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文化

陈序经与暨南大学

字体: 2004年04月21日 浏览量: 来源: 作者: 梁 斌 发布:新闻中心
    陈序经(1903-1967),字怀民,海南省文昌县人。1925年自复旦大学毕业后赴美留学,1928年获美国伊利诺斯大学博士学位后回国。其一生“从事教育和学术研究”,研究领域“涉及文化学、教育学、社会学、历史学、民族学、政治学、哲学”。陈序经“先后任教于岭南、南开、西南联大、中山、暨南等大学,达四十年之久,不仅授业解惑,且兼行政要职,学贯中西,蜚声士林。”在承担繁重的学术工作的同时,他历任岭南大学校长、中山大学副校长、暨南大学校长、南开大学副校长等要职。尤为值得一提的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他参与暨南大学在广州的重建工作,并于1963-1964年出任校长一职,为新中国华侨高等教育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在陈序经先生诞辰百周年之际,笔者拟着重围绕陈先生与暨南大学的关系,探讨其华侨高等教育思想和办学实践。
    一、陈序经与陶铸之关系
    暨南大学于1958年在广州重建后,陶铸与陈序经先后出任学校校长,前者的任期为1958年6月至1963年1月,后者的任期为1963年1月至1964年夏。当时,陶铸任华南局、中南局和广东省主要负责人,陈序经任职于中山大学(1952-1956年为教授,1956年后任副校长),是新中国首批授予的一级教授,全国政协第二、三届委员和广东省政协第一、二、三届常委。起初,两人并不熟悉,也无历史渊源。作为党的高级干部,陶铸对知识分子问题非常重视,十分关心照顾知识分子,曾于1961年在中南地区“公开倡导向知识分子赔礼道歉,公开建议今后一般不要用‘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这个名词”。通过与一批杰出学者的交往,陶铸发出了“知识分子可以说已同我们结成患难之交”这样的感叹。陶铸对知识分子的看法和政策受到知识分子的普遍欢迎。20世纪50年代,陶铸赴北京向周恩来汇报工作,谈及知识分子问题,周总理笑问陶铸同志:“广东有一位最善于团结高级知识分子的学者专家,能聘请到一级教授任教的教育家,你知道是谁吗?”陶铸无从回答,一时语塞,周总理便微笑着告诉他:“你要向陈序经请教,向他学习一点知人善任的好作风。”从此,陈序经的名字就深深铭刻在陶铸的脑海中,两人后来成为莫逆之交。
    陶铸在主持暨大重建工作时,聘请陈序经参与其间,后又力荐陈序经出任暨大校长一职。在兼任暨大校长4年多后,陶铸考虑到自己“政务繁忙”,“暨大的校务已经走上轨道”,加之暨大涉外事情较多,“身为中南局书记兼暨大校长也感不便”,为此,他“亲自到康乐探访陈序经先生,征求他的意见:‘怎样才能把暨南大学办得出色和有特点。’”决定聘请陈序经继任暨大校长。“陈序经先生几经考虑,最后毅然答应了。”陈序经学术威望较高,担任过多所大学的领导职务,并一直参与暨大的重建工作,熟悉暨大工作,热爱华侨教育,加之出身于华侨家庭,“在港澳及南洋侨胞中的中上层人士中有着相当广泛的影响”,这些均是其出任暨大校长的便利条件。1963年1月,陈序经赴暨大履新,陶铸在学校大礼堂主持召开教职员大会,介绍陈校长和大家见面。陈序经发表即席讲话:“陶校长从今天起不在暨大挂牌了,让我承乏,我有点惶恐;但陶省长是我们的父母官,一贯关心华侨教育,今后必然还会关怀我们学校的。”
    在“文革”期间,两人均受到迫害。陶铸的罪名之一竟是器重、照顾陈序经。当时有人认为:陈“被任命为暨大正校长一事,在上面就有人有意见,说为什么找一个党外人士去做正校长?”据“文革”后负责为陈序经平反的翁绵毅回忆:“陶铸上调中央当第四把手时,有人对此不满,就拿陈序经做例子,说陈序经和外面有关系,以此说明陶铸用人不当。”
