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媒体暨大>最新

【重庆商报】专访暨大张弓教授:真正的创新是打破思维定势

字体: 2017年09月30日 浏览量: 来源: 重庆商报 作者: 发布:新闻中心

在刚刚结束的HUPO大会,张弓教授团队凭借自主研发的翻译组测序,全球首次发现数千人体新蛋白,成为众多媒体关注焦点。

据悉,张弓教授本科就读于武汉大学国家生物学人才培养基地,2005获德国汉堡科技大学—生物技术硕士学位,2009年凭借博士论文与答辩德国最高成绩(summacumlaude,最高荣誉),获得德国波茨坦大学博士学位。

回国后,张弓教授任暨南大学命科学技术学院研究员、博导,并于2012年带领其科研团队,成功创立翻译组学,此次人体新蛋白质之所以能被发现,翻译组测序功不可没。

与常规印象中,严肃、冷静、惜字如金的科研人员不同,生活中的张弓教授是一位想法十分有趣、新奇的人,即使是出席一些高规格的学术会议,张弓教授也很少西装革履,经常穿一件HelloKitty的T恤在会议现场侃侃而谈,逻辑严密又不乏幽默,让人印象深刻。

为进一步了解张弓教授的科研世界,探秘中国科学家发现新蛋白背后的故事,特邀张弓教授接受此次专访。

Q:您认为在国外做科研与在国内做科研有什么区别?

张弓:在国外,你做得再好也是给外国人打工,很难进入所谓的“主流圈子”,而在国内做科研,起码不存在歧视问题,发挥空间更加自由。另外,本届政府的新政使得国内从制度上更容易利用商业平台来扩展研究能力,产学研结合在科研层面上比国外效率要高得多。

Q:您认为要成为一名拔尖的生物学家,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

张弓:第一是自信,相信自己的东西比别人强,尤其是比外国人强。第二是社会责任感,这是决定研究有没有社会价值的根本。第三是多学科交叉能力,现代科学的根本性突破几乎都是在学科结合部出现的。第四是少读文献,多自己思考。读文献读多了,就容易被别人的思想束缚住,难以跳出窠臼而开天辟地。

Q:您认为生命科学研究的前景怎样?

张弓:我始终认为,一个科学家如果拿纳税人的钱来做研究,他的成果就必须为社会带来利益——例如你能用你研发的新疗法挽回哪怕一个人的生命,或者是让人们的医疗支出能降低一半。现在国内科研有两个方向性错误:一个是重论文轻应用,另一个方向性错误是故意炫技却推高了医疗成本,各种新技术层出不穷,但让病人倾家荡产之后,并没有见到治愈率有什么根本性的提高,这和便宜又好用、拯救了几百万第三世界穷苦人民生命的青蒿素相比,高下立判。这些问题是世界性的问题,如果能避免,生命科学研究的前景就非常光明。

Q:能谈谈您所在的科研团队吗?平时大家的工作方式是怎样的?

张弓:我们实验室的学生非常有激情和活力,大家相处都很融洽,都很能开脑洞,而且最难能可贵的是都很有理想主义精神,这可以让他们根本不管现实的压力甚至困窘,潜心研究,最终取得很好的成果。

Q:您所在的科研团队是通过什么契机发现人体新蛋白的?

张弓:2012年我们成功做出来世界上第一个人细胞的翻译组测序,可以看到所有正在被翻译为蛋白质的mRNA,而且精度非常高。当我们仔细梳理结果数据的时候,我们震惊地发现有1397个人们以往认为是“非编码RNA”(即不会翻译成蛋白质的RNA)竟然也在我们的结果中,证明它们也能被翻译为蛋白质,而且这些新蛋白在肺癌细胞和肺正常细胞中差异非常大。

Q:最后能谈谈您出席各种会议、分享会的时候,为什么爱穿HelloKitty吗?(笑)

张弓:有两层含义。在家里,我老婆是Kitty猫,我是叮当猫,所以我把Kitty猫穿在身上,这是第一层含义。第二层含义是我要用这种视觉的方式告诉大家,这才叫真正的创新。可能大家已经习惯性认为Hellokitty是女生穿的,从来没想过男生也能穿,那好,我就穿给你看,并且效果还不错。在新蛋白这个事情上也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因为那5000多个新蛋白,都是以往被人们习惯性地认为是根本不存在的。

通过这次采访,让我们看到了生物学家更为丰富、立体的一面,非常感谢张弓教授接受此次采访。(2017-9-28)

 

责编:苏运生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