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人物

梁灵光:省长兼校长 心系华教 复兴暨大(下)

字体: 2018年11月21日 浏览量: 来源: 《暨南大学》报第683期 作者: 钟元泽 发布:新闻中心

三.君子如兰:人人称赞的好校长

梁老爱兰,在极为有限的闲暇时光里,梁灵光总会在家里的小花园摆弄他的兰花,绿的、黄的、白的,满园花色。梁校长家中的兰花香,在许多拜访过他的暨南教师鼻尖上萦绕不去。淡泊如兰,隐映他温良恭俭让的君子人格。

他主持侨校,却保持着一名共产党员的底色。据暨南大学原副校长饶芃子介绍,她当年同意上任副校长,实归于梁灵光的“三问”:“你是不是共产党员”“你入党时对党旗宣过誓吗?誓词你还记得吗?”“现在你的信仰变了吗?”对于婉拒副校长任命的饶芃子,梁灵光特意在接待外宾的间隙,挤出时间亲自与她交谈。饶芃子没有料到梁灵光如此重视对她的任命,分外感动。

梁校长军人出身,却儒雅、谦逊,有文采、好脾气,身居高位,却从不“摆谱”。他很幽默,曾对暨南的同事打趣说自己记忆力特别好,对数字非常敏感,但是对人名却怎么也记不住。他哪是记不住人名呢?只是因为他怕一时疏忽记不住同事名字而怠慢同事罢了。

有一年,伍国基等暨南大学的校领导前去给梁灵光拜年,按照惯例,每位客人都有固定的接待时间。可是梁灵光和伍国基等校领导聊了许久,“结果把也去拜年的某副省长晾在外面了”。“他写回忆录,哪一段涉及到某个单位、某个人都会分出来给人家送去确认,他的人生经历复杂而充满传奇,他对人对己负责,邀当事人看过才行,从不高高在上自己说了算。”

暨大老教授潘亚暾是梁灵光的同乡兼忘年交。他说:“老省长梁灵光于1983年兼任暨大校长,直到1991年获准辞职,其间从1986年至1988年又兼任香港中旅集团首任董事长,都没有拿过两个单位的分文工资和任何津贴。在物欲横流、‘钱途无量’的时代背景下,廉洁如此,实属罕见。”虽然不拿工资,但是梁灵光却没有把兼职当兼职。他到北京参加人大会议或出国访问回来后,一定会抽空到暨大给全校教职员工作报告,宣讲人大会议的精神,介绍国外的见闻,畅谈自己的感想。兼职校长,但是所付出的心血非“兼职”一词所能囊括的。

每年开学典礼、毕业典礼、教师节,梁灵光校长都来参加。那时候正值20世纪80年代,暨南大学每年毕业生约在1000人左右。毕业典礼后,大家都会在大操场拍摄全校毕业生的合影。在全校毕业合影之后,各学院、各系毕业生要求与校长合影。梁灵光十分理解毕业生的要求和愿望,于是不顾劳累,一一满足他们的合影要求。

原校办主任马兴中回忆起当年梁校长为给每个毕业生颁发毕业证书并合影留念,而在烈日下长坐两个多小时的情景。大家都希望见到他,愿意跟他说话。如1985届毕业生,校学生会原主席萧锦华回忆道:“我毕业的时候,向老校长呈上了毕业留言册,老校长笑着对我说:‘萧同学,你很活泼,你们学生会搞的活动,他们都给我说过了,搞得好,搞得不错。’听到老校长的表扬,我愧不敢当。我恭敬地请老校长在毕业留言册的扉页上挥毫给我勉励。老校长慈祥地说:‘呵,我在中间写就好了,扉页留给你们的院长。’当我接过老校长的题词时,又激动,又惭愧,竟然说不出一句感激的话,连‘谢谢’都不会说了。回到学生会办公室,我哭了。”