    二、陈序经参与暨大重建
    1949年5月28日,上海解放。8月20日,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发布军教字第一号令,将暨大合并于复旦、交通等高校。1951年3月22日,中央人民政府教育部在北京召开了暨南大学处理问题座谈会,会议纪要指出:暨大“因华侨学生锐减而陷于停顿状态”,决定“暨南大学校名不取消,将来如有可能,仍可考虑复校。”新中国成立后,海外华侨欢欣鼓舞,纷纷回国求学。中央政府制订了长期收容处理华侨学生的工作方针与方案,认为辅导侨生回国升学,大力发展华侨教育,是中国教育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但苦于没有一所正规的专为侨生而设的大学。因此,重建暨南大学,“已成为国内外形势发展的迫切需要和广大海外华侨、港澳同胞的强烈要求”。
    1957年5月,在广东省政协第四次全体会议上,许多归国政协委员建议:“为了适应华侨学生和港澳学生考升国立高等学校的迫切要求与照顾他们程度参差不齐的情况,希望筹办一间新型的适合他们需要的华侨大学。” 5月13日,广东省政协第25次常委会决定成立华侨大学筹委会,9月12日,华侨大学筹委会正式成立,由陶铸任主任委员。次年2月,根据中央指示和有关部门建议,将华侨大学筹委会改名为暨南大学筹委会,并获省政协第28次常委会通过。经国务院批准,1958年9月24日,暨南大学在广州正式重建并为首批学生举行开学典礼,陶铸兼任校长。陈序经一直积极参与暨大的重建工作,协助陶铸等人为暨大走上正轨做出了重要贡献。陈序经为暨大重建所做的贡献主要表现在下述两方面:
    一是担任暨大筹备委员会副主任。暨南大学筹备委员会(起初为华侨大学筹备委员会)共有37名委员,包括有关部门负责人、港澳地区和内地热心华侨教育事业的知名人士,由陶铸兼任主任委员,王匡、陈序经等12人为副主任委员。筹备委员会主要负责研究决定学校的“办学方向、专业设置、教育思想、教学内容、学习教育思想、生活管理、领导作风、知识分子政策的落实、侨务政策的贯彻执行等重大问题”,以及“各级领导干部的配备和师资队伍建设等难题”。根据暨大综合档案室现存的档案资料,陈序经副主任委员自1957年9月至1958年9月,一年内至少参加了7次筹备委员会会议(1996年版《暨南校史》认为只有4次,但实际上是7次)。现将陈序经参与暨大重建活动的有关情况分述于次:
    首次筹委会于1957年9月12日在广州华侨大厦举行,会议决定成立华侨大学筹备委员会,陈序经为副主任委员兼筹备工作小组成员。陶铸主持会议着重讨论了应否筹办及如何筹办华侨大学问题。
    陈序经先生参加的第二次筹备委员会会议于1957年11月14日晚在广州华侨大厦举行。当时“筹办大学中央已同意,以恢复暨南大学迁来广州”, 会议宣布“筹建工作现在开始”,第一期基建经费总计为600万元,以“公助200万元,其他筹募,中侨委100万元,省100万元”。会议主要研究了学校的师资、专业设置等问题。针对有委员主张主要创办水利工程系、水产系的观点,陈序经认为:“单办一科水利,没有其他学系的配合起来,是很难办的。”他非常重视师资问题,他认为:“教师、设备问题很重要”,对于其他高校师资支持暨大问题,中山大学的考虑是“一流不放,二流少放,三流、四流来考虑”。会议还决定成立学校筹建办公室,“陈序经校长每周来一次”指导建校工作。
    1957年12月1日,陈序经受筹委会委托,主持召开暨大校友座谈会,征求暨大校友对复校工作的意见和建议。会议主要通报了学校的筹备情况,出席会议的暨大校友有沈鹏飞、蔡演雄等人。与会人员一直主张用“暨南大学”作为这所新筹建学校校名,会上暨大校友反映:“暨南校友听到要复校很高兴。”陈序经最后就校名、办学经费等问题做总结发言。他认为“考虑到暨南的历史关系”,“用暨南校名很重要。”至于办学经费,他认为:“过去暨南是政府包下来的,靠华侨支持办学不容易,要华侨捐建房屋纪念祖先容易,捐建仪器就困难了,要他们捐经常费就更困难,所以经常费收学费是不能维持的。”
