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文化

暨南人的南粤甲子情缘

字体: 2018年12月24日 浏览量: 来源: 新闻中心 作者: 池卓纯 苏运生 发布:新闻中心

2018年,注定是特别的一年。这一年,我们迎来了改革开放40周年,也迎来了暨南大学在广州重建60周年、复办40周年的重要历史节点。

时光回溯到1958年,新生的共和国正百废待兴——高涨的热情,建设的热潮,那是一个火红的年代;为响应祖国团结港澳同胞和海外侨胞的需要,历经几度播迁的暨南大学重建于羊城,自此跨入百年校史的广州时期。“文革”期间,国家陷入动乱,暨大再度停办,暨南人飘零四散。时至1978年,那位老人在南海边画了一个圈,改革的春风一夜间吹遍了大江南北;在新时代的呼唤下,暨南大学再度重生,于崎岖中砥砺前行。

这座被誉为“华侨最高学府”的学术殿堂,历经曲折坎坷,却凝练成了“忠信笃敬、知行合一、自强不息、和而不同”的暨南精神。六十年来,暨南大学与其深深扎根的南粤热土命运相连,与改革开放的时代步伐同频共振,弦歌不辍、英才辈出。

今日,我们再度回首暨南在广州的六十年历程,再度体味南粤六十年发展之记忆,触摸改革开放四十年演进之脉络。

筚路蓝缕启山林

新中国成立后,回国求学的华侨学生逐年增多,从1949年至1957年多达43000余人。由于缺少一座直接面向侨生的高等学府,这些华侨青年只能分配在全国各地就学。“在广东这样一个接近港澳、海外华侨众多的地方,把暨南大学在广州复办起来,对团结港澳同胞和海外侨胞,培育他们的后代,有深远的影响和作用。”有鉴于此,党中央、国务院决定重建华侨高等学府——暨南大学。

1958年2月,暨南大学筹备委员会正式成立。中侨委主任廖承志担任董事会董事长,时任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的陶铸被推举为校长。一所大学的重建需要大量资金,廖承志为此特拨专款100万元资助;陶铸则亲自挂帅,主持了大量艰苦细致的筹建工作。1958年9月24日,暨南大学正式举行开学典礼。沉寂十年之久的暨南弦歌,终于在这座五羊之城再次响起。

重建后的暨南园百废待兴,三任校长陶铸、陈序经、杨康华鞠躬尽瘁,在校园建设、系科专业设置、招生和师资等问题上耗费了大量心血。在陶铸的领导下,暨大到1962年底“已有了一定的规模和今后发展的基础,是我省新办院校中最好的大学之一”,各方面工作逐渐步入正轨,为下一步的稳步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陈序经、杨康华先后执掌暨南大学期间,暨大在国内外的影响进一步扩大,呈现出一派蓬勃向上的强劲发展趋势。

当时,新生的暨大安营广州颇费了一番周折。最初的建校选址是芳村白鹤洞,后又有人提议选择瘦狗岭或华建麻袋厂附近,但都未能实行,暨大最终落户于石牌岗顶的华侨补校校址。新生的暨南园非常荒凉,放眼望去就是两个荒洼、一片坡地,教学生活用房寥寥可数。暨南人就在一片荒芜之上“筚路蓝缕启山林”,开始了艰辛的创业之路。

(上世纪六十年代,暨南大学同学们在修建教学楼前的校道上合影)

1959年冬天,王越、梁奇达、史丹等校领导身先士卒,带领全校师生利用课余时间在洼地上挖掘人工湖。从测绘到挖土、搬运,全部由暨大师生用自己的双手和肩膀完成,两个月挖出了一汪风光旖旎、碧波荡漾的明湖。1960年,香港知名人士王宽诚捐资百万,修建了暨大的教学大楼,在当时号称“亚洲最大的教学大楼”,气派无比。教学大楼建好后,安装门窗的10万元却没了着落,陶铸决定这笔钱由省里批给暨大,自己还悄悄捐出了3个月的薪俸。1962年,暨南园又落成了别具特色的“蒙古包”——灰白的墙瓦,圆形的腰身,上面是一个圆穹顶。蒙古包是学生们享用三餐的饭堂,也是举办舞会的重要场所;每逢周末和假日,穿花衣纱笼的海外侨生和港澳生、内地生在这里演奏,歌唱,踏着《舞会圆舞曲》的拍子翩翩起舞。

