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文化

马克思与互联网"相遇"历险记

字体: 2018年05月22日 浏览量: 来源: 《暨南大学报》第674期 作者: 马克思主义学院 陈联俊 发布:新闻中心

“咦,这是什么东西?”当200岁的马克思醒来,第一次看到互联网时,沧桑的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恩格斯比他早醒了40年,开始给这位人类精神导师介绍新时代的新事物。他先拿起手机,打开微信,向马克思炫耀到:“老马,微信朋友圈里什么人都有!”马克思好奇地看着微信朋友圈,问道:“什么人都有?那资本家与工人都在一个群里?”恩格斯笑着说,“至少表面上平等了!”马克思仔细地学习了微信朋友圈以后说:“这个朋友圈看上去拉近了所有人的距离,但是仍然能够看出来是谁在操控着一切,技术资本的力量无比强大,它不仅可以利用大数据收集、监控、整理和分析所有人的通信信息,而且可以利用商业广告的精准投放来影响民众心理,改变社会舆论导向!所以,不能说在互联网世界人类平等已经实现了,真正的平等不仅是形式上平等,更重要的是实质上平等!”

恩格斯拿起手机说:“老马,我来用网络约车,咱们出去看看吧。”马克思说:“网络还能约车?互联网真是神通广大啊!”恩格斯接着说道:“互联网不仅可以约车,还能定位呢,我们在原地不动,等会儿车子就会自动来到我们身边了!”马克思疑惑地说“网络定位?你的意思是咱们的行踪都能被互联网查到?”恩格斯回答:“不仅位置能够查到,你的所有家庭背景、研究成果、社会关系、个人资产、经历活动等都能够在互联网上利用不同权限查到了!”马克思陷入沉思,说:“那么这是不是说互联网已经全面渗透了人类社会,改变了人类生活,进而掌控了几乎所有人的生产生活方式!”恩格斯想了想说,“可以这么说吧。”马克思继续推理道,“技术改变生活,但是人类的最终追求应该是每个人的自由全面发展,从互联网的强大力量来看,表面上技术服务了人,但是人也被互联网技术所奴役,这是一种新的异化形象!”恩格斯补充道,“现在的年轻人每天大部分时间都沉迷在网络世界中,不是互联网被使用,而是人类被控制,这确实值得警惕!不是说不能上网,主要是如何处理好自己的现实生活与网络生活的辩证关系!”

恩格斯带着马克思在21世纪的城市中观光,他不停地拍照上传分享,说:“如果20岁的年轻人看到200岁的马克思,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和想法啊?”马克思笑道,“肯定是迷惑。因为‘我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恩格斯说,“您的学说已经在中国产生巨大的理论和实践价值,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落地生根效果非常好!中国经济的‘新四大发明’在全世界很有名!”马克思说,“新四大发明?”“就是支付宝、共享单车、高铁、网购,互联网可以说是这四大发明的基础哦!”马克思对中国人的社会成就表示赞赏,问道,“那么中国人的网络技术水平是不是能够达到世界领先地位了?”恩格斯回答,“中国人的技术成就虽然发展很快,但是在某些核心网络技术上还处于追赶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国家阶段啊。”马克思提醒道,“从您的叙说来看,如果互联网核心技术仍然被资本主义国家控制,那么在国际经济贸易分工和竞争中就不可避免地处于劣势地位,难以摆脱被动局面!”

转眼间,马克思一天的互联网体验生活就快结束了。恩格斯带着马克思来到智能化住宅,说:“您在这里休息吧,所有的一切都被人工智能安排好了,需要什么只要说话就可以了!”马克思迟疑了,“如果我的生活都要被人工智能来安排,请问还需要我干什么呢?”恩格斯说:“您可以留出大把时间写作啊!”马克思更加忧虑了,“人工智能看上去带给个人生活便利,但是如果人本身在更广泛范围内失去了在家庭社会中的人际交往互动,人的本质如何得以实现?人工智能让人类可以不再劳动,共产主义社会的人类也不再被劳动所拖累,那么,是人工智能使人类进入了共产主义社会吗?人类之间直接的思想情感交流就可能越来越少,从而有可能逐渐陷入情感荒芜和精神危机之中!我们需要想办法利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来团结全世界有共同理想的人,为了人类利益去努力,而不是停留在个人生活享受上,虽然生活水平的提高不是坏事!”

马克思不知道明天还有什么样的互联网生活等着他去体验,但是他知道守护人类精神家园的使命没有终点……

(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副院长陈联俊)

网络编辑:周亚东

 

点击进入【第674期 数字校报】:https://newspaper.jnu.edu.cn/#conid=6686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