰诠释了拓展人脉最重要的基底——个人优势。只有凭借自身独立的价值优势,才能进入一个圈子并游刃有余。同时,圈子里每个具有自我优势的人相互学习,相互影响,是圈子可持续发展的必要前提。奉献自己的价值,而非依附于他人,这才可能实现深度社交。

    对个体而言,比社交人脉更重要的是自身占有的资源。有些资源带有先天的承袭性,比如金钱、地位;有些资源可以从零开始,一点点积累,比如能力、才华、学识、涵养。后者资源占有越多,你在社交关系中遇到真朋友的可能性就越大。

(责编/周天竞)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