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人物

【暨南典范·首届校级荣誉奖】蔡冬青:勇闯科研创新育人的“全能型”教师

字体: 2020年11月13日 浏览量: 来源: 新闻中心、暨南大学新闻社 作者: 苏倩怡 高靖琳 发布:新闻中心

【开栏语】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暨南大学重要讲话精神,传承弘扬好暨南精神,擦亮暨南金字招牌,我校将推出“暨南典范”全媒体系列报道,深度打捞我校在文化传承、教书育人、科学研究等方面作出突出成绩、具有代表性的暨南师生员工和海内外校友,挖掘他们践行、传承、弘扬暨南精神的典型事迹,展现暨南师生的风采。

今年9月,暨南大学首设教职工校级荣誉奖,表彰了在教学、科研、管理、服务、教辅、学工、思政、医务等领域表现突出的个人和集体。党委宣传部联合党委教师工作部,遴选部分优秀获奖教师,经过两个多月的深入调研与采访,撰写了系列人物报道稿件,形成“暨南典范·首届校级荣誉奖”系列报道,以进一步增强全体暨南人的荣誉感和向心力。

今起,该系列报道将在新闻网、暨南大学报、官方微信、官方微博等平台陆续推出,敬请关注。

总策划:麦尚文 陈振强

  筹:苏运生  

  行:李伟苗 杜明灿 闫芳 李梅 苏倩怡 厉明 梁文

 

天色已晚,灯火渐明。研究实验结果、撰写科研论文、为学生授课……忙碌了一天的蔡冬青,此刻正步履匆匆地赶回实验室,他牵挂着自己的学生,希望挤出更多时间带领他们在实验世界里探索。自2003年到暨南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任教以来,披星戴月的日子已成为蔡冬青的常态。

孜孜不倦钻科研,谈笑风生授知识,与时俱进育人才。投身教育事业十余载,蔡冬青把自己打造成了“全能型”教师,实现科研教学两开花:先后主持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战略性国际科学创新合作重点专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研究计划重点项目、科技部港澳台科技合作项目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建立了暨大首个与香港高校共建的再生医学联合实验室;设立了暨大首个与欧盟国家合作的硕士双学位课程、暨大理工医类首个本科生教改培养课程;讲授的课程获得广东省疫情防控阶段在线教学优秀案例二等奖。

(蔡冬青)

勇闯科研无底洞的“焦虑者”

从探索神经科学,到研究骨骼肌衰老问题,再到深耕心血管衰老与再生领域,年轻时的蔡冬青始终追逐高难度的科研挑战。1987年,医学专业毕业的蔡冬青进入广州医学院神经科学研究所从事基础研究,后到香港中文大学攻读骨骼肌衰老与再生领域博士学位。

博士毕业后,蔡冬青不满足于研究课题所带来的挑战性。“骨骼肌衰老问题往往不那么致命,但心血管衰老问题,尤其是心肌梗死,是关系人类福祉的世界难题。”蔡冬青决定“迎难而上”,前往美国康奈尔大学威尔医学院开展博士后研究,潜心钻研心血管衰老与再生问题。在美期间,蔡冬青深谙研究领域的艰深,也明白自己可能永远面临研究的失败。但是,他仍将此领域定为未来全情投入的方向,决心探寻能有效再生梗死心肌的机理。

带着这份执念,蔡冬青来到暨大,在新环境中继续他的科研理想。当时暨大再生医学研究正蹒跚起步,学校为蔡冬青提供了十万元研究启动经费。他曾一度惆怅:这笔资金用来购置进口实验设备远远不够,没有设备,如何建立实验室、开展研究?

对待自己热爱的科研,蔡冬青用实际行动证明“办法总比困难多”。他节省一切不必要开支,自带打印机、椅子到办公室。他不再执着于进口的实验设备,而是寻找便宜替代品,或自制“土工具”。一块用于动物手术的进口实验板标价200美元,蔡冬青将其替换为功能相差无几、价格却不到前者十分之一的普通塑料板。面对价格高达2000多美元的动物实验无影灯,蔡冬青跑遍整个广州市寻找替代品并自行改造,最终以“野营专用手电筒+不锈钢支架”的方法省下了一大笔经费开支。时至今日,蔡冬青仍感念这段“白手起家”的岁月,“如果当年不主动创造条件,就很难有今天的发展。”

(蔡冬青指导学生做实验)

相对于物资的匮乏,蔡冬青坦言,科研带来的精神焦虑更是如影随形。为什么年轻的心梗患者比老年患者更容易治愈?是什么因素影响了老年人心血管系统的再生方式?从建立假说到验证假说,是一个快乐与痛苦并存的过程。当假说被证实的那刻,蔡冬青着实体会到了成就感,但喜悦转瞬即逝,焦虑随即而至。某个具体问题虽然被解决了,却仍有大片未知领域等待钻研,“科研是个‘无底洞’,探索无止境。”在科研的道路上,蔡冬青不断要求超越自我,也便不断经历焦虑。所幸的是,始终怀揣热忱的他能迅速调整心态,坦然接受焦虑,并以此开导经历同样焦虑的学生。

跨越物质与心理的难关,蔡冬青在心血管衰老与再生领域潜心治学,收获累累硕果。他先后主持8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成为4项国家专利的持有人,他还发起建设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暨南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再生医学联合重点实验室”。

