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文化

反身而诚,乐莫大焉

字体: 2019年04月24日 浏览量: 来源: 《暨南大学》报第690期 作者: 本报学生记者 王玉敏 发布:新闻中心

今年二月份,翟天临在直播中称不知何为“知网”,而引发网友热议。他在微博回应质疑时言:“我说我不知道1+1=2也有人信吧”。2月8日,翟天临工作室发表声明,称学位符合校方要求。但翟被曝论文大量抄袭,随后北京电影学院撤销其博士学位,北京大学对其作出退站处理。后翟天临向公众致歉。此一事件方尘埃落定。

翟天临此学术不端的行为遣人深思,从中可窥见的教育公平、学术规范等问题令人警省,而与外界规则的约束相较,内心的反思亦为重要。翟天临在此事件中,先矫饰遮掩,而后迫于事态作出致歉。之于是否抄袭,翟是自明的,但他最初选择欺瞒。他未能诚于心,早在被媒体问及博士论文的写作进度时有言:“等我什么时候穿上博士服拍照的时候,我相信会上热搜,我再让所有人看看谁牛。”如此自欺,而无有耻心,可悲可叹矣。

翟天临显露地执着于“热搜”“学霸人设”等浮华,以此为准的,为虚名所累,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论语·宪问》)为人者如翟等诸人。他疏于自检,无“修己”“正身”之念。“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论语·卫灵公》)“求己”即要求自己,能够对己常反省批评,正如孔子所言:“行己有耻。”(《论语·子路》)羞耻心是道德的基础防线,没有羞耻何谈道德。《大学》中确然提出“以修身为本”,“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君子需“慎其独”,君子之修己即便在众人所不见不闻时仍能修持。《中庸》亦欲使人从“明”(明善)达“诚”,重人为的工夫修养。之于翟天临,若其能不止步于致歉,而能够“不迁怒,不贰过”(《论语·雍也》),“讷于言而敏于行”(《论语·里仁》),“反求诸己”(《孟子·公孙丑上》),在校学习增殖其学识,作为演员而提高其演技,做好分内之事,泰而不骄,内省不疚,克己慎独,“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孟子·尽心上》)。

若此后翟天临在求己责己的同时亦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论语·卫灵公》),在同等的机遇中,翟也必如众人般希望公平竞争,而不耻于特权,并能够遵循学术规范、行业要求等外在的约束,孔子亦强调“克己复礼”,“礼”是为“约束”“克制”“节制”,礼的规范是德行得以成为德行的重要外在条件,他仍然可以成为一个好的有深度的演员。

翟天临只是一个缩影,若能内省于心,外束于矩,便能够达至从心所欲、光风霁月之高境。

(网络责编/周天竞)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