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暨南要闻>暨大头条

【暨南红色基因】从百年侨校,走出“咱当兵的人”

字体: 2020年11月06日 浏览量: 来源: 作者: 闫芳 发布:新闻中心

“你们为国家和人民做出了突出贡献,为学校赢得了荣誉,是当之无愧的暨南英雄,值得全校上下学习!”2020年10月23日上午,暨南大学纪念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暨纪念章颁发仪式在学校本部举行。学校党委书记林如鹏在会上代表全体师生向老战士们表示祝贺,并郑重地为老战士们他们一一戴上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统一颁发的纪念章。

(林如鹏为抗美援朝老战士佩戴纪念章)

“相比起早已牺牲的197653名战友,我们很幸福了,相比他们的伟大,我们渺小得不值一提。”学校抗美援朝出国作战的代表、学校原党委副书记关汉夫同志受邀发言,数度哽咽。

暨南大学,这所拥有114年历史的“华侨最高学府”,三起三落五次播迁,曾在中华民族抗日战争史上写下华侨子弟英勇报国、可歌可泣的动人诗篇。作为中国第一所由政府创办的华侨学府,它在国家遭遇战乱、人民流离失所的困境中率领师生奋力抗争,在民族危亡之际号召海内外校友慷慨解囊,它培育的热血的暨南青年化身“志愿军战士”义无反顾奔赴朝鲜战场,“以笔为剑”“舞刀弄枪”,“红色血脉”百年来薪火相传……新一代莘莘学子继续接过前辈手中的枪,携笔从戎投身强军伟业。

翻开百年校史,每一个鲜活的人物背后都是与时代串联的豪情,诉说着这所担负特殊办学使命的大学,自它创立之日起就刻进骨子里的“忠诚”与“担当”。

抗美援朝:拿枪拿笔也拿刀的“志愿军战士”

此次颁章仪式上,学校只有10位老战士到场。但其实荣获纪念章的一共有14位,其余人员因病等原因未能出席……从现场人员断断续续的表述中,我们依稀可以拼凑出70年前那场战争的零散片段。当年大家都是“各显神通”,有的擅长搞新闻宣传,就参与志愿军办报;有的身手敏捷,就负责通讯和联络,有的医术精湛护理仔细,就去“救死扶伤”,人尽其才只为确保战争胜利。

(参加仪式的老战士代表合影)

后任职学校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的梁洪浩,就是当年活跃在朝鲜战场的“笔杆子”,名副其实的“战地记者”。他身处前线,笔耕不辍,一边打仗一遍写稿。为了协助志愿军办报,他数度奔波于国内和国外战场,只为筹集更多资源,还直接参与了著名的“上甘岭”战役的宣传。或许是因为无法忘记长眠于那片土地的战友,他从不佩戴自己获得的那些军功章,因为“他们都不在了”。战况稍缓时,他抽空回国完婚,随后匆匆又赶回战场。当他第一次见到自己已经3岁的儿子时,孩子怯怯地叫了他一声“叔叔”。战后回国,他仍会在为大学生讲授新闻写作课的时候,穿插战场历练出的写作“绝招”,用百折不挠的战斗精神鼓舞学生珍惜当下来之不易的和平、刻苦学习回报社会。

战场上死伤难免,志愿军医疗队除了救治自己人,也竭尽全力帮助朝鲜人民。不少老战士回忆,当年在异国土地上都有救助当地人的经历。比如老战士肖淑利,就一直对她从雪地里背回战地医院的受伤朝鲜小男孩记忆犹新。而在我方派出的医疗队中,邝公道这个名字绝对是响当当的。作为骨科专家,邝公道的名号享誉华南乃至全国医疗界,他曾在二战后回国参与创办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骨科,在抗美援朝时担任中南医疗队队长。他的一生,都在用精湛的医术挽救他人的健康和生命。1979年暨南大学复办后,他又参与创办暨大附属第一医院……

抗日战争:拥有家国情怀的暨南青年

2019年7月,暨南大学组织了“暨南精神传承人”社会实践采访团,奔赴上海、杭州采访调研曾参与战争或“地下党”活动的老校友。在上海宝山路548号的市北职业高级中学校园里,有一块“国立暨南大学旧址”纪念碑,上有史学大家、老校长何炳松手书的校训“忠信笃敬”。这里曾是抗日战争胜利后暨南大学回沪复校的办学旧址,也是解放前上海“三反运动”的策源地。

(联合采访团与老校友合影)

对此,92岁的1944级教育系老校友沈涌记忆犹新:1947年5月18日,在中共地下党的领导下,暨大和交大、复旦、同济等高校的学生联合开展“反内战、反压迫、反饥饿”运动。当天,学生们从暨大的宝山路校区出发,向市区前行。当队伍抵达外滩公园时,沈涌被推举为学生代表讲话。他大声说道:“同学们,我们团结起来,一定能胜利!”随后继续前进的学生们一连突破五道防线。

1946年考入暨大法律系的李哲寅也参加了那次活动。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暨南人有很深厚的家国情怀,“一个人不能只为自己,不能只考虑家庭,没有国哪有家,没有国家的前途,哪有个人的前途。”

