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暨南要闻>要闻

【暨南精神与中华文化传承人·暨南传奇】鲁迅与暨南结缘的那些事

字体: 2019年09月05日 浏览量: 来源: 暨南大学校友会 暨南大学新闻中心 作者: 李梅 容悦 倪诗婷 郑永良 发布:新闻中心

编者按

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学校时,指出暨南大学人才济济、名不虚传、作用独特、前程远大。

113年来,暨南大学矢志不渝,注重以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道德文化培养造就人才,建校至今共培养了来自世界五大洲170多个国家和港澳台地区的各类人才30余万人,皆成为传播中华优秀文化的火种

【暨南传奇】栏目,将通过一个个故事重现鲜活历史,回溯暨南传承的脉络,呈现暨南群星璀璨的精神感召。传奇是时间的拓片,它是故事在岁月的层层夹缝中沉淀的结晶,印刻着历史的脉络和时代精神的剖面。暨南大学走过的113年岁月,同样一层层拓下了暨南人的风貌。百年暨南的年轮当中,正藏着许多被历史淘洗得熠熠生辉的传奇人,传奇事。

鲁迅(1881-1936),出生于浙江绍兴,原名周树人。中国现代著名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和教育家,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重要参与者,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人。毛泽东曾评价,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

鲁迅在其一生的最后十年上海定居时期(1927-1936),与当时设在上海真如的国立暨南大学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他不仅曾三次为暨大师生讲演,观看暨大学生的演出,同情、支持暨大学生的爱国民主活动,而且还与暨大的一些学者及侨生中的文学爱好者往来频繁。

结缘暨南

他曾数次推荐有识之士到暨南任教

1927年郑洪年任暨大校长,其时“第一流学者云集真如;齐足并驾,各聘千里”,暨大师资队伍鼎盛。鲁迅与暨大的一些老师保持着密切联系。

真如时期,鲁迅的弟弟周建人在暨南大学生物系任教,1927年暨南改组后延聘了一批与鲁迅有接触的暨南教师,鲁迅与暨南由此结缘。从《鲁迅书信集》中刊发的与鲁迅通信的对象看,许杰、郑振铎、曹聚仁、赵景深、施蛰存、林语堂、张天翼等都曾先后到暨南任职任教或讲学。

(真如时期的暨大校门)

这一批学者教授中,与鲁迅通信最多的是郑振铎与曹聚仁,分别达58封和24封,可见交往之密。

另据鲁迅1928年-1936年日记,在上海时期鲁迅至少与当时在暨南任教的八位学者有所往来,刘肖愚1928年起任暨大历史教师,鲁迅日记中有23处提起他。青年诗人汪静之,鲁迅日记中也有多处提及。

在何炳松主持校务,郑振铎任文学院院长期间,鲁迅曾数次向他们介绍和推荐有识之士到暨南任教,如郁达夫、台静农等,但因当时的教育部阻挠,最终未成。

三次讲演

他让暨南师生印象深刻

1927年暨南大学改组,首任中国文学系系主任夏丏尊教授与鲁迅有较深的友谊。鲁迅到上海不久,夏丏尊邀请其到暨大讲演,刚成立的中文系也以“暨南大学一年级同学会”的名义发出邀请,鲁迅欣然答应。

11月6日上午,鲁迅在夏丏尊陪同下,前往暨大同学会租用的福州路华兴楼饭店,作了《关于文艺创作和读书方法》的讲演。同学会中多是侨生,久闻鲁迅大名,各院的学生也闻风而至、慕名而来,房间被挤得满满。讲演后,他们就在华兴楼共进午餐,相谈甚欢。

同年12月21日,在暨大任教的章衣萍再次邀请鲁迅到校讲演。他们两人早在北大期间就开始来往,交情甚笃,鲁迅自然爽快答应,再次为暨大学生讲演了《政治与文学的歧路》。在讲演中,他强调进步文学家不能脱离现实,一定要参加到社会中去,使作品“就在写我们自己的社会,连我们自己也写进去”,“连自己也烧在这里面”。内容映射当时的国民政府限制人们的言论自由的专制作风。

关于这次著名讲演的记录稿有两个版本。其一是曹聚仁以刘率真的笔名记录发表的,署周鲁迅讲。鲁迅请杨霁云将曹聚仁记录的《文艺与政治的歧途》一文正式编入《集外集》,一方面反映了曹聚仁的记录稿比较真实记载了当时的讲演内容,另一方面也可见此文之重要。

