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事荟萃>学苑

让不可能成为可能 ——访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纳米光子学研究院院长李宝军

字体: 2017年06月02日 浏览量: 来源: 作者: 学生记者 梁月 发布:新闻中心

【学者名片】李宝军,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我校学术委员会委员、纳米光子学研究院院长。发表SCI论文160余篇,主编出版英文专著3部、参编1部,获授权美国和中国发明专利10余件。2013年获广东省科学技术一等奖、入选教育部创新团队带头人,2014年获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入选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

见到李宝军教授时,广州的回南天刚刚过去。温暖而不耀目的阳光斜斜地洒进办公室。伴随着礼貌的敲门声的,是李宝军教授带着浓浓甘肃口音的“你好”。而对李宝军的采访就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开始。

结缘暨大,打造高精尖团队

高考志愿的填报让李宝军与物理结下了不解之缘。找一个离家近能被录取的学校,继续读书深造是他当年的想法。当年由于物理学得好,再加上报考物理专业的学生少,他在“志愿”一栏写下了物理。一直不停地努力钻研,让他在物理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暨大是我工作学习的第10个大学。我之前在西北师范大学读本科,在兰州大学度过了硕士时光,后于西安交通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博士毕业后,分别在复旦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做博士后,后留在新加坡材料与工程研究院工作。回国后在中山大学工作多年,中间还曾到牛津大学做访问学者。”李宝军说。

李宝军最终接下暨大的橄榄枝,主要是因为暨大目前正在建设高水平大学,发展潜力巨大,而校长胡军的盛情邀请也让他看到了暨大想做好光学工程学科的决心。“学校对我们团队高度重视,为我们成立了纳米光子学研究院。”李宝军说。

2016年6月成立的纳米光子学研究院,是暨南大学为加快高水平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而设立的科研机构。研究院现有师资队伍中多人曾在英国牛津大学、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日本大阪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等任访问学者、JSPS研究员、博士后等。

作为研究院的院长,李宝军认为学术的发展不能只靠人数,关键在质量。他说:“目前申请我们研究院职位的有近百人,但是我们只从中挑选了少数几位。我们引进的人才一定要高于研究院现有人员的平均水平。百里挑一是为了研究院朝着高精尖的方向发展。”

醉心学术,科研一刻不能停

纳米光子学研究院目前有纳米操控光子学、纳米生物光子学、纳米材料光子学和纳米能源光子学4个重要学科方向和研究室。

天道酬勤,李宝军团队在暨南大学组建研究院的同时,在纳米操控光子学等研究领域取得了重要进展。他们利用近场方案将光学三维操控的极限推进到几十个纳米尺度和单分子水平,研究成果发表在国际著名学术期刊Light: Science & Applications上。他们进一步实现了对单个细菌的荧光标记和实时检测,该研究成果发表在国际著名学术期刊Small上,并被选为Inside Front Cover(内封面)论文。这是纳米光子学研究院成立不到1年里,发表的第3篇国际学术期刊封面论文。

值得一提的是,李宝军主编的英文专著Fiber-Based Optical Trapping and Manipulation(ISBN: 978-1-63485-998-1)近日由美国Nova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系统总结归纳了李宝军团队以及国际上相关科研机构在光纤光捕获与光操控方面的研究成果。这是暨大纳米光子学研究院成立后主编出版的第1部国际英文专著。

李宝军介绍了他们团队最近在纳米操控光子学研究领域的工作:“国际上提出的荧光标记方法一般用于标记细菌群体,单个细菌所隐含的有用信号容易被淹没在杂乱的群体信号中。而我们团队提出的‘协同捕获’的荧光标记方法,利用从锥形光纤尖端出射的聚焦光束,可以实现对单个细菌的标记。标记后的单个细菌可以被精准地移动到指定的位置,再通过光学信号实现对单个细菌的动态监测和实时分析。”

在谈及纳米操控光子学研究领域的前景时,李宝军乐观地表示该领域前景十分广阔,可以和生物、物理、医学等领域结合。比如与医学领域的结合,通过光波传递和加载的信息,有可能改善或激活那些导致老年痴呆的退化神经细胞的功能。对此,他做了一个生动的比喻,“就如同校园里的草坪,冬天干枯时看着像死了一样。但一浇水,阳光一照,它就又活了,变绿了。功能退化的神经就好比冬日干枯的小草,而加载信息的光就好比阳光和雨露,有可能激活神经。”

拒绝功利,做潜心的科研人

曾有学生找到李宝军教授,希望李宝军能为他提供一个有利于今后找工作的课题。李宝军拒绝了。他认为学术研究不能带有功利之心,什么对找工作有利就研究什么是不可取的。做学术研究要重视理论基础,就是要不断地提出问题、分析问题,并解决问题。“做出的成果能立即用于公司,那么这个课题的意义并不大。学术研究是超前的,提出的思想和理论也许十几、二十年后才能用得到。基础科学研究的关键是提出一种思想,而不是做一个产品。为什么苹果会掉下来?对这个问题的解答就是学术。牛顿定律并不能直接卖给哪个公司,并没有形成产业。但是人们可以从中想到,遵循这一定律就可以使航天飞机克服万有引力飞上太空。这就是学术研究对未来的作用。市场上有问题需要我们,我们可以帮他们解决,但不能专门为挣钱去做这些东西。”

一个学生聪明与否并不是李宝军招收研究生的关键因素,他更看重学生是否肯吃苦,是否肯在学术上下功夫。他会要求研究生按时上下班,养成良好的工作习惯,因为自由散漫的态度是做不好科研的。研究生属于科研人员的范畴,因此,他会着重训练他们的科研思维。他对学生论文的要求十分严格。他坦言,学生发表的论文一般都要修改数十遍。因为研究成果要和全世界比较,丝毫马虎不得。他常常教导学生做科学研究要严谨,要用数据说话并考察数据的可靠性。

对学生的严格要求,并没影响他对学生慈父般的关爱。他的学生杨先光这样评价李宝军,“虽然李老师在科研上对我们十分严格,但他也经常关心我们的生活。在饮食、住宿方面都会跟我们交流他的个人心得。他还会到学生的工作室提醒我们注意用水用电安全。”

李宝军也曾遇到在实验室打游戏的学生,这时,他会认真地与他们沟通、讨论这个问题。他反对学生打游戏,“打游戏的瞬间也许可以提神醒脑,但打完游戏后又会不清醒了。”在他看来,学生打一天游戏,往往需要再花一天,甚至两三天去调回状态。而也许就是他调整状态的这几天别人的研究成果就出来了。游戏只是娱乐的方式之一,他坚信,玩游戏玩不出一个教授,玩不出一个高水平的研究生。

“科研不是靠聪明,而是靠勤奋和踏实。科研不是因为容易去做,是因为太难而做。科研就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李宝军认为,科研工作者做了几十年的研究,如果若干年后其成果能写进教科书,哪怕是只言片语,也是非常了不起的事。

耕植数年,只为一朝春生。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李宝军将继续在科学的世界里驰骋。

点击进入【第658期 数字校报】:http://newspaper.jnu.edu.cn/#conid=6185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