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人物

田明:对学生,永怀赤子之心

字体: 2018年09月18日 浏览量: 来源: 《暨南大学报》第679期 作者: 本报学生记者 周亚东 发布:新闻中心

田明,哲学博士,博士后,暨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辩证法与历史哲学,在《马克思主义与现实》等核心期刊发表文章10 余篇,主持国家社科基金、教育部等各级别科研项目多项,出版专著两部,译著一部。曾获广东省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青年教师教学基本功大赛一等奖,暨南大学本科教学竞赛特等奖,暨南大学本科教学校长奖等。2018年8月,田明获得第四届全国高校青年教师教学竞赛思想政治组一等奖。

政治类公选课在大学一直处于尴尬的境地。然而,在暨南大学,田明讲授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这门课却是最受学生欢迎的。能够成为学生朋友圈里的“红人”,不仅得益于他热情亲和的性格、有趣且干货满满的教学风格,更源于他对知识和学生的赤子之心。

辛苦备战 终见彩虹

语速极快、脚步匆匆,看起来活力满满的田明在谈到这次青年教师竞赛时的第一感觉是“累”。“准备的过程其实特别煎熬,赛前有一段时间压力大,团队氛围很沉闷。正巧有一天广州下了大雨,大家抬头突然发现了一道彩虹在天空划过,当时团队所有的老师学生都特别兴奋,一个学生甚至为了拍照从椅子上摔了下来。”风雨后,见彩虹。8月底,第四届全国高校青年教师教学竞赛决赛在浙江师范大学举行,来自全国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共105所高校129名选手参赛,田明获得了思想政治组全国一等奖。他表示,从校赛,到省赛、国赛,自己经历了一次深刻的洗礼。“以前自我感觉教的还行,但在这次准备国赛的过程中,感觉离目标差距好远。我在省赛之前甚至‘哭’过一次,怀疑自己能不能做好。”

田明研究哲学已近10年。自2013年来到暨大任教,他突破传统的思政课教学方法,以其独特的授课方式将书本上深奥晦涩的概念变成贴近学生的可实践的道理,有理有据、激情高昂的演讲式教学广受暨南师生好评。为了将学理内容讲得更通俗易懂,田明会将学理内容分解,或抛出小问题让学生们来抢答,或列举身边实例解析哲学原理。幽默风趣、抑扬顿挫的语言频频引爆“笑点”,热烈的讨论气氛让《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一课真正地活跃起来。每次课后,不少学生都纷纷发朋友圈表示自己被“圈粉”。

在这次备战国赛的过程中,田明依然不断反思完善自己的教学方式。“在各位专家的指导下,自己的教学理念和方法获得了质的提升,尤其是对本科教学的理解和以前都不一样了。”田明调侃道,“就以课件来说,我过去的课件全是文字,自己还觉得很骄傲,但是现在回头看觉得这些离成熟还有很大差距。”

不管从形式上,还是内容上,国赛相比省赛都更加严格,甚至到“死板”的程度。谈到这次获奖,田明认为,全身心的投入必不可少,除了授课之外,4个月来他所有的时间精力几乎都放在比赛准备之中;其次是明确的问题意识,思政课的内容差不多一样,但之所以能够分出来一等二等三等,主要在于讲者的理解和诠释,既要形象生动,又要有理论深度。

“学生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

在田明看来,上课是一种享受。“每次暑假我都会想怎么还不开学?好不容易捱到开学,赶紧跑上讲台讲个痛快。”田明初中的时候已经萌生做老师的想法,不过原因却有点不寻常。“有的老师讲课我很喜欢,有的不喜欢。特别是遇到讲课缺乏吸引力的老师,我就会想如果我是老师,我就不会这么讲。我初中、高中、大学都在这么想,正因为对这些老师的讲课有所反思,才知道自己要去做什么。”

田明认为,教学分为心法和方式两部分,所谓心法就是在情感上和内容上全身心投入。“我目前能力还有限,但是我一定要百分百把自己所学全面地在课堂上展现出来。”而最好的就是“古典式”的教学方式,老师在讲台上一手讲义,一手粉笔,黑板上满满当当。“现在的多媒体教学仅仅是手段,更为关键的是老师必须具有一定的气质和能力。”