归侨子女唐丹玲是生物系1987届的毕业生。梁校长亲自参加了她的毕业典礼,笑容满面地和她热情握手,亲切交谈。希望她毕业后继续深造,“将来为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多作贡献”。多年后,唐丹玲没有忘记老校长的嘱托,成为了中国科学院研究员,在海洋科学研究和培育科技人才等领域取得骄人的成绩,被称为“国际科技之星”。

四.薪火相传:百年暨南,如您所愿

自1983年10月起兼任暨南大学校长始,至1991年6月卸任,梁灵光与暨南大学一起走过了8年光阴。在这8年里面,暨南大学在其领导下,已经成为了名实相符的华侨最高学府。曾作《归侨省长梁灵光》的黄方生评价道:“他在晚年时候兼任暨大校长8年之久,且在75岁高龄之时才获准辞去校长一职,即使不能说是一个奇迹,恐怕也可以说是我国华侨史、教育史上罕见的。”

在离开暨大后,梁灵光依然十分关系暨大的发展,继续担任学校董事会副董事。1990年,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成立30周年,梁灵光校长欣然命笔题词:“为发展我国与东南亚各国的友好合作作出更大的贡献。”暨大校刊复刊100期,他专门题词“祝暨大校刊复刊100期,为将暨大办成有特色的新型华侨大学而奋斗”,使校刊编辑室人员和师生员工深受鼓舞和鞭策。2003年,他还出席暨大董事会第五届第一次会议。2005年11月7日,89岁高龄的梁灵光出席暨大主办的第一届亚洲大学生田径锦标赛开幕式。

虽然梁灵光校长逝世已经10年,然而暨南大学并没有忘记梁灵光离任前的嘱托。梁灵光的治校精神一直在延续,如“没有更多‘豪言壮语’,也没有轻易开出那些虽能使人激动一时,却永远无法兑现的‘空头支票’”,切忌清谈和形式主义。

暨南大学原校长胡军表示,“我的毕业证书就是老校长颁发的,老校长对事业的执著,对暨大的关心和贡献,都给我们树立了光辉的榜样,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所有暨南人都不该辜负老校长的殷殷重托。暨南大学党委原书记蒋述卓高度评价梁老校长的乐观主义精神、儒将风度和文学才华,希望暨南全体师生都能学习和发扬这种精神。

1986年9月,暨南大学举行庆祝建校80周年的盛典。梁灵光校长在大会上作了《发扬优良传统,努力办好暨大》的讲话,回顾了暨大在过去80年所走过的历程,总结了暨大的办学经验和成就,决心继承和发扬暨大的优良传统,坚定不移地贯彻‘两个面向’的办学方针,努力把暨大办出特色、办出水平,使暨大更好地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

而今,暨南大学已迎来112周年校诞,梁灵光老校长点亮的火种在继续流传。学校延续“侨校+名校”的发展战略,紧紧围绕立德树人这一根本任务与服务国家和广东省创新驱动战略需求,着力深化改革,创新引领,提高质量,向着高水平大学迈进。这个特殊的时刻,或可告慰梁灵光老校长:“这盛况,如您所愿”。

 

参考文献:

[1]梁灵光:《梁灵光回忆录》,中共党史出版社1996年版,第679—703页。

[2]黄方生:《归侨省长梁灵光》,暨南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174—179页。

[3]胡军:《高山仰止 风范长存——深切怀念暨南大学老校长梁灵光》,载黄方生:《归侨省长梁灵光》,暨南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1—3页。

[4]马兴中:《怀念梁灵光老校长》,载《暨南大学报》第431期,第4版,2006-03-10。

[5]林旭娜、梅志清、卢建民、陈文举:《暨大同事深情追忆梁灵光风范 省长兼校长 谦逊 不发火》,载《南方日报》,2006-2-27。

[6]卢健民、陈文举:《我校师生深情追忆梁灵光老校长》,载《暨南大学报》第431期,第2版,2006-03-10。

[7]马兴中:《热心侨教的两位校领导——梁灵光、何军同志主持校政事略》,载钟业坤主编:《暨南人》第一集,暨南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136—183页。

 

文/钟元泽

网络编辑/周亚东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