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人物

【寻访暨南精神传承人】93岁上海宝山时期老校友李哲寅:初心不改气自豪

字体: 2019年07月26日 浏览量: 来源: 新闻中心 作者: 采写/苏运生、郭芳 摄影/陈思蓝 发布:新闻中心

     【开栏语】

        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暨大时,嘱托学校坚持弘扬暨南精神,将中华文化传播到五洲四海。为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的殷殷嘱托,学校推出了【暨南精神与中华文化传承人】大型系列报道。其中,【暨南传奇】系列再现113年历史上熠熠生辉的传奇人、传奇事;【中华文化传四海】系列展现中华优秀文化传播的暨南力量。今天,我们推出【寻访暨南精神传承人】系列,通过一个个鲜活的暨南校友故事,觅得暨南精神的轨迹,破解暨南精神的密码。

        一百一十三年风云变幻,一百一十三年精神传承。拂去时光的尘埃,推开历史的大门,我们走近杨竹林、龙凤超等百岁老人的青春岁月,置身于李哲寅、朱可常的思想空间,聆听一段段爱国、进步、奉献、拼搏的故事。可以看到,在民族危亡之际,暨南人从不沉默,在奔向富强的道路上,暨南人昂扬前进。一代又一代暨南人,矢志不渝赓续着暨南精神。我们以心感受,以语激情,用文字、图片、视频、音频等,记录下最真挚的暨南精神,以此感召,传承弘扬暨南精神。

李哲寅,1926年出生浙江黄岩,1946年考入暨南大学法律系,是抗战胜利后暨大招收的第一批学生。期间,积极参加学生运动,1948年参加浙南游击队,解放温州。他从一个只顾埋头苦读的普通青年开始走上革命道路,并成为一名共产党员,一生从事党的工作。93岁的他坚定地说:“我的初心就是我的入党誓言,初心不改。”

“同学说我变了,我确实变了”

身穿经典的格子衬衫,尽管头发发白,但他的打扮仍然像个帅气的小伙,1米6左右的个子,说话慢条斯理,戴着一副玻璃镜片眼镜,透露着书香气,温文儒雅是他在入读暨大前留给人的第一个深刻印象。

李哲寅是1946年秋入读暨大法律系的,1948年7月被迫离开,直到1984年收到学校补发的毕业证书,他抿了下嘴强调说:“在母校这两年对我的人生道路起转折作用。”

为什么呢?因为就是在这段时间里面他思考并解决了”人的一生应当怎样度过的问题”。让他从一个普通青年开始走上革命道路,并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接受采访的李哲寅)

“要有真才实学;要有一技之长;做人要光明正大,要老老实实是我父母给我讲的”李哲寅左手竖着食指一条一条跟我们说着。从小的家庭教育让他对读书格外看重,中学时代成绩一直优异,是班里的“好学生”,一直住校的他,只顾埋头读书、也不问政治。

进入暨大后,校园运动风起云涌,深受暨大校园强烈的学生运动氛围影响,李哲寅随后也参与其中。

“同学都说我变了,我确实变了。”他嘿嘿一笑继续说:“接下来我就跟你说说我是怎么变了。”

1947年,继“抗暴”运动后,暨大学生又投人到一场更大规模的“反饥俄、反内战、反迫害“运动中,为此,国民党当局于5月28日实行大逮捕,在蒙着脸拿着枪的“学生”带领下,到宿舍按黑名单一一点名,共逮捕暨大学生68人多人,新生4人,李哲寅也其中之一。得到这一消息,他中学时期的同学都难以置信,那个过去只顾埋头念书”好学生”怎么会被捕?

受五月运动影响,国民党反动派镇压,暨大许多师生受到影响并离开。此时,无心学习的李哲寅产生换学校的想法。

“党组织三次找我谈话:暨大需要你”

1948年暑假,李哲寅不声不响报考了北京的一所大学并被录取。这时,党组织第一次找他谈话。

“这个时候开始第一次党组织找我谈话,就是要我放弃到北京去”。据李哲寅回忆,第一次找他谈话的是新参加地下党的成员李元勋,“他就跟我谈暨大斗争还要继续下去,要继续斗争还要依靠进步的同学,现在暨大需要你。”李哲寅最后放弃北京的学校,继续留下来。

再次见面,李元勋提出党组织根据李哲寅的表现,可以吸收入党。然而,当初在校园运动氛围影响下,凭着一腔正义参加学生运动,李哲寅还没有想过要入党的问题。看着他的犹豫,李元勋说党组织给一个星期的时间思考决定。

