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文化

【暨南逸史】邓小平之弟邓垦与江泽民之养父江上青在暨南同窗

字体: 2015年03月04日 浏览量: 来源: 暨南逸史 作者: 周孝中 发布:新闻中心

 

                      江上青

              邓垦与邓小平

 

1982年,我参加了征集暨南校史资料和文物的工作不久,

仍回历史系任教。有一次,我参加在大连举行的中国现代史学会

学术研讨会时,认识了武汉师院的邓野同志,偶然谈起暨大准备

编写校史的事,他挺关心,亲切地告诉我,他父亲邓垦同志(原名先修,系邓

小平之弟)也是暨大校友,当时还在武汉市人民政府任副市长。

我听了很高兴,便不失时机地托他约请邓老写一点回忆录。会

后,我和小邓同路进京,得知他将去中南海探望伯父邓小平同

志,深感这位出身德高望重家族的青年,却如此平易近人,真不

负邓公昆仲的教诲。我南返不久,小邓果然来信,转述其父对暨

南母校的怀念之情,邓垦同志着重谈到他是30年代初就读历史

社会学系的。他印象很深的是邓初民教授,主讲经济学课程,

采用日本著名马克思主义学者河上肇博士的《经济学》为教材

,加上邓教授讲解精辟,对学生很有启迪,与李达教授所讲

《哲学原理》可谓相得益彰,对于他走上革命道路有重要作用。

采访到这样的教学成果实例,确实令人高兴。我先编写在《暨南

爱国民主运动史话》中(刊于《华侨教育》的创刊号),后在建校

80周年编印的《暨南校史》中都引用了。

 

时过10年,又得知江泽民同志的父亲江上青烈士也是暨南

园中的桃李。首先提示我在逸史上要写的是中文系出身的黄旭辉

副校长,后又在整理校史的伙伴马兴中同志的帮助下找到一些资

料,主要资料来源于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缅怀江上青烈士》

一书,以及上海老校友的回忆。

 

江上青于辛亥革命那年,出生于江苏扬州工诗善画的职员

家庭,他自小就爱学习,争民主自由,积极投身于学生运动,1930

年加入共产党,并考入上海艺术大学文学系学习。因他从事学生

运动,被反动当局逮捕,投入苏州监狱,几经磨难,他坚贞不

屈,终于获释。1931年8月,他受党组织派遣,又考入上海国

立暨南大学历史社会学系,专攻社会学。受到了李达、邓初民、

钱亦石等教授的教诲,他孜孜不倦地进行学习,同时继续从事学

生运动。在革命理论的熏陶和工人运动、学生运动的鼓舞下,他

战斗热情高涨,写下了不少激扬诗篇。据暨南老校友,原上海音

乐学院院长贝纹女士忆述,江上青在一首题为《旋风》的诗中写

道:

 

这是一团旋风,

 

它有力,它挟着一切,

 

它散去陈腐的种子,播出新生的嫩芽,

 

它有节奏,它卷来时带着奔马般的威势,

 

它不盲目,它是意识的旋风。

 

从宇宙的内部卷起,

 

卷到东方,卷来了太阳。

 

太阳被风挟着加速度地快跑,

 

跑到地球底每个孔罅里去。

 

它不依既成的轨道直滚,

 

有时转成曲线,弯着向前,

 

有时跳过几个阶段的障碍,

 

总之它是始终对着最后的目的用力地走。

 

飞机没有这样快,火车没有这样快。

 

意识的旋风有节奏地转过来。

 

它挟着太阳的力,带着太阳的热。

 

 

人们评论说,作者是“怀着对科学社会主义的热烈向往”而

写这首诗的,他“充分表达了一名共产主义战士不畏难险、勇猛

战斗的大无畏的革命精神”。

 

从上述史料来看,邓垦和江上青是同时负笈暨南大学的,而

且同在一个学系接受那几位左派教授的教育,同时走上革命之路

的,可以想象,在白色恐怖的氛围中,他们是难以读到毕业的。

从学籍资料中可以看到,1934年上学期这个系只有寥若晨星的

三名毕业生,当然没有他们的名字。

 

出面聘请许、邓、李等左派教授的文学院院长陈钟凡在《自

传》(见陈氏《年谱》)中写道:“此举(指聘左派教授事)受高

等教育司‘警告’,我因持自由主义的态度,未予理睬。”又说:

“伪教育部终于在1933年冬,把我们一齐赶走了。”也就是1933

年下学期,暨大在教育部的压力下,把该系改组为“历史地理学

系”,把敏感的“社会学”抽掉了。

 

又据韩托夫先生(20世纪20年代中期在中山大学读书时曾追随鲁迅,

70年代末到暨南大学任副校长)回忆说:“30年代初,我在中共

上海市闸北区委任宣传干事,与暨大党支部书记张国坚(印尼归

侨学生)有过工作联系,知道暨大有党团员近百名,是上海高校

中党团员最多的。1933年春,由于国民党当局干涉,曾无理开

除了100多名左派学生,其中大多数是党团员。”

 

由此可见,作为左派学生的邓垦与江上青之所以提前离校,

可以说是难以避免的。

 

江上青离校后,在南通、上海等地仍搞学生运动,多次被

敌人追捕,他不屈不挠,坚持斗争,后又在扬州、仪征以国文教

师身份宣传革命。抗战军兴,实现了第二次国共合作,他可以

公开活动,曾创办《抗敌》等刊物,宣传中共抗日方针。在扬州

沦陷前,他曾组织“江都文化界救亡会流动宣传团”,到安徽六

安一带进行抗日宣传活动。后又创办《皖东北日报》及皖东北抗

日军政学校,以统一战线形式,争得国民党安徽第六行政专署盛

子瑾专员为名誉校长,他自己任副校长,主持校务,培训了大批

抗日军政干部,并与驻在附近的新四军取得联系,互为声援。他不

幸于1939年8月遭到顽固势力韩德勤的暗算,在泗县小湾子

被围攻而壮烈牺牲,年仅39岁。他是在抗日战争中为国牺牲的

暨南校友之一。

 

邓垦与江上青是30年代初期,暨大历史社会学系的同窗学

友,都是革命者,而他们的亲人先后是中共领导人。这在暨南校

史中也可谓佳话,特辑录之,以飨校友读者。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