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事荟萃>学子

【广播台系列】3代广播人讲述30年流淌的广播情

字体: 2016年11月29日 浏览量: 来源: 校庆新闻中心 作者: 贺子建 发布:新闻中心

从1990年到2016年,昔日的暨南大学广播站已经升级为暨南大学广播台。一代代广播人辛勤奉献,努力将暨大广播做到更好。110周年校庆之际,3个年代的3位广播人——1990级经济学院校友、广播站播音员周飞兵,2007级新闻与传播学院校友、广播台第一任台长陈福星,2014级新闻与传播学院学生、广播台现任台长李冉——又聚首到了暨南大学广播台导播室,在这个梦开始的地方谈自己和广播台的过往、现在和未来。

(广播台台长交流会合影)

周飞兵——六个人的广播站

“当时我就喜欢放崔健的歌,已经是走在时代的前沿了。”周飞兵说。这位1990级经济学院的学生已经成为一位和蔼的父亲,在导播厅里却依然显得年轻。“90年的时候广播台还是广播站,我们一共6个人,4个人做普通话节目,2个来自港澳的同学做粤语节目。那个年代,广播是很火的,毕竟电视不普及,除了听学校的大喇叭,广播室同学们获得信息和娱乐的重要媒介。”

周飞兵和他的5位广播站同事,一周会在广播站待上3天,学校也特别支持,给广播站的同学们订报纸买期刊,例如《环球时报》、《青年参考》等。学校每周还会给广播站的同学两张电影票让他们免费看电影。广播站的同学工作得既卖力又有热情,这个六个人的广播站在广州高校也算得上数一数二。

程福星——从广播站到广播台

“这面锦旗还是我当年带回来的。”程福星指着导播室外的锦旗说。锦旗上金色的丝线绣着“高校杰出广播台”。程福星在2007年通过声乐考试考入暨大。开学第一天,同学们都去找自己喜欢的社团或学生组织,只有程福星围着学校转了一圈只为找到广播站在哪儿。那个时候,广播站进入了全盛时期,上上下下50来人,下设多个部门。在大家的努力下,一块牌匾正式把“暨南大学广播站”升级为“暨南大学广播台”,大家都很激动,在广播里第一时间告知了大家。现在那块金色的牌匾还在广播台门口熠熠生辉。

人多自然活动丰富且有充足的干劲,广播台那时候做了许多有趣的栏目。有正经播音腔为大家广播时事新闻,有点歌栏目捕捉更多的听众,有幽默风趣的播音员给大家讲笑话聊八卦。“我记得有一次师兄聊得太开了收不回来还被批评了!哈哈哈!”程福星轻松地说道,像是在回忆自己家里的趣事。如今的他,作为独立创业者,已经在广州有了自己的公司。从事于新媒体行业的他说广播台的这段时光让他受益匪浅。“不是要将它写进自己的简历里,而是在台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也认识了更多厉害的人。”

(周飞兵、程福星在广播台)

李冉——广播并不过时

谈到当下互联网的普及和新媒体的崛起,周飞兵对现任广播台台长李冉说:“广播并不过时,甚至还会迎来一次复兴。当下汽车的普及让车载广播呈现出一轮复兴的势头,广播的未来一片光明。”李冉是2014级的学生,现在已经大三了,从入学到现在他已经从一名播音员成长为台长。他在广播台投入了很多的心血也收获了很多的认可。“我想做一种有影响力和特色的栏目,借助当下的各种不同的媒体手段,让人更多的人知道并喜欢上广播。”李冉跟两位前辈谈自己的想法。广播从来不是孤立的,多元化的现在,李冉正在更努力地推广“暨南大学广播”的铭牌。微信公众号,视频节目等等都在他的考虑之内。

周飞兵和程福星很肯定李冉的想法,建议说校友也是一个极佳的题材并表示自己很高兴合作。“我在美国的时候看到广播台的一档节目,十分地兴奋,告诉我的妻子说‘你看广播站已经长大成广播台了’”,周飞兵表示校友会会尽一切努力给广播台创造条件和报道的资源。

三位广播台台长坐在导播室里,开着录音设备,聊着广播台的前世今生和未来,时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一旁的广播台节目部部长汪奔也记录着他们的想法,提出自己的问题。作为一名研究生,汪奔还在广播台值班和工作,他觉得“这很值得。”

(李冉、汪奔在交流会现场)

(校庆新闻中心 贺子建)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