此外,暨大校园还建成了礼堂、图书馆、宿舍楼等,短短几年内新建校舍3万多平方公尺,连原有校舍已达7.8万平方公尺。火红的年代里,梦想正在升腾,暨南也在大家的胼手胝足中日益兴旺。

暨大重建之初,陶铸等校领导结合暨大侨校定位和广州地域特色,开办了矿治系、水产系、航海系、中国语言文学系和历史学系共计5个系11个本科专业,及工农预科与华侨预科。不久,暨大又调整和增设了一部分基础学科和专业,走向了综合性大学的发展道路。1960年,暨南大学已经发展为一所文理并重、初具规模的综合性大学。

作为华侨最高学府,暨大在不断扩大华侨、港澳学生比例的同时,着重提高培养人才的质量,将“少而精”“因材施教”“劳逸结合”的原则贯彻到学生教学的方方面面。在衣食住行方面,学校也给予学生充分的关心与照顾。学生们集中在蒙古包就餐,1毛钱便有肉有菜,荤素搭配,节日还有加菜——每人加一块腊肉或一条腊肠。1964年,根据陶铸的指示,暨大的学生饭堂开始实行吃饭不定量,这在当时全国高校是独一无二的。

“大学者,有大师之谓也,非大楼之谓也。”对于重建初期的全校只有88位教师的暨南大学而言,师资力量建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能不能“网罗天下英才为己所用”,是一件“生死攸关”的大事。

关于师资的问题,陶铸说得十分生动:“师资要自力更生,其他学校支援一些,搞些母鸡来,有了母鸡就主要靠自己生蛋孵小鸡,搞自力更生。”为此,他还多次亲自出面到中央有关部门,选调教授支援暨大,引来了不少能“孵蛋”的“金鸡”。就任暨大第二任校长的陈序经,继承了陶铸知人善任、尊师重教的传统,“抓”教授是其办学一大特色。凭其过人的器量和待人挚诚的吸引力,许多名教授前来暨大任教。陈校长十分关心师生冷暖,每在校园里遇到教师,总要停步问话,他上班乘坐的小车更是成了暨大老师的“免费巴士”。陈序经还亲自主持制定了《暨南大学十年培养提高师资规划(草案)》,提出在“十年内建成一支又红又专的师资队伍,逐步接近国内先进大学水平”的目标。

经过十余年的初步发展,暨南大学各方面工作都进入了良性发展的轨道,华侨最高学府再度焕发出青春与活力。正当暨大进入蓬勃发展阶段之际,却迎面遇上了“文革”十年浩劫。

流落绝处又逢春

19世纪60年代,华侨学生颜开臣毕业于暨大数学系,历经数年打拼已是赫赫有名的海外企业家。70年代初,途径羊城的颜开臣特意挤出半天时间,打车来到暨大北门,却得知母校已在文革中停办,怅然登车而去。

1967年,“文化大革命”席卷全国,暨南大学全校也陷于一片混乱。1970年,林彪集团气焰达到顶点,在广州扩展势力范围——撤销暨南大学,把第一军医大学迁到广州,接管暨大“环境幽美、交通方便、房舍集中、比较适用”的校园,早已在酝酿中。

1970年2月,暨南大学被迫停办,一所全国重点大学就这样被撤销了。所属各系“五马分尸”:中文、历史、数学、物理四系合并到广东师院(即现在华南师范大学),经济、生物两系合并到中山大学,外语、外贸两系合并到工作外语学院,化学系、学校机关和直属单位合并到广东华工学院(该院后来合并到华南工学院)。仪器设备、图书资料也被瓜分。

60年代,梁洪浩夫妇在暨大执教新闻专业,后被调到外语系。文革期间,他们被迫搬出自己参加建设的暨南园,双双被调任广州外语学院。“当时把我们临时从干校叫回来,很匆忙。我住在二楼,就是把行李扔下去,要快嘛,半天扫地出门,暨南大学就变成军医大学。他们从南门进驻,我们从北面走,没有什么余地的。”追忆往事,梁洪浩流露出痛惜之情。所幸别后数年,当年被迫流离的暨南人得以重返故园。

1976年,文革十年浩劫结束。中共中央领导全党和全国人民进行拨乱反正,改革开放从酝酿到起步,曾经凋零四散的暨南大学也迎来了重生的春天。1978年春,党中央决定恢复暨南大学,暨大老校长杨康华受命主持复办工作。同年3月,叶剑英元帅亲笔为暨南大学题写校名,从精神上给予暨大莫大的鼓励和鞭策。

