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文化

人人互联的时代,你的社交圈还好吗?

字体: 2019年07月03日 浏览量: 来源: 《暨南大学》报第694期 作者: 文学院2017级研 陈燕霆 发布:新闻中心

    出生于90年代的我们,见证了互联网科技的突飞猛进带给社会生活的巨大变化。5岁,懵懂的我们得用双手才能捧起父辈“砖块式”的大哥大手机;10岁,在课堂上我们用“金山打字通”笨拙地练习键盘打字,家里有一台电脑是件值得炫耀的事情;15岁,腾讯QQ仿佛魔法一般地令我们着迷,恨不得一有时间就登录QQ挂号升级,与好友聊天;20岁,我们人手一部移动手机,社交聊天、浏览资讯、手机游戏尽在指尖熟稔操控。数十年之间,几乎每个人都能连上互联网,每个人都能在互联网被找到。通过电子屏幕与他人沟通,成为了我们的社交习惯,甚至有时候,我们沉浸于电子屏幕之中却忘了抬起头,回归周围富有温度的真实世界。

    信息赋能下的社会交往,我们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海量的社交信息超越时空,让人与人之间可以随时随地 沟通;精准的大数据分析洞悉个人的兴趣特征,让志趣相投的人迅速“匹配”交友成功;公开的图文分享更是简化了交流方式,让个体直接掌握被关注者的动态并进行互动。移动互联网改变了社会交往的方式,延展了社会交往的边界,扩大了社会交往的范围。一个微信账号拥有数百上千个微信好友、一个微博账号拥有上万的粉丝量,都不足以惊奇羡慕。只是,当人们过度依赖于社交媒介时,“无效社交”的现实问题也随之而来。

    这样的场景或许你我都不陌生:清晨醒来的第一件事和深夜躺下的最后一件事都是刷手机;家庭聚会和朋友聚餐,低头玩手机往往多过于面对面的嘘寒问暖;独处的时候一整天沉浸于社交媒体也是乐此不疲。手机俨然成为了我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正如传播学者麦克卢汉所言:“媒介即人的延伸”。麦克卢汉以“人”为参照系定义“媒介”,他认为电子技术是中枢神经的延伸,它替换了我们“感知器官的自然的或生理学的功能”。这一观点让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移动互联网主导下的社交生态——一段亲密关系是否能由微信对话框出现的频率决定?众声喧哗的微信群聊是否能让我们获得灵魂撞击与思想交锋的观点和知识?社交媒体上公开的精修合照与深情文案,是否就说明我们全心为彼此付出了真情实感?更进一步想,我们社交的本质究竟为何?我们倾注大部分时间与精力的社交,是否真的有意义?

    亚里士多德曾说,人是一种社交动物,那些天生离群索居的个体,要么不值得我们关注,要么不是人类。是的,人的社会属性决定了社会交往的必要性,我们通过创造和参与各种各样的社会群体组织,搭建与社会的特定连接,以期更好地建构对自我与社会的认知。社会交往的效益又影响着人在社会关系中的地位与价值。移动互联网赋予我们高效便捷的社交模式的同时,其虚拟性却会对真实情感的互动交流造成阻隔,其庞大的信息量也会对个体有限的时间精力产生消耗,其自由性更是将人束缚于“万物互联”的数据网中而无法自控。于是,有人创造出“phubbing”这样一个新词,即“手机”(phone)和“冷落”(snubbing)的合成,形容沉迷手机而冷落身边人的无效社交。

     或许,选择放弃互联网以规避无效社交并不是科学有效的解决策略,因为我们身处互联网之中。但理性地平衡互联网与现实世界的关系,摆脱“低头族”的标签实现“手机自由”,是我们每个人都能做到。记得下次与亲密的人旅行时,合理安排好时间,与同伴认真相处而不要让互联网介入,即使看到了令人震撼的美丽风景也不要立即掏出手机,静静享受当下即可。毕竟,那一瞬间的美景你事后还可以在网上搜索到同一场景的美图,而与亲密的人相伴同行的特定时光,有且只有那么一次。

(责编/周天竞)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err:标签'侧栏-栏目显示判断'装载XSLT模板错误,原因:样式表必须以“xsl:stylesheet”或“xsl:transform”元素开头,或以具有“xsl:version”属性的文本结果元素开头,其中前缀“xsl”表示“http://www.w3.org/1999/XSL/Transform”命名空间。] [err:标签'侧栏-热门排行'装载XSLT模板错误,原因:样式表必须以“xsl:stylesheet”或“xsl:transform”元素开头,或以具有“xsl:version”属性的文本结果元素开头,其中前缀“xsl”表示“http://www.w3.org/1999/XSL/Transform”命名空间。]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