对于自己形成的独有教学风格,田明表示,其实刚开始上讲台的时候是由于害怕,不自觉地提高声音为自己壮胆。后来不害怕了,是因为讲兴奋了以至于忘记自己声调很高。“尤其是讲到学生经常犯错,纠正不过来的地方,我最容易兴奋。”田明笑道,“在这次国赛培训的时候,专家经常做出下压的手势,示意我不要那么激动。”

对待学生,田明丝毫不马虎。无论是本科生、研究生,他坚持每学期重新备课,虽然不一定都是全新内容,但一定会有删减和新的阐述。每次同学们反馈的信息他也会仔细阅读,学期结束之后及时反思,不断完善自己的教学方法。

“学生对我的认可,关键还是在于学生渴求知识。学生不是不想学,而是需要老师的引导。我记得刚开始讲课的时候,知识并不是很系统,但学生依然很认真。”对于暨大的学生,田明赞不绝口。“我一直认为暨大学生求知欲非常强,如果求知欲不强,老师掏心掏肺,学生可能依旧无动于衷。暨大学生的整体素质以及对人文精神、科学精神的渴望都让人印象深刻。”

“马克思主义不是枯燥,而是不够枯燥”

田明从大学开始学习哲学以来,就和马克思主义结下不解之缘。他享受思索的乐趣,闲暇时更是喜欢一边钓鱼,一边琢磨问题。对于现在一些学生不了解马克思主义就盲目排斥的现象,他认为,这就是自己开设《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校级公选课的意义所在,他希望能够让更多的人真正了解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不是枯燥,而是不够枯燥。”田明坦言,很多学生不愿意去学马克思主义,不是马克思主义不重要、过时了,而是因为重复频率太高。“初中讲、高中讲、大学讲,讲来讲去,只有物质决定意识、实践决定认识那几句话,学生对这种语境太过疲乏。”秉持这一理念,田明用了最“枯燥”的学理性梳理式教学方法,将“问题从哪儿来、马克思如何解决这些问题、马克思还留了哪些问题给我们解决”的学理研究路线逐层剖析,同时注重马克思主义一直提倡的对现实的关怀,将自己最新的科研成果倾囊相授。这样“枯燥”的、学理性极强的教学方法却让学生很爱听。同学们纷纷表示,“田明老师让我重新认识了哲学,重新认识了马克思主义。”“以前大家都不喜欢上政治课,觉得枯燥空洞无味。但是现在大家的学习热情都特别高,还有学生在课后经常找老师讨论问题或者主动阅读相关拓展书目。”

目前,田明正在做“马克思主义认识论演变”相关研究。“我的科研都是紧密联系教学实际的,教学可以给科研很大的营养,很多时候我写的文章都来源于学生问的问题。比如学生经常会犯机械唯物主义的错误,这就跟马克思主义研究过程有关。马克思主义在认识论上是有争议的,而其哲学思想也是蕴藏在政治经济学等之中的。因此需要梳理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发展脉络并从中寻找当代马克思主义与当代中国语境重构的契机。”如今,在田明等老师的引导下,同学们的到课率、抬头率和点头率都有明显提高。这也得益于学校和老师的积极转变,打造“优秀教学团队”“精品课程”“教研平台”,让学生真心喜欢、终身受益,真正有获得感。

采访的最后,田明念念不忘,“虽然现在的学生升学、就业、考证压力特别大,但社会需要有智慧的人,这些只能在读书中获得。希望本科生无论什么专业,至少在四年之内,把《资本论》第一卷读完。”

周国平说:所谓好老师,一是热爱智力生活,热爱知识,有学习、思考、钻研的习惯;二是爱学生,拥有广博的“父母本能”,真正把学生当作目的。在第34个教师节来临之际,祝福田明老师节日快乐,也祝福全体老师桃李满天下!

文/周亚东

网络编辑/周亚东

点击进入【第679期 数字校报】:https://newspaper.jnu.edu.cn/#conid=6813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