后来曹聚仁创办讽刺杂志《涛声》,鲁迅不断投稿支持。多年后,曹聚仁写出了《鲁迅评传》,被评为“还原了有血有肉的鲁迅”,与把鲁迅神化得“高、大、全”的潮流形成鲜明对比。

1929年12月4日,应暨大学生周正扶等邀请,鲁迅第三次前往暨大讲演,讲题为《离骚与反离骚》。鲁迅从中国古代诗人的发牢骚谈起,简要分析了古往今来发牢骚的几种原因、方式,逐渐切入主题。他论证了离骚就是牢骚,要改造社会、变革现实不能依靠消极地发牢骚,分析了古往今来发牢骚的各种方法与策略,并一一给予讽喻。这篇讲稿由郭博如记录,署周鲁迅讲,刊登于《暨南校刊》。

据当年新加坡华侨学生苏乾英回忆,鲁迅先生的讲话,“语调缓慢而有力,态度自然而语言幽默,给人印象非常深刻。”“鲁迅先生讲完话以后,听众报以热烈的掌声……争先恐后地把他围在中间,请他签名留念。”

鲁迅先生的讲演亲切自然,极有声势,他不是叱吒风云、锋芒毕露的口若悬河,而是像长辈在为孩子们讲沧海桑田的故事。正如后人所回忆的,“他幽默而泼辣地指斥当时的黑暗势力。每当讲到得意处,他就仰天大笑,听讲的人也都跟着大笑,那满屋的大笑声直震荡了黑暗势力的神经。

鲁迅在暨大的三次讲演,尽管谈的主要是中国小说史上的人和事,以及文艺上的论争,但实质上这是鲁迅对历史的独特省察与评判,对社会的分析和透视,对国民性弱点的揭露与针砭。鲁迅平等对待学生,始终保持一种共同学习、教学相长的谦虚态度。他从不装腔作势,以导师自居,以学者自诩,从不强迫学生接受他的观点与主张。他以平常、朴素的语句,商榷的口吻,把现实中的美与丑,善与恶,真实与虚伪,光明与黑暗,展现在青年学生面前,启发学生去思考去探求,从中得到启迪,获得教益。

心系学生

他关心扶植暨南文学青年

经过了公开讲演之后,鲁迅与暨大学生逐渐熟悉,在日常生活中,他也与学生密切接触。

1927年暨南升格为国立大学后,学生社团组织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其中 “秋野社”是当时暨南最有影响力的学生社团。鲁迅与“秋野社”的陈翔冰、郑泗水、温梓川等交往较多,在日记中多次提及这些学生。由于“秋野社”成员多系侨生,他们在《秋野》上发表了不少充满异域情调的习作。对于《秋野》鲁迅也是每期必看,有空时还指点他们的写作,对他们予以热情扶持。鲁迅的讲演稿《文艺与政治的歧途》最早是在《秋野》上刊登的。

(“秋野社”成员合影)

(暨大校园期刊《秋野》)

除“秋野社”外,在鲁迅成立“左联”的号召下,暨南大学成立“左联”小组,外语系学生何家槐坚持小说创作,并在左联中任重要职务,受到鲁迅的赏识。

鲁迅还与暨南学生张秀哲等保持着联系。张秀哲是台湾学生运动中的中心人物,曾创立“广东台湾革命青年团”,机关报《台湾先锋》。鲁迅对其颇为赏识,在他的日记中多次提及这位来自台湾的暨南学生,支持其爱国之举。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学生运动的中心转移到真如暨南。1933年12月21日,国民党对包括暨南在内9所高校进行搜捕,打击学生运动。鲁迅听闻后非常气愤,在给姚克的信中表明了对学生运动的同情和关怀,对国民党政府对学生革命活动的镇压进行了揭露和批判。

鲁迅与暨南的关系,是其教育思想与实践活动的一个缩影。他一生以文艺界、教育界为主要战斗阵地,正式社会职业也主要是教育工作。鲁迅从事教育活动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如到学校讲演,从事文学创作,关心、扶植文学青年等。

2011年4月7日上午,鲁迅生平展“人间鲁迅”在暨南大学图书馆一楼开幕。“人间鲁迅”名字取自广东作家林贤治先生的鲁迅传记《人间鲁迅》,这也是第一次以‘人间鲁迅’作为鲁迅生平展的主题。此次展览以60个展板上的三百多幅图片,全面展示了鲁迅丰富多彩的一生。

(展览现场)

作为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和现代著名的教育家,鲁迅以其勇敢、深刻的言行,在暨南校史上镌刻下了浓重的一笔。

(整理编辑 | 李梅 容悦 倪诗婷 图片制作 | 郑永良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