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文化

对“低头族”不能一概而论

字体: 2018年04月20日 浏览量: 来源: 《暨南大学》报 作者: 本报学生记者 周亚东 发布:新闻中心

 

“团圆饭一家人各自玩手机 老人很尴尬”“小伙走路玩手机不幸被撞”……类似的新闻屡见不鲜。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的出现和普及,“低头族”群体变得随处可见。这一现象从公共场所到私人空间,也蔓延至大学校园。

“低头族”指的是只顾低头看手机、平板等电子设备而对周遭环境不闻不顾的群体,主要以年轻人为主。现如今,电子屏幕凭借强大的“吸睛”能力牢牢控制着我们的注意力。以至于有人调侃国人再次吸上了“电子鸦片”。

低头族本身并不可怕,“谈手机色变”这种一棍子打死的做法也是不合时宜。事实上,人类历史上每一次媒介技术进步都会促进社会的巨大飞跃,也给人带来很多便利。报纸诞生之后,人们聚集在街头巷尾读报看报,加速了信息的传播;电视诞生以后,人们虽沉迷于肥皂剧,但也彰显了舆论的力量……报纸、广播、电视、互联网,每一种新媒介的出现,都会带来社会关系的变革,也需要人们不断的适应。

因而问题的关键聚焦于我们为何低头和低头做什么。如果我们能够利用便捷的移动设备方便工作、学习和生活,更快捷的获取知识和享受服务,那自然再好不过。但在“注意力经济”时代,用户的注意力是资本疯狂争抢的稀缺资源。我们在资本的操纵下不断流连于各种五颜六色、光怪陆离的APP之中,以至于不知道“今夕是何年”,我们经常在朋友圈可以看到有人感叹:抖音五分钟,人间两小时,正是资本控制的真实写照。当手机成为人体的器官,人的“异化”进程就开始了,这是作为人的悲哀。

具体到大学生,这一问题更值得我们思考。很多学生在课余时间“低头”尚情有可原,但在课堂上却依旧如此,这是非常得不偿失的做法。韩愈有言,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者也。老师在课堂上除了解惑、授业,更重要的是传道,这里的“道”指的就是一种价值观和思维体系。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讲到,“在大学念书,我从不缺课的习惯就是为了要学老师的思考方法。所有要考的试都考过了,我就转作旁听生。有一次,老师在课后来问我:‘你旁听了我六个学期,难道我所知的经济学你还未学全吗?’我回答说:‘你的经济学我早从你的著作中学会了,我听你的课与经济学无关——我要学的是你思考的方法。’”大学课堂,学习的不仅仅是具体的知识,更重要的是成体系的思维方式。而这,恰恰是碎片化社会我们急需的。虽然我们似乎每天在获取各种讯息,但这只是一种“谈资”,只有体系化的知识才会让我们受益终生。我们应该做的是利用电子媒介辅助知识大厦的构建,而不是满足于碎片化信息的获取,人云亦云,逐渐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变成马尔库塞笔下“单向度的人”。

所以,相比于一味斥责低头族,不如认真反思如何提高媒介素养,利用好现代化电子媒介,让低头族手中的“电子鸦片”真正变成掌上利器。这才是互联网时代的攻守之道。

文/周亚东

网络编辑/周亚东

点击进入【第672期 数字校报】:https://newspaper.jnu.edu.cn/#conid=6611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