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文化

驰骋画坛五十秋——访画家谢海燕

字体: 2004年04月22日 浏览量: 来源: 作者: 梁 斌 发布:新闻中心
    在南京某深巷的一所青藤盘墙的幽静庭院里,我见到了南京艺术学院副院长、著名国画家谢海燕。当我步入他的画室时,顿觉满堂生辉:珍贵的彩色陶瓷,栩栩如生的雕塑艺术晶,姿态各异的树根、怪石,隶、楷、行、草书法的条幅,刘海粟大师的字画,四周整齐的书橱……床前一张铺满笔墨纸砚的书桌,是他挥毫奋笔的工作台。
    谢海燕年过七旬,皓首银发,是一位慈祥、文雅、温厚的长者。他用乡音未改的潮州话告诉我:“前年自粤归宁后,大病刚好。你从上海远道而来,下午我特地向有关会议领导请假为你接风。”
    我见他能说一口流利的潮州话,便问他:“谢老,你离故乡多久了?”
    提起故乡,好象拨动了老人思乡的心弦,他那挂着文静微笑的脸顿时显得很兴奋。他动情地说:“离故乡40年了,只回去过两次,常做故乡梦啊!游子的心呀,什么最亲?家乡最亲!前年赴汕头参加元宵画会,坐在车中真是归心似箭,恨不得展翅飞到故乡母亲的身旁。生我者的母亲虽已不在人世,但哺我者是故乡的水。我搞国画艺术是从小受潮州民间艺术的影响。我回去是想看看故乡的变化,亲亲故乡芳香的泥土,吮吸故乡民间艺术的奶汁。我到了潮汕病也好了,人也爽了。”
    望着这位年逾古稀而对南国故乡富有情感的老画家,我不禁想了解他的身世和走上画坛的艺术生涯。
    他1910年3月16日生于揭阳榕城。父亲叫谢桂明,是行驶于汕头至揭阳一家轮船公司的一个职工,因家贫没上过学,只识得几个字,为人忠厚老实,喜爱潮州音乐,能操“二弦”。母亲叫陈美姣,是渔湖一家贫农的女儿,贤慧、善良、勤劳,也没上过学。但从学唱潮州歌后,却能看懂《三国演义》《水浒传》《聊斋志异》《东周列国》《镜花缘》《儒林外史》《红楼梦》《今古奇观》等章回小说。只能读,不会写。亲属中的伯父、舅父和两个弟妹,都因家贫到海外谋生而客死在海外。父亲因自己没有文化,很想培养自己的儿子学有专长。谢海燕从小喜爱读书,更喜爱有插图的章回小说,经常临摹书中人物画像。潮汕的音乐、戏剧、绘画、雕刻都很发达,各具特色。元宵节五彩缤纷的花灯更使他喜爱。他从小学会拉椰胡、打扬琴。 6岁入学,到竹巷静远女学幼年班读了一年,后在谢氏私塾读了2年“老书”,如《幼学琼林》《三字经》《千家文》《千家诗》等。9岁入觉新小学。老师谢式文是一位古文基础深厚而喜爱书画的师长,也是谢海燕幼年时书画的启蒙老师。他除教学外还常叫学生临摹自己的作品和画谱《芥子园》《醉墨轩》等。13岁进英国长老会福音高等小学,第二年入美国浸信会真理高等小学当插班生。1924年真理小学改为中学,他的班级成了真理中学第一班。福音、真理两所学校都以《圣经》为必修课,他又看了不少宗教画,这给他后来学西洋画史提供了基础知识。这两所学校都注重英文和国文。真理中学校长是美国牧师。他先后读过《英文津逮》《泰西五十轶事》《鲁滨逊漂流记》。福音学校教国文的是清末监生谢鹤年,真理中学是廪生林拱棠、举人林家桂。他们教《史记》《古文观止》《诗经》《孟子》等。图画课学铅笔画、色粉笔画、水彩画等。这些都是他感兴趣的课目。
    15岁那年因祖母去世,家里又修了房子,父亲负债累累。他辍学了,在家自修,靠查字典辞书,向人请教自学初中课程。同时他又自学作画,为人家画扇面,画肖像,并把家里新修的房子四周的墙和窗都画上画。第二年又到真理中学复学。因家境无法给他念到大学,便从学画上发展,后来他到汕头学画。
    1926年,他考进汕头轶士美术学校。这所学校是由一位中学美术教师侯杰所办。它是一所商业性质的不正规的职业学校。他学的是西洋画科,主要是临摹西洋画、舞台布景、照相布景等。为提高艺术水平,他买了不少有关美术方面的书来看,如蔡元培、刘海粟、吕徵、陈抱一等人著作的有关美术史、绘画、美学艺术教育等,使他初步懂得怎样做一个真正的画家,摸索着学画人像及写生和静物风景画。因此,很受侯杰老师的赏识和赞扬。他只学了半年,便被留下来任教。