解放后,沈涌回到上海成为一名中学教师。1987年离休后,他创办了一所取名“南声”的培训学校,意为“暨南大学的声音”。现在这所学校已有4700多个班级,培养超16万人次,每年沈涌都会用学校的收入,支持暨大上海校友会活动,反哺母校。

“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当年不少人是听着这首《毕业歌》弃笔从戎的。杨耀宗就是其中一位。他回忆,“沈崇事件”发生后,全国各地的学生都开始了抗议美军暴行的示威活动。已从福建迁回上海的暨大,就和交大一起逐渐成为抗战的“主力”学校。他和同学们也成为主力军的一员。

民主革命时期,暨大师生率先接受近代民主思想,一直站在斗争的前沿,被称为“东南民主堡垒”“革命的摇篮”。老校友们心心念念:“是学校的教育使我们成长,影响了我们一辈子。”而“爱国”“进步”的标签不仅是闪耀在他们身上的暨南精神,也是身处同一时代的暨南学子们伴随一生的荣耀。学校“忠信笃敬”的校训,就是他们做人做事的基本准则和态度——“要爱国、要忠于国家!”

强军兴国:携笔从戎的“人民子弟兵”

2020年7月,正值高校毕业季。管理学院的维吾尔族学生麦吾兰江·麦合木提也和其他同学一样,因为表现优异获得了多家企业的offer,但令大家没想到的是,他最后竟然放弃了高薪诱惑,选择应征入伍,进入武警部队服役。收到入伍通知书那一刻,他激动地说:“能走到这一步我真的发自内心高兴,这离不开学校和学院的支持!”他在新兵日记中这样写道:“风再猛,折不断雄鹰的翅膀。肩扛使命、心怀荣誉,汗洒沙场,不负韶华,就是我不变的初心!”

(麦吾兰江)

在学校的国旗护卫队中,有一名长相清秀身型高挑的男生,叫邹秀锦。他说自己“从小爱看历史书。中华民族历经的耻辱与崛起的历史都告诉我,国家必须要有一支强大的军队来守卫。我,想成为其中一员。”入伍后,他积极表现奋发向上,多次获评优秀。退伍后又带着从军营汲取的“力量”返回校园,追赶学习进度。当他再次审视校园生活,除了热爱,眼里还多了守护的光芒。

(邹秀锦)

香港女生杨莹婷也在国旗护卫队中。她说自己是在一次社团招新的活动上,忽然一刹那就被眼前鲜红的国旗“击中”,想要守护它。因为“望向国旗,就不会迷失方向”。

“我是个男孩子嘛,就应该当兵锻炼!本来高中想去,但是年龄不够,视力也不好。”现在就读于暨大珠海校区的袁翔,向记者介绍自己高中的民兵预备役教官。受他影响,在考上暨大后,袁翔立志从军,并开心地做着“当兵的准备”:练体能,泡健身房,压缩其它开支用于训练。他说在身边人不理解的情况下,学校的辅导员十分支持,鼓励他去参军,因此更加坚定自己的选择。袁翔说,连长临别赠言他:“在部队吃过苦,以后在外面碰到再大的苦也能笑着接受。”

(袁翔)

2020年10月,暨南大学新生训练营闭营。这所没有军训的大学,以“新生训练营”的特殊方式,传递爱国报国的情怀。训练包括如武术学习和一定程度的内务整理,但这些科目对于龙军来说都是“小儿科”了。因为两年前,他就已经考上暨大,如今才办理入校是因为“当兵去了”。作为一名“迟到的新生”,虽然年纪略大,但也更成熟更健壮,他说“这是来自军营的馈赠!”祖籍湖南湘西的龙军,除了2020级体育学院体育教育专业的新生外,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空军退役士兵。

(龙军)

硝烟散去,皓月千里。

夙兴夜寐,靡有朝矣。

这所在两年前接受过习近平总书记视察的华侨高等学府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正如师生所说,“暨南人是有根的,亦背负着历史重任。我们有今天的辉煌,有赖于无数前辈的艰苦奋斗,我们要传承暨南精神,擦亮金字招牌。”这所历史悠久、红色基因深种的大学深深明白:侨校是中国人的侨校,国防是全民族的国防。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康庄大道上,暨南大学作为侨校代表,不会落后也不能落后,并将以它特殊的方式和身份,去履行作为“中国人”的责任。

那些曾迈着铿锵步伐走过国庆大阅兵的解放军女兵,曾来这里讲述“阅兵的故事”;那些冒着生命危险参与维和任务的杰出军人,曾站上“百年讲堂”介绍中国军人“保护世界”的壮举;那些目光坚毅参军报国的可爱学生,在经受过钢铁军营最严格的淬火之后又回到这里。

因为这里,是他们的家,是他们成长的地方,是永远的靠山,一如祖国母亲。

而这所学校与国防和军队的故事,也将一直漂亮地书写下去……

(文:闫芳、杜明灿、周晓萱、萧亮亮)

责编:闫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