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文化

中华文化,应待人来

字体: 2017年12月04日 浏览量: 来源: 《暨南大学》报第666期 作者: 华文学院2016级研 王涤非 发布:新闻中心

我们每个人的一生,都在穿梭中度过,或匆忙,或闲适。就好像图书馆中的人,或在书架间寻觅,或在某本书前停驻。其实我们每个人的一生,就是由一本本图书构成的图书馆,而我们的记忆,就像是翻看那一本本或新、或上了年头的卷册,每一次翻看,都会有新的发现。

在我的图书馆中,陈列最多的记忆之书,应该是我生长的地方,长安城。纵观四海,中华儿女无论身在何方,都不会忘记周秦汉唐这个荣耀的年代,这个波澜壮阔的年代。“梦想中金碧辉煌的长安,都市里充满了神奇的冒险,满足了一个男儿宏伟的志愿。”古都长安,这座承载了华夏最辉煌时代记忆的城市,滋养了我对于中国传统文化最初的兴致,以及全方位的体会。

“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小时候,每当春意来袭的时候,父母总会带我来曲江踏青。我总会指着石头上刻着的诗句,有板有眼地诵读“鹅鹅鹅,曲项向天歌”;大一点,则会望着大雁塔充满豪情地念到“慈恩塔下题名处,十七人中最少年”;后来,萌生情怀的我,则会故作姿态地指着江水摇着头嘟囔道“曲江池满花千树,有底忙时不肯来”……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夏天,城市里总是绿意盎然,我则喜欢在城墙根下,或漫步、或推着自行车,感受市民们重复着几千年来不变的生活,看炊烟袅袅,听街坊言语。看着某个客栈,我便能想起“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的伤怀;路过某个市场,乐昌公主“破镜重圆”的情节便浮现眼前。碑林的古树下,某个下棋的狂人让我想起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不羁;钟鼓楼的阵阵轰鸣,“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的场景仍然鲜活而立体……

“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秋天时,漫步已经萧瑟凋敝的大明宫,总有一种悲凉的感觉。“伤心秦汉经行处,宫阙万间都做了土,”一世繁华,抵不过岁月沧桑。回望“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的气度,回望秦穆公在灞河边成就春秋霸业的豪迈,伤怀“含元殿上孤兔行”的衰败,却又对当代中国充满无限的信心与憧憬……

“长安雪后似春归,几素凝华连曙辉。”全家人在冬雪之后驱车在秦岭脚下,感受终南山雪晴后的洁白与壮美。古时候,多少侠客隐居在这深山之中,“空山新雨后”的王摩诘;“雪拥蓝关马不前”的韩退之;“蓝田日暖玉生烟”的李义山;以及神雕侠侣……

越看,你便越能沉浸在这本厚重古朴,却又精致典雅的书中。

算了,再翻翻吧!合上了长安城的记忆,我翻开了又一本书。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从决定考研起,我就执拗地非“华侨最高学府”暨南大学不读。“朔南暨,声教讫于四海”的宏伟志愿,感染了长安城中的我,使我励志传播中华文化。终于,去年九月,我如愿来到了暨南园,来到了华文学院,成为了汉语国际教育硕士研究生。

我相信,有我们这群团结一致、热爱华夏文明的暨南人,汉语国际推广与中华文化传播必将走向世界!而那时候,我们只需静静地坐在终南峰顶的雨榭、坐在画舫中随波摇曳。

“灞桥烟柳,曲江池馆,应待人来!”

(文:王涤非)

网络编辑:周亚东

点击进入【第666期 数字校报】:https://newspaper.jnu.edu.cn/#conid=6449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