    第四次筹委会于1958年1月3日举行。陈序经等16人参加,会议决定恢复暨大,并详细讨论了校址问题。
    第五次筹委会于同年3月21日在广州华侨补习学校接待室举行,会议决定暨大校址不选芳村白鹤洞,改为原华侨补习学校。陈序经就校址及学校建设问题在会上发表了重要意见,并最终促成暨大在广州石牌原华侨补校校址重建。
    第六次筹委会于同年9月8日在原华侨补习学校校址上重建的暨大二楼会议室举行。陶铸、杨康华、杜国庠、陈序经等18人参加。会议由学校筹备办公室主任、广东省教育厅副厅长梁奇达通报了暨大招生与基建情况,并讨论了开学前的有关筹备工作。
    第七次筹委会于9月24日上午举行,陶铸、陈序经等与会。陶铸宣布:新筹建学校仍沿用暨南大学校名;鉴于暨大已于当日开学,决定解散暨大筹委会,另成立建校委员会。
    二是任建校委员会副主任。1958年9月24日,暨大在广州重建并开学后,为了全面规划和领导学校的基本建设,根据陶铸的提议,成立了暨大建校委员会。建校委员会共有38名委员,由广东省副省长、广州市市长朱光任建校委员会主任委员,王越、陈序经等13人为副主任委员。陈序经不负重托,一直积极参与暨大重建初期的建设工作。
    三、陈序经出任暨大校长
    1963年1月,陈序经担任暨南大学校长。他对担任校长一职颇为自豪,据陈合宜教授回忆,陈序经曾在暨大招待所对她说:“‘这就是我的暨大,我将要在这里工作。’看来,他是想在暨大干一番事业。后来的事实证明,他确实在暨大干出了成绩,为暨大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1964年6月,教育部根据国务院第145次会议决定 ,调任陈序经为南开大学副校长。他有较强的管理高校的能力,知人知心,优容雅量是其管理宗旨。他有一句口头禅:“我是为教授服务的。”在任职暨大期间,他负责学校全面的管理工作,常常深入到师生和基层中,了解第一手情况后作出决策和开展工作。在一年半的校长任内,他在暨大主要做了两件事:“一是提高学校的教学和学术水平;二是建设好校园。”
    陈序经非常重视师资工作,“抓教授”是其办学的一大特点。他认为办名校就要想方设法聘请名师。为此,他参与主持制定了暨大“十年培养提高师资规划”,在校务委员会下面成立了师资规划领导小组;提出了在十年内逐步把暨大办成一所规模完善、质量优良的重点大学的奋斗目标。1963年5月17日,国务院决定将暨大划归教育部直接领导,这有利于加强学校师资队伍建设,争取教育部对暨大师资队伍建设的关心支持。陈序经先生鼓励青年教师“要努力提高自己的学术水平,为暨大做贡献。”除了注重培养本校教师外,他还想方设法调进学科带头人和学术骨干,“他曾想从外校外省聘请10位教授到暨大。为此他曾用各种开会出差机会,在北方商调人来。”正是这种过人的器量和待人挚诚的吸引力,他先后调进了一批名教授到暨大任教,如来自哈尔滨工业大学的李天庆教授,来自中山大学的廖翔华教授及夫人杨秀珍教授、陈如作教授,来自华南工学院的卢文教授(任暨大数学系系主任)等。他另从外校调进了一批教师充实暨大历史系、经济系、中文系。他当时重视师资工作的胆识与热诚,传为教育界的美谈,直至1982年仍为周谷城教授所提及。
    陈序经还十分重视校园建设。他认为没有一个幽静的环境,要形成浓郁的校风、学风是不可能的。早在岭南大学任校长时,他就在校园移植杜鹃花。岭南大学后来成为一所秩序井然、布局匀称的花园式学校。重建初期的暨大,校园环境不尽如人意。据马兴中回忆:“当时校园中有一个石牌村。其地点就在现经济学院大楼和医学楼大楼及邻近地段。校园中还有农民耕种的一些菜地和水田。现图书馆前面的草坪是菜地,苏州苑教授楼一带则是水田。”他力图建设好校园,为此,他倾注了大量心血,大力提倡种树和种竹子。“暨南大学的校园绿化、道路铺修、宿舍扩建以至饭堂改进……,他起了策划、监督、力行的作用。”