当时的暨大校舍被占用,图书设备被瓜分,人员流散到广州地区4所院校,复办暨大可以说是“从零开始”。而中央指示暨大当年复办、当年招生,时间十分紧迫,任务非常繁重。以杨康华为首的筹备工作领导小组发扬艰苦创业的精神,进行紧张的筹备工作,中央领导和社会各界也在人力、物力、财力等方面大力相助,正可谓是“八方人马办暨大”。

(1978年6月9日,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主任、暨南大学董事会董事长廖承志与董事们合影)

经过半年的筹备,暨南大学在当年秋季顺利招生开学。当年被迫流离的师生奔走相告,“我们回来了!”暨南园成为一片欢腾的海洋。

逐梦扬帆再起航

1978年10月16日,暨南大学师生齐聚学校礼堂,共同迎接这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暨大复办后的首次开学典礼。时任中共广东省委第二书记习仲勋出席开学典礼,并做重要讲话:“既然已经复办,就一定要办好,一定要办成具有先进水平的文、理、医各科综合大学。希望暨大根据学校的性质和特点,设置专业,安排课程,提出教学要求和培养目标,面向国内外。要使学生真正学到本领,毕业后无论在国内、国外都能发挥所长,立足生根,开花结果。”习仲勋的讲话指明了暨大办学上与其他高校的不同之处,为复办后的暨大奠定了未来办学道路。

暨大复办初期,办学条件十分困难。但全校师生员工精神振奋,热情高涨,同心协力克服苦难、夜以继日忘我工作,只为了一个共同的心愿:用实际行动把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撤销的暨南大学重新建设起来,而且要把她建设得更加美好。

暨大停办期间,师资流散到了各大院校。副校长王越等人多方奔走,调回原暨大教师、干部多名,同时从全国各地引进了一批骨干教师,其中包括“散文大师”秦牧,海峡彼岸归来的“眼科大医”李辰。在系科专业设置方面,除外贸系外原有的8个系均复办,增设了新闻系,新办了医学院,并着手筹建附属医院(广州华侨医院)。在招生方面,因复办后报考暨大的华侨、港澳学生数量不足,扩展境外生源成为学校的一项迫切任务。在廖承志的不懈争取下,华侨生可以不把马列主义教程作为必修课,从而破除了海外华侨对大陆“红色熏陶”教育的顾虑;校董荣毅仁则向国家教育部门建议“暨大和华侨大学单独对外招生考试”,并获批通过。采取新措施后,华侨、港澳学生报考暨大的人数有了大幅度增长。

经过几年的恢复和整顿,复办的暨南大学重新起航。“忠信笃敬、知行合一、自强不息、和而不同”的暨南精神,正焕发出新的生机与活力。

1984年,暨大学生为了把尊师行动带向整个中国,联系了中大、华工、华师大的学生,带着万份倡议书,兵分两路——一路骑自行车,一路乘火车——北上北京,上访团中央、全国学联等有关单位,倡议设立“尊师节”。第二年,全国的老师有了自己的节日。

(暨南学子千里跋涉,骑车进京,首倡教师节)

暨大学子还积极参加各种文体活动,推动暨大校园文化蓬勃发展。1985年的冬天,一群思想活跃、热爱艺术的学生们,在老师的带领下,亲手打造了一场属于暨大人的音乐盛典——第一届“北极光”校园歌唱大赛。35年时光荏苒,“北极光”如今还在暨南园闪烁着新的光芒。1988年,香港国际土风舞协会在广州高校集结团队组成“国际土风舞活动营”,暨大和土风舞首次结缘。演出结束后,大多高校结束了与土风舞的缘分,土风舞的种子却在暨大的侨校土壤里扎下了根,30年来生根发芽、枝繁叶茂。80年代,暨南园掀起了一股文学热潮,年轻人用文学和辩论抒发内心的情感,汪国真便是其中的代表人物。这位才情俊逸的诗人1978年入读暨大中文系,他常常漫步在暨南校园,在青树秀水与亭台阁榭间徜徉沉思。1979年,其诗歌《学校一天》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

复办的10年,是暨南大学克服艰难险阻,在改革开放中不断前进的10年。校园上下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新气象,为暨南大学日后的腾飞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跨越重洋迎朝阳

“一九九二年/又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写下诗篇/天地间荡起滚滚春潮/征途上扬起浩浩风帆/春风啊吹绿了东方神州/春雨啊滋润了华夏故园……”1992年的初春,邓小平二次南巡并发表重要谈话,掀起新一轮解放思想、改革开放的大潮。改革开放进入了蓬勃发展的新阶段,中国高等教育领域也迎来了变革的浪潮。

