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建言献策

【迈向高水平·大家谈】李卫教授:关键在“贡献”

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获得者李卫谈高水平大学建设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5日 浏览量: 来源: 校报编辑部 作者: 温婧
字体:

     “高水平大学建设最重要的还是看贡献,对国家的贡献、对行业的贡献、对地方经济的贡献。在校内,学科、团队的贡献,老师们的参与推动,是最直接的。”——李卫

     《暨南大学报》记者 温婧

    李卫,我校材料科学与工程系教授,2015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同年入选南粤百杰工程培养对象。不久前,又摘得第十三届广东省丁颖科技奖。近日,恰逢《暨南大学高水平大学建设改革28条(试行)》方案出台,作为暨南园里的一位名师,李卫深切感受到分类管理给教师队伍带来的新变化和创新创业项目为学生带来的新契机。

分类管理,打造高水平队伍

    记者:作为一名有突出贡献的名师,您对《暨南大学高水平大学建设改革28条》中哪些印象比较深刻?

    李:《28条》可以说内容比较丰富,涉及层面比较广,还有不少新理念、新提法。《28条》里第一条就说到创新引人用人机制,我觉得这条确实很重要。之前我们比较强调引进,引进一批高水平人才对实现弯道超越是必要的,各学校都在做。但此次学校较大力度地将若干人才支持计划覆盖到校内教师,这是一个有力举措。

    外引和内培不是对立关系,而是一个互补关系。我们校内原有的教师水平挺高,引进的人才水平也高,把这两股力量用好,形成一个良好的互动,让校内原有的教师和引进教师团结在一起,对建设高水平大学肯定有好处。

    现在人力资源开发与管理处已经开始“暨南卓越学者支持计划”“暨南杰出青年学者支持计划”的申报工作,这本身就是一个激励措施,给在校的教师一个更高的目标,让他们拿到更高的薪酬。从另一个角度说,对稳定教师队伍也是有好处的。

    通过这类人才计划的实施,学校引进一批,校内选拔一批,把大家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对学校的快速发展有比较大的帮助。

    记者:作为一名教师您感受到了建设高水平大学带来的变化吗?

    李:有,其实从上学期开学之后,建设高水平大学工作就已经启动了。以我的感受为例,教师队伍的人才管理制度更新工作已经动起来了,教师的分类管理也已明确。学校分为理科、工科、医科、人文社科等七类,分类比一杆秤好,每个人各有优缺点,发挥每个人的优点,让他到最适合的领域去,对学校也是好事。

    除了针对学科分类,还有四种岗位设置,有教研性、教学型、研究型、社会服务与技术推广型。前三个学校原来就有,后面这个是新增加的,现在全社会对这个都很关注。社会服务与技术推广型对工科来说实际上就是技术落地,把技术和行业企业挂钩,这和我的工作有密切的关联。怎么能够技术转移和成果转化成功,能够用在经济建设上去,这个要有人去做,有这样的人才是一个有利的补充。

    我们团队就按照这个类型引进了一位正高职称的老师。他有企业工作的经历,曾经负责过产业技术、也做过企业管理,我们就很需要这种既有学术技术水平,又有企业一线经历的高级人才。如果按原来的岗位设置可能就会错过这样的人才,在一线工作过的人才可能论文写得少,他的重心可能放在技术的研发、使用上去,我们正好发挥他的专长。

服务社会,培育高水平人才

    记者:就像您说的,现在全社会对技术落地都很关注,这是不是说明要建设高水平大学更加注重“产学研”结合?

