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人物

罗立群:始终保持对学术单纯的向往

字体: 2018年06月05日 浏览量: 来源: 暨南大学新闻社 作者: 陈泽华 发布:新闻中心
摘要:六十载人生岁月里,罗立群经历了多次职业选择与更迭。如今的他,在暨南三尺讲坛上辛勤耕耘,为教育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在教书育人上,他严而有情,循循善诱;在做学问时,他潜心思考,治学求深。正是这份恪尽职守的责任感与热爱之心,让他在教学与学术研究上收获了丰硕成果,并乐在其中,孜孜不倦。

谈及人文学院教授罗立群,同学们对他丰富的职业经历感兴趣,更为他深厚的学术素养折服。年届花甲的他,依旧精神矍铄、风度翩翩。

罗立群出身于警察世家。当司法警察退伍后,职业分配去向繁多。出于对文学的向往和热爱,他选择步入编辑出版行业,开启了十余年出版生涯。2006年,已成为资深编辑的他选择离开出版社,走向暨大讲坛。他坦言,如果说警察到编辑,是任期已满的被动转变;那么从编辑到教师,则是他主动的选择。

“我一直热爱文学,编辑行业文化氛围浓厚,是我所喜爱的。那时我也爱写作,但多是鉴赏型、书评式的文章,缺乏深度研究。”对学术净土的向往,让他放下编辑工作,来到大学校园。此后,他沉浸在纯粹的学术氛围里,一面教书育人,一面潜心学术研究。

(罗立群做讲座)

“严师”用满满“干货”启发学生学与思

司法警察的经历养成了罗立群严格认真的一贯作风。已毕业的2012级陈同学回忆起罗立群老师上课的情景,依然印象深刻。“一次上古代文学史的连堂课,一个男生中途逃课,回来上第二节课,罗老师看了一眼就点出其名字,并严肃批评。”大二的刘同学认为,罗立群老师严格的课堂纪律要求背后,是希望同学们学有所成的苦心。

然而,罗立群并不是高高在上的“严师”。严格要求学生的同时,他通过循循善诱的教学方式,注重引导启发学生思考。无论是专业课还是选修课,罗老师的课堂到课率都相当高,也鲜见学生在课堂上玩手机。他用信手拈来的故事、满满的“干货”,启发学生们的听课积极性。

罗立群时常鼓励学生们多读书,认真思考。此外,他注重培养学生活跃的思维与悟性,开阔他们的文学研究视野。“老师学养非常深厚,在他的悉心指导下,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顺利地开始了研究生生涯。”陈同学对罗立群老师满含钦佩与感激之情。

化“武侠、红楼”情结为学术向往 潜心研究

罗立群现任中国武侠文学学会副会长,在武侠小说研究方面兴趣颇深,成果显著。“我上中学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课外书可看,难得接触到武侠小说,一下子就‘沉迷’进去了。”读研时,这个爱好牵引着他去研究武侠小说,并在毕业后出版了第一部个人著作《中国武侠小说史》。当时,这一领域的研究还未得到广泛关注,罗立群的研究颇具开创意义。在出版行业担任编辑期间,他结识了许多武侠小说作家,加深了对武侠小说的理解,在这条研究道路上越走越远。

他沉醉于武侠世界的刀光剑影,亦痴迷红楼儿女的青春情怀。刚强与阴柔,两种相反的风格都强烈地吸引着他。罗立群的红楼情结,同样源于中学时期。那时他向别人借阅《红楼梦》,一读就爱不释手,废寝忘食,达到“几乎书里所有诗词都能背”的程度。上世纪90年代起,他开始撰写红楼梦的研究文章;如今,在暨大担任人文学院教授的他开设了“红楼梦与中华文化”课程。2017年,罗立群多年的研究与教学心得诞生了《红楼梦导论》,该书是对其开设的《红楼梦》课程的总结,体现了他对《红楼梦》的独特认识和思考。他补充道:“虽然研究《红楼梦》的人很多,但只要你细心阅读,还是能读出自己的体会。”目前,他已出版学术专著7种,译著1种,主编辞典、文集5种,在《文学遗产》《明清小说研究》《红楼梦学刊》等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70多篇。

“现在整个社会都浮躁,大学教育亦然,越来越商业化、功利化,这是通病。”罗立群感慨地说,“对一个学术研究者而言,保持对学术单纯的向往,有一颗沉静平和的心,认真阅读与思考,不仅对做学问有利,对人生也有利。“

被问及在丰富的职业生涯中,最热爱哪一份工作时,罗立群脱口而出,“最喜欢当大学老师。一是可以潜心学术研究,处在纯净的文化氛围里,保持独立思考的精神;二是我喜欢与年轻人接触。跟年轻人多待在一起,显得自己也年轻了。”

 

(罗立群生活照)

(暨南大学新闻社 文/陈泽华 图/受访者提供)

责编:李伟苗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