一所位处改革前沿之地的侨校,一座活力四射的校园,更没有理由在此时沉默。及时抓住历史机遇、充分发挥侨校优势,数个教学改革在这座华侨最高学府率先打响,

1993年,暨南大学率先施行与国际接轨的弹性学分制。学生可以自主选择教师、自主选择课程、自主选择学习时间、自主选择学习进度,修满规定学分数就可毕业,使提前毕业成为可能,有力推动了“保姆式”教育向现代化教育的转变。为促进专业教学与国际接轨,更好地培养国际化人才,暨大在同年发布教改新要求:每个专业至少开出一至两门“全英文授课”的专业课,迈出了双语教学改革的第一步。1996年,暨大全国首创“分流教学”模式——实行境内生与境外生英语分开教学,并不断探索、逐步深化,让因材施教真正成为现实。

在教育变革之路上,暨南大学不断创造着惊喜与希望,其他领域的建设亦是硕果累累。在激流奔涌的时代新形势下,暨大先后创办了中旅学院和华文学院,积极开展国际交流合作,开创了对外办学的新局面。周耀明校长主政期间,还倡议恢复了暨大“忠信笃敬”的老校训,成立了校友总会,并促进广东省和国务院侨办共建暨大,使暨大获得了长足发展的契机。

1996年6月14日,是所有暨南人为之骄傲的日子。在90周年校庆之际,暨南大学顺利成为国家“211工程”重点建设大学,“五度播迁,追忆九秩风华;继往开来,侨校又谱新篇。”由此言之,暨南大学建校90周年校庆蕴含着多重意义,它体现了暨南人善于传承之精神、敢于奋进之斗志,也激励着暨南人锐意创新、再攀新高峰。

(“211工程”专家组专家朱光华在暨大90周年校庆签名册上签名)

1997年,暨南大学正式启动“211工程”建设——这可能是暨大复办以来,投入资金最多、建设规模最大的一项重大工程,也是对学校办学思想、办学质量等方面影响最大的一次综合性建设工作。上级部门、学校领导高度重视,全体师生员工更是通力配合、忘我工作,在重点学科建设、公共服务体系建设和配套基础设施建设方方面面取得了喜人的成绩。

这座风华正茂的南国学府,踏着新世纪到来的足音迎来了“跨越式”发展,绽放出灼灼光芒。

继往开来话百年

在21世纪到来、新千年伊始的2001年11月16日,暨南大学举行了建校95周年庆典活动。来自五湖四海的暨南人及嘉宾欢聚一堂,在邵逸夫体育馆庆祝建校95周年。庆典大会致辞中,刘人怀校长回顾了建校95年来的办学成就,面对喜人的良好发展态势和新世纪的光辉前景,他指出:“侨校+名校”是暨南大学的发展战略,研究型大学是学校的发展方向,暨南大学正循着国际化、现代化、综合化的高水平社会主义华侨大学的目标奋进。

“侨校”代表办学特色,“名校”体现大学本质。多年来,暨南大学致力于“宏教泽而系侨情”,培育了大批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年人才,让侨校的特色更加鲜明;努力建设一流的师资、培养一流的学生、形成一流的文化理念,让名校的声誉更加响亮。“侨校+名校”的战略目标,是对暨大百年历史的总结和前瞻,具有承前启后的意义。

2006年,暨南大学即将迎来她的百岁生日。为梳理暨南100年来的风雨历程,增强暨南人的身份认同感和暨南精神家园意识,学校启动了为期半年的“暨南精神大讨论”活动。广大师生通过召开讨论会、举办征文比赛、开展辩论会等多种形式,就“暨南精神”的内涵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和交流。最终,“暨南精神”的主要内涵确定为“忠信笃敬、知行合一、自强不息、和而不同”。暨南精神穿越漫漫历史长河,铸就了暨南今日的辉煌,也必将引领新一代暨南人继往开来,开创新的美好未来。

2016年11月18日,历经一个世纪的沧桑与变迁的“华侨最高学府”暨南大学,迎来了建校100周年的盛典。从五湖四海奔赴而来的、有着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暨大人相聚在暨南园,共同见证百年暨大的特殊时刻。11月18日晚,一场暴风雨却骤然而至,原定于8时举行的校庆晚会被迫改期。晚上9时雨停之后,数千名暨大学生自发聚集在图书馆广场,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意义非凡的晚会。同学们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一遍一遍地唱着生日歌和暨大校歌,在这临时的舞台上载歌载舞,整个广场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百年校庆之夜,学生们自发聚集在图书馆广场,演员们跳起欢快的舞蹈)

