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人物

吴军:杰出青年:一条国际化的科研路

——访我校引进人才、“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吴军教授

字体: 2014年05月04日 浏览量: 来源: 暨南大学报 作者: 李心宇 发布:新闻中心
摘要:吴军教授现任暨南大学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他是2011年度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同时也是中国药学会海洋药物专业委员会委员。

暨南大学引进人才暂行办法:

    为了实现打造“侨校+名校”的战略目标,学校根据学科建设发展规划,主要向重点学科、科研基地以及学校近期重点发展的学科倾斜,并坚持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择优引进。引进人才的对象包括在国内有重大影响或在国际上有一定知名度的高层次人才,特别是学科带头人、境外获得博士学位的归国人员和创新团队,从而为我校教学、科研和学科建设提供有力的人才保障。

 

谈人才:引进来做什么

    2012年7月,吴军教授作为引进人才来到了暨南大学,现任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吴军教授是2011年度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同时也是中国药学会海洋药物专业委员会委员,The Open Natural Products Journal 杂志编委,德国Heinrich-Heine-University Düsseldorf药物生物学和生物技术科学研究所高级访问学者。

    此前,吴军教授就职于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从事红树植物来源的天然药物先导结构发现研究。在谈到“引进人才”机制时,吴军教授对比了研究所与大学的差异,阐述了他进入暨南大学的原因。首先,从生源方面来看,暨南大学比研究所有着绝对的优势。“研究所学生数太少,一个博士生导师最多可以有一个硕士研究生和一个博士生”,吴军教授认为生源的劣势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学生的培养体制,也阻碍了学科的发展前路,“而我们暨南大学有着人力资源的优势,能够更好更多地培养人才、做好科研”。其次,从学科发展角度来看,暨南大学的学科建制齐全。吴军教授指出,“药学是一个交叉学科,暨南大学拥有比较完备的学科体系,有利于不同学科方向之间的通力协作,而研究所学科较为单一,不能满足科研工作的多元化需求。”“校领导的支持力度很强,我们也学会了与各职能部门进行良好的沟通”,吴军教授笑着说。

    “暨南大学还需要加大力度引进人才。”吴军教授认为,从暨南大学的角度出发,我们在人才构成方面还有不足,“顶级人才的引进将是必由之路,而这也是广东各高校同样面临的问题。”此外,吴军教授更关注学校“引进来”的人才要“做什么”。如何规划人才,提升学校的整体科研水平,这才是人才引进的关键所在。

坚持科研十二载

    吴军教授十分随和,也很健谈,他在周转楼的临时办公室里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研究历程。

    2001年,吴军教授取得北京大学生药学专业博士后,回到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并开始着手对木果楝属等热带红树植物来源的天然产物进行探索,从该属植物中发现了20余个新碳骨架柠檬苦素。“天然产物研究对生物资源有依赖性。红树植物在我国分布的生物多样性中心是海南岛,但海南岛的红树植物种类有限,我们不得不寻求国际合作的途径。”

    2007年,吴军教授前往德国杜塞尔多夫大学进行访问。后来与德国学者合作,应用CD光谱的量子化学计算技术确立了碳骨架新颖的柠檬苦素化合物Xylogranatins F-R的绝对立体化学。2008年,该研究成果刊登于欧洲化学会的著名化学杂志Chemistry-A European Journal。与此同时,吴军教授于2007年拓展了与印度学者间的在红树资源方面的合作,有机会研究了印度木果楝属红树植物的柠檬苦素。资源的拓宽也令他重新认识和凝练自己的研究方向,并取得了突破性阶段成果。2012年他又开始与泰国学者合作,希望可以进一步对东南亚的红树植物进行探索。

    在吴军教授眼中,他的研究经历就好像一个说不完的故事,而故事中最重要的主线便是“国际合作”。他希望通过国际合作的途径将科研“故事”做大做深,多年来他与美国、德国、芬兰、印度、泰国等国家的相关学者都保持着良好的联系。