培养“国际范”人才的急先锋

蔡冬青是学者,更是先生。科研道路上的所做所思,都是他培育人才的重要指向标。学医出身的他,当年跨界从事科学研究,所有的研究技能和科学思维都是从零自学,他直言“这个过程压力很大”。因此,如何提高学生的自主学习与科研创新能力,成为蔡冬青教书育人过程中时刻考量的要素。

2013年,蔡冬青偶遇在德国波恩大学任教的初中同窗黄锐进,对方提出德国波鸿鲁尔大学希望与暨大合作共培研究生。提议正中蔡冬青下怀,他认为西方国家注重培养学生独立学习、自主探索的做法值得借鉴,他希望自己的学生也能在国际交流中受到熏陶。蔡冬青立马请示学校领导,多方牵线,前后协调,促成了暨南大学首个与欧盟国家合作的硕士双学位课程——“再生医学-分子与发育干细胞生物学”课程。

两校共培计划于2016年正式启动,至今已培养3届研究生,成为暨南大学研究生国际化合作创新培养的代表性名片。一年的赴德学习,让暨大学子的自学与科研能力得到锻炼,外语水平也快速提升,逐步成长为与世界接轨的国际性人才。尤其是在与香港高校联合举办的科研竞赛中,曾赴德学习的学生能力突出,思维敏捷,透露出一种“国际范”的从容与自信。暨大的比赛成绩,也由共培计划实施前的“战绩平平”,逐渐扭转为与香港高校平分秋色,这当中少不了蔡冬青的一份功劳。

要培养出色的研究生,起到奠基作用的本科生教育丝毫不能松懈。为此,蔡冬青大力推进本科生课程改革,获学校批准设立“卓越未来科学家”计划。该项目每年选拔十余位本科生组成新班,创新性地压缩理论课时长,预留更多时间让学生自主讨论、做专题报告;为每位本科生配备导师,让学生跟随导师团队开展实验研究。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蔡冬青说:“本科生相对缺乏独立学习的习惯与动手能力,我想通过此项目扭转此种局面,让他们学会学习、动手做科研,以无缝对接后续的研究生教育。”

蔡冬青的初心没有被辜负。3届55名参与该项目的学生均以优异成绩完成学习计划,该项目成为暨南大学本科生创新培养的代表性案例之一。这批被精心栽培的学生,在学期间共公开发表论文21篇,获得授权专利4件,荣获国家、省及校级科研奖励21项,承担本科生科研项目44项。这当中的不少学生,被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英国帝国理工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北京大学、中科院等国际知名学府录取,继续深造。在蔡冬青欣慰与期许的目光中,一批批暨大学子迈向更广阔的国内国际舞台,遨游在更广博的科研世界。

开设“另类”课堂的“便装”教授

亮眼的科研与育人成果,让蔡冬青斩获暨南大学首届“十佳优秀教师”。在公示的获奖照片中,蔡冬青是为数不多不着正装的教师。他身穿休闲T恤,面露浅笑,亲切随和、没有距离感,却又不拘一格,正如他在课堂上给学生的感受。

不看教材,不看幻灯片,教学大纲了然于心,枯燥理论深入浅出,有趣案例信手拈来,蔡冬青绝不允许自己的课堂与“照本宣科”“枯燥乏味”等词沾边。看似短短几个小时的授课内容,实则承载了蔡冬青经年累月的精心教学准备。他时常换位思考:如果自己是学生,肯定不喜欢那种“在课堂上念书”的老师。所以,每年坚持给本科生上课的他,总把每个知识点融入自己的理解,密切联系实际,力求授课内容的通俗易懂、生动有趣。他说,课堂是学生吸收知识的重要环节,“必须在课堂上分秒必争,让学生尽量多听多学。”

除了传授知识,蔡冬青同样注重培养学生的发散性思维。“同样是眼睛,为什么有的是黑色,有的是蓝色?”“为什么鼻子是在脸的中间,耳朵是在脸的两侧?”课堂上,他总会猝不及防地向学生抛出各种奇怪问题。他无意在学生中探寻答案,而是希望另类的问题能为学生带来不同的思考角度,让他们明白“世界上还有人是这样思考问题的”。他说,发明创造往往就诞生在这些另类的思考之中。

课后的蔡冬青同样幽默风趣、平易近人。总是穿休闲便装的他走下讲台,来到学生中间,与热爱运动的男同学从体育竞技聊到职业发展,与爱打扮的女同学讨论手表饰品。学生们也愿意与蔡冬青分享生活趣事,养宠物、打游戏都是他们乐此不疲的讨论话题。课余时间,他还曾与不少学生一起打过篮球。

蔡冬青享受课上课下与学生的交流,因为这不仅是他了解学生、接受新思想的方式,更是他调整培养方案、发掘人才的绝佳途径。多年前与学生的聊天中,蔡冬青发现有位男同学钟爱于养小动物,便顺势邀请他参与制作养蛙实验装置,师生的合作成果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和实用新型专利。今年教师节,蔡冬青依然收到这位已毕业学生发来的祝福,短信中“感恩”二字让他尤为动容。

“为人师表,贵在以身作则,与时俱进,培养出对国家和社会发展有所作为的人才。”这是蔡冬青的职业信条。怀揣这样的信念,蔡冬青火急火燎回到实验室,走向他的学生,被簇拥在一群年轻面孔的中心。夜色中,实验室透射出耀眼的光亮,那是教师红烛点燃学子科研理想之光。

(文/新闻中心 苏倩怡 暨南大学新闻社 高靖琳)

责编:李伟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