“一场暴风雨阻止了一场人们期盼已久的晚会,但激发了一场中国校庆史上最独特、最真诚、最壮观、最充满激情的盛大庆典。暴风雨冲刷掉了往日的浮尘,让我看到了暨南学子对母校的深情,让我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刻骨铭心地感受到了同学们的可爱。这一夜、这一刻注定要铭刻在新的百年史上。”胡军校长笑着说,“这是百年暨南经历的最后一场风雨。”

百年风雨路漫漫,暨南大学三起三落、五度播迁,与中华民族共荣辱,同命运,曲折坎坷,但弦歌不辍。百年校庆,是暨南大学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也是学校继往开来、再创辉煌的新机遇;暨南人将携手并进,在新的百年里奋勇前行。

砥砺奋进谱新章

百年校庆后,暨南大学开启了新的百年征程。在新的起点上,暨大规划了新的发展蓝图,坚持“侨校+名校”发展战略,高水平大学建设展开了新的画卷,享誉国际的“华侨最高学府”驶入了发展的快车道。

迈进新时代的暨南大学,在海内外的办学声誉和影响力不断提升。在社会机构公布的全国大学排行榜上,暨大综合实力稳居全国2600多所本科院校50名左右,在广东高校中名列第三。在2019年QS世界大学排行榜中,暨大位列亚洲第151位,国内第35位。亚洲排名较去年上升33位,是亚洲高校中进步幅度最大的学校之一。

近年来,暨南大学瞄准建设特色鲜明、国内一流、世界知名的高水平大学目标,致力于建设一流的师资、培养一流的学生、形成一流的文化理念,成绩有目共睹。学科发展迅速、办学特色凸显,8个学科进入ESI世界排名前1%,2018年新增8个一级学科博士点;引培并举、高层次人才指数级增强,学校师资队伍现有院士(含双聘)7人,境外及外籍院士8人,“万人计划”入选者14人,“长江学者”21人,国家杰青、优青获得者33人;重视立德树人、育人成绩卓越,暨大建校至今培养了五大洲170多个国家和港澳台地区的各类人才30余万人,近年来表现突出的有奥运冠军陈艾森、百米飞人苏炳添等。

2015年6月,暨南大学入选广东省高水平大学重点建设高校,2017年9月,入选国家“双一流”建设高校。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更为暨大服务国家和广东发展提供了更好的用武之地,暨大将紧紧抓住新机遇,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创新‘桥头堡’。

2018年10月24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暨南大学视察并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参观了暨大校史展览和办学成果展示,察看了图书馆内华侨华人文献馆的馆藏文献和实物,并同部分港澳台同胞和海外侨胞学生交流,鼓励他们好好学习,将来为社会作出贡献。习近平指出,中国有5000多万海外侨胞,这是中国发展的一个独特优势。改革开放有海外侨胞的一份功劳。他希望暨南大学认真贯彻全国教育大会精神,坚持自己的办学特色,把学校办得更好,为海外侨胞回祖国学习、传承中华文化创造更好条件。

(习近平总书记与暨大学生们亲切交谈)

习近平莅校考察和讲话,是全体暨南人的荣耀,同时也是对全体师生坚定信念、推动学校强特色上水平的巨大鞭策和强大动力。宋献中校长表示,“总书记的肯定和嘱托让我们振奋,同时深感责任重大,我们要沿着总书记指引的方向继续前进。”暨南大学将通过切实的行动提升教训科研水平和育人质量,把广大学生培养成才,更好地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远播至五洲四海,真正擦亮“百年侨校”这块金字招牌。

从1958年到2018年,暨南大学几经风雨,却弦歌不辍。她从荒芜中走来,她从艰难困苦中走来;我们几经离合,却始终自强不息,初衷不改。时光流转,暨南大学已植根南粤六十年,与改革开放相偕相长四十年。如今的她,张开了臂膀,以开放包容的姿态向世界展示自己独特的魅力。

“忠信笃敬、知行合一、自强不息、和而不同”的暨南精神如一盏明灯,指引暨大走过在羊城的六个十年,也必将引领着新时期的暨南人,在下一个十年里奋勇前行,用勤劳和智慧共创暨南的美好明天。

(新闻中心  文/池卓纯 苏运生  图/网络 编辑/池卓纯)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