    1928年,他考进上海中华艺术大学西洋画科当三年级毕业班插班生。该校以西洋画科和文科闻名。该校校务委员会主席兼西洋画科主任陈抱一教西洋画。陈望道教美术理论课。为了深造,他婉言谢绝了汕头侯杰老师的邀请回汕头任教。在征得父亲同意后,父亲卖了一块田筹得一笔资金,又加上侯杰老师和艺大同学黄臻芳等的资助,东渡日本留学。
    1930年3月,他乘日本邮船“长崎丸”赴日本。他先在东京第一外国语学校学日语,秋季便进东京帝国美术学校西洋画科,学习绘画和美术史。校长是北呤吉,教务长是著名东方美术史论家金原省吾。著名西洋美术史权威坂垣鹰穗和一氏义良也在这所学校任教。在他们教导下,他把兴趣集中在美术史研究方面。第二年,他患了肺结核病,又因日本币制改为金本位,日汇猛涨,中日关系也恶化,不得不中途辍学回国。他带回来很多美术方面书籍,回到上海后从事美术史方面研究。因日夜操劳,他旧病复发,口吐鲜血,在黄臻芳好友帮助下去浙江定海舢山公园疗养,并继续从事研究工作,健康有了好转。1932年夏秋之间,刘海粟第一次旅游欧洲后不久去普陀山写生,途中因遇台风,暂住定海港,在舢山公园和谢海燕邂逅相逢。这也是一机遇。两人纵谈中国画,西洋画、艺术创作道路及中国美术教育事业等等。谢海燕在艺术上的造诣及其对事业追求的精神,深为刘海粟所赏识和器重。刘海粟希望他到上海美专任教。但由于谢海燕已受聘于郑午昌先生,答应身体康复后到上海汉文正楷印书局任编辑部主任。兼任《国画月刊》主编,只得以后在美专兼课。当时黄宾虹任《国画月刊》编委。
    刘海粟回忆说:1934—1935年,我再次赴欧洲主持中国画,谢海燕到“一品香”为我送行。我一回到上海便与郑午昌商量要他同意让谢海燕到上海美专主持教务工作。郑午昌见我诚意,也希望谢海燕有更广阔天地去施展抱负,便欣然应允。半年后谢海燕任上海美专教务长。由于他工作一丝不苟,深得学生爱戴。当时他只 26岁。刘海粟回忆说:“1935年9月21日,蔡元培、叶恭绰两先生为我洗尘。我把海燕介绍给两位前辈以及同座的吴湖帆、王一亭等海上名人。1936年蔡元培70大庆,海燕与沈钧儒、黄炎培、陈树人、于右任、马寅初、许寿裳、张学良、林语堂、黄自、萧友梅、李四光等先生一起签名发起成立子民美育研究院。”
    1937年,他回家乡探亲,因抗日战争爆发,交通受阻,母亲患病,未能返校,便任家乡蓝田小学校长。1938年暑假接刘海粟电报后,即回上海美专执教,竭力维持在风雨飘摇中的上海美专工作。 1939年春,上海租界沦为孤岛。为了支援抗日前线,刘海粟与医师公会朱扬高、丁惠康,以及吴湖帆共同联络了13位收藏家举办《中国历代书画展览会》,展出宋、元、明、清历代名人书画珍品,如文天祥、史可法、黄道周、倪元璐、邓世昌、林则徐等人书画。展览会门口海报和会标写着“展览先民遗迹,表现民族精神”,并发动上海的《文汇报》《大公报》出整版特刊宣传。许多人参观后,在忠烈遗迹面前赞叹不已,激发了民族精神,展览会万余元收入都购买药品,支援抗日。刘海粟又联络了王个簃、王一亭、吴东迈、诸闻韵、诸乐三等人举办《吴昌硕先生作品展览会>。上述展览会都由谢海燕具体协助。展览会结束不久,谢海燕陪同南洋华侨领袖范小石去看望刘海粟。谢海燕力主请刘海粟去南洋开大型画展,义卖抗日。刘海粟欣然答应。刘把上海美专托付给谢海燕,由他任代理校长。刘又把寄存在四行保险库的两大铁箱古画的钥匙和印鉴都交给他保管,并劝他住“海庐”家中,以便工余时作画休息。临别,刘海粟对他说:“学校可办则办,不可办就关门。家里有笔纸可作画。现在物价飞涨,筹款极难,这个担子太重了。”谢海燕对他说:“你安心去,我发动美专师生,源源不断地作画寄去,学校也不夭折,总要支撑下去,决不负重托。”