    李:对,学校办得好不好,声誉更多来自于社会。社会服务这一块做好了让大众了解学校,反过来学校声誉知名度提高了,以后招生、就业、吸引社会资金都有好处。以我们工科为例,“工”就是工业技术,是一个很实在的东西,工科很大一部分是应用技术研发和技术成果转化。企业对发表多少论文不是很重视,他们可能认为那是宝塔尖里面的事。行业企业评价一个学校工科办得好不好,可能会关注拿到多少专利、有多少技术应用、支撑服务多少企业、创造多少经济和社会效益。

    本来我们说大学有三大功能即教学、科研和社会服务。教学是应有的培养学生的本分,科研就是学术技术的研发,其中也有社会服务,文科出思想,提供智库、服务社会,工科更应该有技术到第一线去应用,现在给予“社会服务”更高的提法,是一个导向。

    对于我们团队来说,社会服务一直是很重要的事。我们本身是行业技术的领军单位,有义务去做这个事。只有我们做了,别人没做,或者别人没条件做,我们做得比别人好,行业企业才会觉得这个学校工科办得很实,而且培养了高水平的人才。

    记者:说到高水平人才,在《28条》里也提到了构建成果转化和产学研合作的新机制,也鼓励学生去做一些创新创业的项目,这也是在培养高水平的人才。

    李:创新创业提法很好,学生不应该死读书,不管是研究生还是本科生都不应该纯粹地学理论。创新创业体系的构建是在这之外提供一些实践和锻炼的机会,这是学校和社会之间的桥梁,这个和工科更接近。

“贡献”为本 迈向高水平大学

    记者:您从事耐磨材料研究有30多年了,您牵头联合校内相关单位申报的“高性能金属耐磨材料技术国家地方联合工程研究中心”获批立项了,这是国内首个“耐磨材料”行业的国家级创新平台,这也是我校获批的第二个国家级平台,学校参与国家创新体系建设又取得重大进展,您为学校高水平大学建设又出了一份力。

    李:谢谢,这也是团队的力量。我们组建工程中心对学校高水平大学建设也算是一个贡献,学校对工程中心也越来越重视,也希望我们把这个平台做得越来越好。我们学校工科发展时间不是很长,确实需要一些创新平台、创新团队及标志性的创新成果涌现,《28条》里面也提到了工科振兴计划,还提到要组建工业研究院,这个研究院定位为应用研究和成果转化特区,快速提升学校在工科领域争取国家和地方资源的能力,并为学校地方研究院建设遴选和孵化产业化项目。

    这个提法很新,学校在韶关有地方研究院,最近在论证建设暨南大学深圳研究院,学校专门成立了地方研究总院,管理在不同地区的研究机构,可能我们学校在广州、珠海都会有这样的项目。我们团队都不同程度地参与地方研究院的建设,我们是工科,这些研究院需要技术进驻,和当地产业衔接和提供服务。地方政府也很欢迎这样的项目,这样又可把学校工科办学的成果、产出和地方结合得更紧密,等于在当地建设一个大学的分支机构,如此又有一个校地间新的桥梁,这是一个很好的中间环节。

    记者:总的来说,您心目中的高水平大学是什么样的?

    李:“高水平”在中文里面虽然内涵丰富,但是也没有一个定论。我对工科是这么理解,从教学、科研、社会服务三大功能的实现和实现之后的效果来评价。要够得上“高水平”最重要的还是谈贡献,对国家的贡献、对行业的贡献、对地方经济发展的贡献,在校内,学科、团队的贡献,老师们的参与推动,是最直接的。这个贡献随着时间的推进是能够看出来的,政府和民众的口碑好,我认为这个是根本。

    具体从我们工科来说,高水平大学首先教学方面直接体现在培养的人才,被社会所接受,社会评价比较高,比如反馈回来我们的毕业生企业欢迎,评价很高。科学研究方面包括学术和技术,这方面国家是有标准的,像产出的成果、论文发表等。技术方面来看,能够孵化企业,被企业应用,为企业创造多少效益,这就对应了社会服务。另外就是高水平创新平台和人才队伍的建设。

    记者:那您作为暨南人,对学校高水平大学建设有什么建议?

    李:学校很重视高水平大学建设,政府也有资金投入,老师也很有积极性,不断有新的政策出台,投入也越来越大,我觉得过上几年,学校肯定会有跨越式的发展。

    我希望这个《28条》不仅仅是设想,而是能落地的,还应该有更具体的实施政策和操作规定。一开始可能不那么准,但是不能观望,做的过程中可以修订,像这样暂行、试行,先做起来。我们要往前走,时间不等人,有利于发展的东西我们就先做起来,也许试点也能得出些经验。

 

 责编:李越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