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事荟萃>学苑

暨南劳动者

字体: 2017年05月05日 浏览量: 来源: 作者: 新闻社 王小卫 朱思敏 庄萍萍 发布:新闻中心
摘要:暨大有多少劳动者,就有多少他们的故事。他们庞大又默默无闻,就像学校运转的每一个螺丝。在劳动节这个特别的节日,放慢你们匆匆走过的脚步,来聆听他们的心声。

 

五一劳动节是什么?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当然是法定的三天节假日。而在这三天节假日里,又有多少劳动者,依然坚守着自己的岗位?依然不能和远在千里之外的亲人团聚?即使是为他们而设立的节日,他们也没有想过停下工作的双手。暨大有多少劳动者,就有多少他们的故事。他们庞大又默默无闻,就像学校运转的每一个螺丝。在劳动节这个特别的节日,放慢你们匆匆走过的脚步,来聆听他们的心声。

 

幕后的执行者——对外服务部

这是一个属于学校总务处的部门,主要是负责学校的搬运工作和一些活动场地的布置,比如毕业典礼和考试,还有时会搬一下学校的复印部件、家具的领用。师傅们平时工作量大,因为整个部门只有78个人,但服务的部门很广,平均分下来每个人做得事情很多。有的时候没有电梯,再重的东西也要自己搬下来扛下来。

外服部的师傅们常常要搬运工具

据外服部的刘班长介绍,他们平时作息生活还是比较规律的,但是有时有活动或者星期天晚上紧急的突发状况也会有,就不得不加班到很晚。比如毕业典礼的时候,前一天晚上要搭舞台背景,搞到很晚才回。忙的时候要做到晚上十二点一点。就是这些全校几十个个学院的琐碎,构成了他们的生活。

有的学生不理解,有的时候几个活动一起事情比较多,迟了几分钟没来就会有学生颇有微词。但刘班长笑着说:“这些都不算什么,我妻子在生科院基地做一样的工作,很高兴她理解这份辛苦。我得到家人的理解就很幸福了。看到老师和学生说谢谢你师傅,也非常让我感动,我认为那就是我这份工作最大的收获。

谈到对这份工作的理解,他朴实地说:“我们读的书不多,但我们能够为学校、为高等教育服务,就是这个工作存在的意义。”最后他也提出了了他对我们大学生的建议:“读书只是一方面,在社会上找到工作也不容易,社会实践也非常重要。大学生学习一定要扎实,现在学历越来越高就业难啊,但读书的真本事是在的。”

外服部为研究生考试布场

 

无闻的园丁——绿化部

这是一群负责绿化养护的劳动者群体:修剪、浇水、施肥、除杂草、喷药……不管刮风下雨都要出来按时上班,默默维护着学校的绿化工作,。早上7点钟到中午11点半,下午2点到5点半,一天8小时,工作时间很长,工作量也很大的。没有他们,暨大的四季也不会这样美丽而充满生机。

绿化部的袁班长介绍说:“我们一共16个工作人员,还有几个可以临时调配的,出现突发事件可以随时调动。这个绿化工作嘛,说累的时候很累的,也不是天天都那么累,还是会有放松的时间。工作任务不同也不一样,除除杂草啊就轻松点、挖地啊补苗啊就很累的。那些地都是我们一处一处挖出来的。晚上回去,腰、膝盖、关节感觉都很痛。平时感觉没有什么大问题歇一歇就好了。不过有医保卡。有点小问题就去校医院刷卡也很方便。”

绿化部师傅在裁剪校园植物

袁班长来暨大十几年了,对暨大也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他回忆说:“我2002年来的,现在感觉暨大就像半个家吧。如果走出这个学校,回来的时候说回家啦,就是回暨大的意思。在农村,各方面比都不如在这里。工资待遇比外边好多啦。在这里我们每个月都能拿到稳定的工资,如果你到外边企业就不好说。所以自己也很安心。”

最后袁班长代表整个绿化部说出了他的祝福:“劳动节快到啦!祝你们节日快乐,也祝我们这些劳动者节日快乐。”希望我们在享受着校园青葱的大树和争奇斗艳的花朵时,也会想到他们为暨大的绿化所做的付出。