    采访中,吴军教授也指出了现今国际科技合作的实质性问题。他认为,发展中国家需要联合起来、互通有无,利用自身的资源优势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而不能一味地指望欧美国家的协助。吴军教授经常奔波于东南亚各国,参加国际会议并做报告,“在学术、科研的辐射方面,我们中国人在东南亚的影响力较弱,还不及印度”,“来到暨大我也特别希望推进青年学者、学生多到东南亚走走看看,加强交流与合作,也了解彼此的优、劣势”。

    吴军教授也多次强调了暨南大学的“国际化”优势,“未来的竞争势必是科技的竞争,而中国的科研也要走国际化道路,现在的青年学者如果具备国际化视野会对暨大、乃至整个国家的兴旺有益”,吴军教授向暨大学子建议道。

    如今,吴军教授共主持和参与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国家海洋863计划、中国科学院知识创新工程重要方向项目、广东省重大科技专项等项目20余项。已发表的科研论文达100余篇,其中包括Nat. Prod. Rep.,Chem.-Eur.J.,Org. Lett.,J. Nat.Prod.,Phytochemistry等国际SCI杂志论文80余篇。

    多年来,吴军教授不仅在红树植物来源的活性先导化合物发现、作用机制与构效关系上有着突破性的成果,其研究兴趣还延伸到南海特殊微藻与微生物次生代谢产物的结构和功能等。问及研究心得,吴军教授强调“持之以恒”是最重要的,近12年对红树植物天然产物研究的坚持才让他有了今天的成绩。此外,吴军教授也指出了目前天然产物研究中存在的问题:“很多学者将研究重心放在寻找新结构上,文章发表后没有后续下游科研工作;但我们希望发现一些重要的化合物去解决人类面临的重大疾病问题,或者其它重要科学前沿问题。”

有魅力的良师益友

    去年刚来到暨南大学的吴军教授还没有正式投入教学工作,但学院里早已有学生强烈希望吴教授开课的要求了。据悉,吴军教授将在下个学期开始授课。

    吴军老师对学生有着严格的要求,也正是这份严格培养出了优秀人才,包括2011年度中国科学院百篇优秀博士学位论文奖的获得者李敏一博士。

    采访中,记者遇到了两位吴军教授的学生和助理,也从他们的讨论中看到了更加真实的吴老师。

    本报记者:谈一谈你们眼中的吴老师是什么样子的吧。

    李博士:吴老师很实干,他在实验方面十分严厉。尽管平时他很忙碌,但会经常关心我们的实验情况。

    申博士:吴老师的科研实力很强,而且终坚持在一个方向,研究得很钻很精。另外,吴老师的眼光独到,有国际化的视野且与各国学者间的合作目标、分工都很明确,而且保持着良好的互动。

    本报记者:成功的人通常都对自己的事业有着特别的偏执,吴老师也是这样的吗?

    申博士:做天然产物研究资源是很重要,想当年吴老师都是自己去砍树的。吴老师真的是身体力行,不是只坐在办公室里指挥别人干什么,而是真真切切地去体验大自然。近年来,吴老师的研究方向不断地交叉,兴趣越来越广,很多人都觉得很神奇。其实,这些都是吴老师多年累积下来的成果。

    李博士:吴老师可以把之前学的东西有机结合起来。他大学学的是中医,现在他也把一些中医的思想与科研工作联系起来,做出了一些尝试。

    本报记者:私下里的吴老师是怎样的呢?

    申博士:亲和力比较强,平易近人。你看我们和他说话就可以看出来,他很随和,沟通能力很强,可能这也是他和外国人合作成功的原因之一吧。

    本报记者:吴老师刚到暨南大学,在这期间你们的沟通会不会有一些困难呢?

    李博士:吴老师虽然有申请项目、实验室建设等很多事情要忙,但还是经常指导我的论文和实验。

    申博士:吴老师给了我们很多的信任,放开手让我们做,大家一起磨合、交流。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