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人物

守得住初心,耐得住寂寞

字体: 2018年10月08日 浏览量: 来源: 《暨南大学》报第680期 作者: 周亚东 发布:新闻中心

蔡倩,男,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有机合成和药物合成工作。已承担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省市基金等科研项目。曾获广东省科学技术二等奖(团队)、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团队)、上海市科技进步一等奖(团队)、“Thieme Chemistry Journal Award”等奖项。在国内外学术期刊发表论文近50篇。2018年5月,教育部发布《2017年度“长江学者奖励计划”入选名单》,蔡倩成功入选“长江学者”青年学者。

和蔡倩约在办公室见面,见我已经到了,他赶忙表示歉意;采访结束时,我致谢离开,他起身送我到门口。“谦逊不功、踏实有为”是我见到蔡倩的第一印象。采访中,蔡倩的话不多,但是每当提到科研的话题,他总是滔滔不绝,在自己的研究领域“纵情驰骋”。蔡倩自己调侃道:“我不会‘说话’,所以就少说话多做事。”

蔡倩自本科毕业后,大部分时间都在研究所或研究院学习和工作,研究所的科研氛围在他身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对于成功入选教育部青年“长江学者”,他并没有显得很兴奋。“我在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读研究生时,做科研的氛围很浓。以前是做有机化学,后来去国外学习药物化学,回来之后就想着如何把有机化学和药物化学结合,逐渐往药学方向转化,这对自己来说也是一种进步。”蔡倩表示,他一直喜欢做科研,这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

2016年,蔡倩由中科院广州生物研究院转入暨大。这是他第一次来到高校任教。“研究所招的学生比较少,不利于实验的展开。暨大的环境和设备都不错,加上我和丁克院长比较熟,所以来到了暨大。”目前担任我校药学院院长的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丁克此前也是在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工作,和蔡倩的办公室在同一楼层。

蔡倩的研究领域是药物合成和有机合成。做药物首先就要发现化合物,但是化合物有很多结构,合成比较难,这也是他一直要攻克的难题。“目前我们在做两方面研究,一方面是小分子药物,现在正在申请抗肿瘤的小分子抑制剂专利;另一方面就是研究手性杂环结构。”蔡倩认为,科研其实就是一个遇到很多难题的过程,每天都有各种问题需要解决,当发现了一个新的合成方法,就非常兴奋,所有的辛苦都值得。除了做科研,蔡倩还担任国内药学期刊杂志的编委。他表示,以前发文章都是以英文为主,投稿期刊基本都是国外的,但是随着国内同仁的努力和相关学科影响力的增强,大家开始注重发展自己的期刊,文章也逐渐往国内投,争取让国内的几本期刊不断往上走。

“科研本身也比较繁琐,以前我爱好很多,但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在实验室和办公室。”蔡倩认为,兴趣和坚持是做科研的不二法宝。“兴趣很重要,尤其是做基础理论研究,既不讨好,也不挣钱。做研究不一定要考虑有什么目的,而是要关注研究本身。在研究生期间做的研究没想过要去解决问题,仅仅就是自己感兴趣。但是当别人利用到你做出来的研究成果时,你会感觉这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在浮躁的现代社会,少有人能够保持初心,耐住寂寞。蔡倩却一直坚持自己的研究方向,不断钻研。他同时也认为,坚持不等于固执。“如果你的方向感觉没有意思,做下去意义也不大;如果有意思,就坚持下去,肯定会有成果。我也放弃了很多课题,有些课题很难和别人竞争,关键是要找到自身的研究特色。”

对于目前学生学习的状态,蔡倩也表达了自己的一丝忧虑。他认为,坚持阅读文献、了解所学领域,是一名研究者的基本功。现在的学生抗压能力不强,心态也比较浮躁。“我们有很多很好的课题组,但是有的学生并不能胜任。很多学生不太愿意钻研课题,老师怎么说就怎么做,自己课后并没有反思和钻研。做科研除了在实验室做实验,还要多看文献、多思考。”对此,蔡倩也一直在摸索教育和培养方法。他希望调动学生的学习自主性。“我在给研究生上课时,会提前布置作业,让他们去看文献自己讲,我在下面提问题。”

“我有‘自知之明’,也享受呆在实验室里,这就够了。”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作为学者,能够怀抱初心,耐住寂寞,在自己的一方天地俯首耕耘,也是一大幸事。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