 

晨光中的劳动者——保洁部门

保洁部的谭阿姨每天早上6点钟不到来到教学楼,晚上五点钟才可以离开。和她一样隶属教学楼保洁部的总共9个人,负责15层楼。尽管规定上班时间是6点半。但阿姨们总想着早一点来,在老师和学生来之前搞干净才好,就牺牲了多睡一会的时间。下午4点半下班后她们也不走,要等到学生都走了才会踏着夕阳离开,即使是节假日也从不间断。在我们采访教学楼的谭阿姨时,她质朴的笑着“采什么啊?我也不会说。”一边露出羞涩的笑容。

除此之外,阿姨们还很热心地帮助丢东西的学生。一般是学生要找东西就帮他开门,还要叫开门的那些学生拿东西,有时候雨伞、眼镜、手机,全部都交到失物招领处,然后她们就帮忙整理在一起。但为了不给课室中心添麻烦,不贵重的东西阿姨们也不会都捡起来。

保洁部的工作人员

谭阿姨颇有感触地说:“我们就是普普通通的人,但学校会给我们很多关怀和帮助。我们单位那些领导也很关心我们。每一次开会都有问这问哪,或者问问缺什么啊,然后帮我们上报,学校就会给我们福利嘛。因为大家都不容易,都要靠这份钱养活家里人。五一节快到啦,祝新员工五一节身体健康,节日快乐。

 

马路上的司机师傅

“我们是2个司机2台车,1个司机开大车,1个司机开小车。”来自湖南的马路组曹司机笑着介绍他们的工作,“小车是专门负责扫路清洁的,下班的时候,落叶少一点的话,整个学校算下来2个小时差不多。如果落叶多的话,有时要3、4个多小时。像昨天那样,整天不停扫也扫不完,就没办法啦。落叶多的话,刚走一圈,落叶又下来了。”

从早上6点半开始到11点,他们就一直不停地在路上工作着,清扫路上的树叶和垃圾,我们走过的每一寸校园土地都留下他们的痕迹。树叶多的时候,一天要跑六趟。曹司机说:“工作的时候也是比较累,但也有感到特别开心的时候,像是家里小孩打个电话过来,问候一下也挺好的。小孩在家乡也算是留守儿童,也不容易。”

工作中的问题也是有的。让曹师傅觉得有些头疼的就是有时候觉得学校开车的老师和他们应该互相体谅一下。他说:“有时候,我们扫地过去的时候,老师的车会插到前面停下来不走。让我们先打扫,他们又没有注意到,所以停车那一块的垃圾是扫不到的,但是我们又不可能等到他走了再扫他那一块嘛。这个是比较头疼的东西。”也希望这个问题能够提早解决,为师傅们分忧。

曹师傅开着车清扫落叶

五一劳动节要到了,曹师傅希望这个时候还是有家人的陪伴更加温暖。或许家才是他最放不下的那个地方。他说:“不管我们这边打工有多辛苦,想家肯定是有的,我还是希望能够早一点赚点钱回去,在自己家里找份事做。主要还是想多陪陪他们。”

这次的采访给了我们很大的触动,最让我们感动的是他们的坚守。一位采访者说:“坦白来讲,我真的很难想象,只是一天时间,竟然会产生15吨的垃圾。”而垃圾处理站的师傅,口罩早已变成不健康的焦黄色。臭气熏天的工作并没有让他们失去生活的热情,在前面是垃圾处理箱,后面是吱吱呀呀的破旧天地里,他还在描摹着字帖。在整个谈话过程中,他有一种精彩,一种独属于暨南人的精彩。

劳动者的角色,就像那部韩国电影的名字——隐秘而伟大。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整洁的暨南园,花草的清香,隆重的活动,无一不传递着他们在这校园的存在。或许劳动,早已让他们和暨大紧紧相连。他们拒绝鲜花和掌声,他们习惯多做少说,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平台,而是他们真的在心甘情愿的在为了一个共同的名字“暨南人”付出和拼搏。下次在校园中碰见时,有机会和他们说一声:“师傅,您辛苦了!”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