    作为校长,陈序经另一项最重要的工作是主持学校行政会议,讨论决定学校重要事项。仅1963年12月5日至1964年4月8日,他召集学校行政会议9次他还于1963年2月2日担任学校董事会副董事长,以“协助政府筹建和监督办好学校。”陈序经十分关心师生冷暖,教师“每在校园里遇到陈校长,他总要停步问话,亲切感人。”他的寓所在中山大学,在乘小车(由暨大香港校董费彝民捐赠)前往暨大的途中,“只要他瞥见学校的教师行走于中途,他必须招待司机把车停了……于是他的小车成了巴士。”他曾亲自登门慰问暨大每位教授。对生病教师更是悉心关照,暨大中文系洪柏昭教授回忆,1963年秋,他患急性出血性坏死性肠炎,陈序经两次到医院看望,并嘱咐医生全力抢救,“陈校长的人道关怀,人情滋润”,使其很快病愈。对于学生尤其是侨生,他关怀备至,“在暨南任职时,有些学生家长来校看望子女,他常亲自予以接待,……使学生家长甚为感激。”在其主政期间,学校各项工作得到稳步发展,譬如1963年招收新生548人,其中有华侨、港澳学生441名,占80.48%;1964年2月,中国科学院东南亚研究所列入暨大建制;1963年暨大重建后的首批本科生毕业,等等。
    正当陈序经在暨大大展鸿图之际,为了减少他在海外华侨和港澳人士中的影响力,已届61岁高龄的他被迫调任南开。南开是其母校,而广东是其故乡,是时,他内心极为矛盾,“他曾找陶铸谈他不想到南开去,陶铸也表示很想留他在暨大,但上面决定调他去南开也无可奈何。”最后,“经过陶铸同志的耐心帮助和开导”,并委派时任广东省副省长的李嘉人亲自到家里做工作,陈序经决定放弃个人利益,服从组织安排。“文革”期间,陈序经因担任岭南大学校长的经历,被怀疑是“美国特务”和“国民党特务”,1967年2月16日,陈序经在南开大学因受迫害脑溢血突发而病逝。1979年5月,组织上为其平反昭雪,并在天津举行追悼会,时任暨大校长的杨康华代表学校敬送了花圈。同年6月,广东省政协为其举行骨灰安放仪式。2003年9月16日,暨南大学隆重举行了“纪念陈序经老校长诞辰百周年座谈会”。
    陈序经毕生“尽瘁于教育及学术事业”,青年时代就秉持“教育救国”的理念,他不愧是一位爱国的教育家和学术领域涉猎深广的学术大师。20世纪五六十年代,他协助陶铸等人参与暨大在广州的重建工作,直至出任校长一职,他为新中国华侨高等教育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在繁杂的行政工作之余,他在暨大坚持从事学术研究工作,撰写了《泐史漫笔》和其他东南亚史专著。诚如有学者所言:“陈校长所提倡的‘优容雅量’的学术态度,他的‘建一流大学就是要抓名教授’的办学理念,仍然是我们发展教育的宝贵经验和财富。”今年正值陈序经先生诞辰百周年暨出任暨大校长40周年,缅怀先贤,是为了激励今日之暨南人向陈序经学习,聚精会神,一心一意谋求学校的发展,为实施“侨校十名校”发展战略,圆满完成“朔南暨,声教讫于四海”的办学使命而努力奋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err:标签'侧栏-栏目显示判断'装载XSLT模板错误,原因:样式表必须以“xsl:stylesheet”或“xsl:transform”元素开头,或以具有“xsl:version”属性的文本结果元素开头,其中前缀“xsl”表示“http://www.w3.org/1999/XSL/Transform”命名空间。] [err:标签'侧栏-热门排行'装载XSLT模板错误,原因:样式表必须以“xsl:stylesheet”或“xsl:transform”元素开头,或以具有“xsl:version”属性的文本结果元素开头,其中前缀“xsl”表示“http://www.w3.org/1999/XSL/Transform”命名空间。]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