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文化

中国城市群的变迁:从画圈时代到发展共同体

字体: 2019年05月06日 浏览量: 来源: 《暨南大学》报第691期 作者: 本报学生记者 周天竞 发布:新闻中心

“一九七九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神话般地崛起座座城,奇迹般聚起座座金山。”这首家喻户晓的歌曲《春天的故事》记录了改革开放大旗下中国第一个经济特区的出现。

历史出现了惊人的相似。41年前,改革开放的号角在广东吹响;41年后,改革开放的脚步不停歇,中国首个大湾区的建设重任——“一个国家、两种制度、三个关税区、四个核心城市”框架下的世界级城市群落在粤港澳这三地。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法国地理学家戈特曼提出“大都市带”理论,被视为城市群的概念缘起。城市群是指在城市化、工业化进程中,以若干大城市为核心,依托发达的交通、通信等基础设施网络,所构成的区域空间形态的最高组织形式。回顾过往,深圳的崛起带动了周边区域,会同几个规模相近、地域相邻的城市形成组团式分布的城市群。伴随着深圳的腾飞,中国对于城市群的理解与建设路径,经历了从简单地“画一个圈”到形成发展共同体的变迁。

区别于西方城市群重视城市形态延伸、自然空间演化等空间因素,我国城市群的规划与建设很大程度上受顶层设计“指挥棒”的主导。因而,很多历史的、时代的、当下的诉求与考量容易超越自然地理、经济演化等要素,影响着城市化进程。在国内早期“简单画圈”框定城市群的阶段,城市之间的联动性不强、难以形成“同城效应”,这是城市群难以均衡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这显然与《中国城市发展报告》中“城市群”的理想概念——“大中小城市结构有序、功能互补、整体优化、共建共享”的镶嵌体系相背离。

城市之间的经济联动性,离不开硬件与软件的支撑。吸收中外同级别区域的建设经验,粤港澳大湾区在硬件方面呈现稳扎稳打、多面开花的建设格局。“世纪工程”港珠澳大桥于去年10月通车,广深港高铁随后通车,总长24公里的深中通道也已开工,香港、澳门、广州、深圳四地机场的改扩建工程摆上日程,港口以及配套交通加紧完善,“一个小时经济圈”概念会在未来几年会逐步达成。粤港澳三地积极筹备与建设现代化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为“国际一流湾区”夯实硬件基础。

根据经济学的“空间不可能定理”,大湾区内各城市联结成发展共同体,需要依据市场竞争明确合理分工,实现城市优势互补。如何才能促进城市群合理分工呢?一方面发挥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的作用,打破行政边界,让要素在市场上自由流动;另一方面,为了打破城市行政边界,政府需要规划和建设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如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5G等创新技术。

合作方能共赢。在大湾区的快速发展中,如何充分了解和尊重城市群的内在规律,顺应全球都市化的主流趋势,需要各行各业人们思想的碰撞、磨合,从而使联动性、影响力、辐射面、显示度达到最大化,共享发展红利,让这片城市群出新出彩,持续绽放耀眼光芒。使命在肩,未来已至,粤港澳大湾区承载了无数人的希望,也将为无数人创造新希望。

(网络责编/周天竞)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