1989年刘海粟回忆此事时,曾赋诗:“隐隐彤云动地来,离家去国不须哀,茫茫长夜宜珍重,各尽春回待怒雷!”刘海粟在新加坡、印尼的画展很成功,所得1200万元巨款寄回贵阳中国红十字会,支援抗日救国。1941年11月23日,谢海燕在上海美专建校30周年纪念会上,提议给刘校长写慰问信,全校师生都签名,这是刘海粟在南洋收到来自祖国的最后一封信。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上海沦陷,谢海燕和上海美专部分师生取道杭州,赴金华参加国立东南联合大学。谢海燕先后任国立东南联大、国立暨南大学、国立英士大学教授兼艺术专修科主任。日军紧逼金华后,东南联大师生撤往福建北部建阳。建阳是福建西北一个文化古城,以“宋版”书业闻名。清朝时因瘟疫流行,地广人稀。暨南大学在此建立战时校址,随之东南联大也迁来。由于铁路沿线城市相继沦陷,水陆交通阻断,上海各大学师生未能内迁。 1941年,何炳松校长暑期将联大文、理、商三院师生与原暨大文、理、商三院师生合并上课,另设法学院和艺术专修科。谢海燕作为暨大校委会成员参加校务会议。当时暨南大学艺术专修科教室设在建阳县城童游街西头的先农祠,任职教授只有4人。谢海燕教西洋美术史和艺术概论,倪贻德教素描、色彩画及创作,潘天寿教中国画和书法,俞剑华教中国绘画史和美术技法理论。四人原来都是上海美专教授。1944年潘天寿被任命为国立艺专校长,邀谢海燕同去重庆任国立艺专教授兼教务长。抗日胜利后,谢海燕回上海任上海美专副校长。谢海燕40岁生日时,刘海粟和潘天寿合作画一只雄健海鹰相赠。
    50年代后他任华东艺术专科学校美术系主任,南京艺术学院副院长,全国美协常务理事,江苏省美协副主席等职。
    他的学生遍布海内外,有的已蜚声画坛。他的作品隽永,意境清新,独具一格。郑午昌评其画“深邃典雅、一如其人”。潘天寿赞其画的松柏以篆笔入画,浑古遒劲,力能扛鼎。刘海粟称其作品“气势豪雄,别有玄旷之致”。他的一些作品曾在苏联、奥地利、伊朗等国展出。不少作品为国内外的博物馆、美术馆所收藏,他最近的新作《夜鹰图》被选送全国美展。
    我请他谈谈对潮汕美术的看法。他说:“我在画坛上虚度了50多年,虽受了不少挫折,但对故乡的美术事业却一直挂在心上,惭愧的是没有贡献。当我在故乡见到不少后起之秀的青年画家时,内心抑不住喜悦。他们的作品有浓厚的南国侨乡生活气息,风格多样。潮汕是著名侨乡,也是艺术之乡。无论是潮州音乐、戏剧、彩瓷、木雕、石雕、剪纸、刺绣、泥塑、工艺美术等等,都有其独特的潮州风格。刘海粟大师曾说,潮汕名画家不少,在国画艺术风格上形成一个潮汕画派。”
    谢老侃侃而谈,半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当我依依不舍向他握别时,深深感到他的手上有一股催人向上的力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err:标签'侧栏-栏目显示判断'装载XSLT模板错误,原因:样式表必须以“xsl:stylesheet”或“xsl:transform”元素开头,或以具有“xsl:version”属性的文本结果元素开头,其中前缀“xsl”表示“http://www.w3.org/1999/XSL/Transform”命名空间。] [err:标签'侧栏-热门排行'装载XSLT模板错误,原因:样式表必须以“xsl:stylesheet”或“xsl:transform”元素开头,或以具有“xsl:version”属性的文本结果元素开头,其中前缀“xsl”表示“http://www.w3.org/1999/XSL/Transform”命名空间。]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