李哲寅回想起刚到上海这繁华的大都市,走在四川北路上,看到的是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听到的夜上海之类靡靡之音。可是转一个弯,到离学校不远处,就可以看到“滚地龙”,那些白天行乞街头,晚上就蜷缩在里面度过隆冬寒夜。这年冬天很冷,一场大雪,次日清晨,马路上就忙碌着搬运屍体的卡车。他看到“朱门酒肉息臭,路有冻死骨”,感受到灯红酒绿掩盖下的深刻的社会矛盾,种种社会现象,加之暨大的校园运动促使他思考起国家民族的前途和命运问题。

“之前一直生活在自己小我的圈子里,现在要跟国家民族联系在一起,而且要为国家民族的利益甘于牺牲,”人到底是为什么活着?人到底应该怎么活着才有意义?这些尖锐问题摆在他的面前。

“我开始阅读进步书籍,结交进步同学,共同讨论和交流自己思考的问题。”

“当时确实如饥如渴地读了一些进步书刊。”他掰着手指回忆说,如华岗的《中华民族解放运动史》和艾思奇的《哲学选辑》等,进一步加深了对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共产党的认识;加上身边一些进步同学参加革命,促使他做了决定。经过一个礼拜的认真思考,最后作出决定把自已献给党。等他把入党申请报告写好,李元星已经撤离上海了,后来见他的是另外一个同学。

“接下来,第二次约定跟我谈的叫王昭临。”李哲寅继续回忆说。俩人约定好在上海火车站北站的一个电影院门口碰面,通过当时接头暗号见到的是当时主要负责人费志融。

这次宣誓以前的谈话持续了近两个小时,之后回顾起来,他说:“这次触及灵魂的谈话对我的教育,我觉得是我听得最好的一次党课了。”1947年12月11日,李哲寅正式成为一名党员。

1948年底李哲寅参加了浙南游击队,参与温州市解放运动。后来上海也解放了,李哲寅又回到了暨南。

“党的需要,要我到哪里就到哪里”

回到暨南以后,当时上海市教育局要动员一批人去中学的搞政治教育工作,李哲寅参加了这个培训,后来就到中学政治岗位那边去了,1951年从学校调入中共蓬莱区委机关,先后在宣传部、教育卫生部工作。“直到文化大革命以后,当时党调我去党校去学习,读了一年出来以后,就到中共南市区区委党校工作了”1980年李哲寅开始进入党校工作,一直到离休。

“党的需要,要我到哪里就到哪里”。李哲寅离休前借调到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的宣传党校工作。曾任中共南市区委党校副校长,中共上海市宣传党校教育长,现在是中共黄浦区委党校离休支部书记。就这样干了几十年的党校工作。

1984年李哲寅收到到暨大补发的毕业证书,他因此还评了副教授。对这份迟来的毕业证书,他激动得落泪:“我觉得对我来讲这是实实在在的,因为母校承认我嘛!”。

“不是还让我谈一下初心吗?”没容我们开口,老人倒是“先声夺人”。我们笑了。

作为一名党理论宣传的工作者,提及初心,李哲寅骄傲地表示:“我的初心就是入党的誓言,不能忘了初心。”今年是建国70周年,他说百年大党却依旧充满青春活力,对党充满信心。

(李哲寅正看着手机朗读自己写的小诗)

同时,作为见证暨大坎坷历史的老前辈,相比那些牺牲的同志,他是幸存者,而且能够有幸遇到这样一个新时代,很是高兴。说到激动处,他拿出手机,打开微信,清了清嗓子给我们念起了自己创作的一首新诗:

“天山飞雪上眉梢,

耄耋之年志莫消,

有幸欣逢新时代,

初心不改气自豪。”

看他声情并茂,嗓音清亮,倘若没有平时的文学积累,岂能有今日的诗词功力。

【受访者的话】

“回顾壮丽七十年,我为祖国惊天动地的成就无比自豪!感悟最深的是我们党强大的生机活力和坚强的全面领导。正如习近平同志所说: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是共产党人的政治灵魂,是共产党经受住任何考验的精神支柱。这是我们党之所以经历艰难困苦而发展壮大的重要原因。这是我们党永葆青春的法宝。”

【采访手记】

近2个小时的访谈,李哲寅嗓音已有些沙哑。采访前,他热情地拿出香蕉和月饼招待我们,并说本来想翻一些资料或实物给我们,但由于爱人生病、看病,没来得及整理,说我们有什么要求可以提,他尽量办到。离开时他再一次将香蕉和月饼一一递到我们手里,并和善的跟我们扬扬手。这哪像年逾90岁的老人呀,毫无龙钟之态,面色红润,口齿清晰,思维也很有条理,我想这是因为他对党的信仰永葆青春。

(新闻中心 采写/苏运生、郭芳 摄影/陈思蓝)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