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深读暨南>人物

何小勇:多国学子的引领者和辅导者

字体: 2017年04月27日 浏览量: 来源: 暨南大学新闻社 作者: 聂佩文 发布:新闻中心

来自老挝的国际学院2015级本科生林英才一直有一个不健康的“爱好”——爱吃方便面。“我没对谁说过,但何老师却知道,还叮嘱我要改掉这个习惯。何老师对我们真的特别用心,知根知底的那种。”林英才口中的何老师,便是国际学院辅导员何小勇,今年获得“全国高校辅导员年度人物提名奖”。

2006年,何小勇在我校研究生毕业后,留校担任辅导员,至今已在一线辅导员岗位上工作11年。何小勇的学生来自全球70多个国家和地区,包括内地、港、澳、台、侨、外国留学生(其中内地学生占39%,港澳台侨学生占35%,留学生占26%),何小勇因而被称为“多国学子的引导者和辅导者”。

谈起获奖感受,何小勇表示:“我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好多同志都比我优秀得多。”他所在的国际学院工作团队也曾被评为“广东省高校学生工作团队优秀队伍”。但在他看来,获得荣誉的成就感远比不上学生们的肯定与点赞。

创新考勤、奖学金制度 留学生上课学习更勤了

在国院的起步时期就来到这里,何小勇和同事们面临着许多问题。外国留学生的管理就是其中之一。国院建院前八年,外国学生的出勤率较低,但并没有专门针对留学生的考勤制度和惩罚机制。为解决这个问题,何小勇起草了国际学院请假销假制度、外国留学生签证办理制度等,制度实施后,情况明显好转。

为提高留学生的学习积极性,何小勇创新奖学金评定方法,建立来粤留学生广东省政府奖学金答辩制度,通过竞选评定获奖者,并开放答辩过程,鼓励学生观摩,树立示范作用。在留学生奖学金答辩制度建立之后,外国学生学风变得浓郁,2013年到2016年间,符合国际学院省政府奖学金条件的留学生数量从不足50人攀升至200人。

何小勇曾任8个班的班主任,其中4个班获得暨南大学“先进班集体”称号。其中,有一个人数过百的班级,外籍学生数量较多,占37%,如何对这样的班级进行管理?何小勇介绍道:“像往常一样设置班委是管不过来的,所以我们扩编了班委,很有趣的是,大家都很有兴趣,纷纷为班集体建言献策,都加入到班委里面来。”参与竞选的同学拿出方案,同学们民主投票,通过集体决策,选出来一种大多数人满意的。“像一个学生会一样,分了好多个组,每个组都有自己的任务。这种办法一直沿用到我们现在的2016级学生,参与感变强了,而且班委之间的联系也变多了。把一个班当成一个学生会来管理,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尝试吧。”

(Color Run& Orientation Camp 何小勇与学生活动合影)

不做“消防员” 把突发事件应对做在前头

在处理留学生的突发事件中,何小勇有件印象深刻的事:“有个印度学生突然患重病,如果不及时治疗就会有生命危险,但是手术费和治疗费是很昂贵的。医院很人性化,先给他治疗,但是他们家很贫困,学院就引导了一场跨国籍的捐款。很短的时间内筹集到了20多万元,解了燃眉之急。” 在解决这次事件上,团队中的赫栋峰老师居功至伟。他指出,团队的力量和同学们的帮助是很重要的。事件解决后,留学生组织了一支留学生志愿者服务队,无偿义务献血,希望能回馈学院和学校。

针对留学生种种突发事件,何小勇在解决问题的同时,也在思考问题出现的原因、如何解决、怎么推而广之。“像消防员一样救火是不对的,真正好的效果应该是没有事发生,你看上去没有业绩,其实是把事情做到前头了。”他不赞同一味埋头苦干,提倡在“奔跑中思考”。

因此,何小勇和他的团队决定收集编写《留学生教育管理案例》。整理收录学院的应急事件与处理经验,比如在埃博拉疫情肆虐时,从非洲有些国家来的人都需要经过隔离,大概3周的时间。“同学们被隔离的期间很难受,我们不断做他们的思想工作,拿学习资料、拿电影给他们看。不确定他们是否感染了,所以和他们交流和接触的时候还是有些心理压力的。学生很配合,一直到指定的时间才解除隔离。”除此之外,每年的开学讲话上,老师们会给同学们打好“预防针”。如今,在解决应急情况上,何小勇不无自豪地说:“在突发事件处理这方面,我们可能已经非常接近‘无急可应,有急能应’这个状态。”

(何小勇到南校与学生们交流)

不断更新自己 坦言要“对得起老师这个称谓”

何小勇主讲的《PERSONALITY OF EDUCATION》(全英)曾被一些外招生评为“最受欢迎课程”。而中文专业出身的何小勇是如何做到的呢?他说,不断学习是他的秘诀,“我每天还坚持看书,感谢国际学院这样一个环境,让我很有压力,因此需要不断学习和更新自己。”

为适应国际学院多元融合和不断发展的大环境,何小勇自学英语。他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那时候交了几个很好的外教朋友,和他们天天泡在一起,谈历史、人文、自然科学什么都谈。因为外教在这里孤单,生活上也需要帮助。他们教我英文,无形之中,我们互惠互利,也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他两次参加出国培训,通过考核参与全英授课;进入教育部第二批辅导员博士项目,在北京师范大学就读思想政治教育,增强专业素质;也曾入博士后流动站,不过,后因受伤退出——提到这事,何小勇一脸惋惜。

何小勇还担任全校4000多人的《形势与政策课》讲师。如何提高这门课的教学效果,形式和课程设计能不能贴近同学们的所思、所需,是他最为关注的。“你们比我们那一代,更加关心国家、关心社会。把这个事情做好,是很有必要的。”在课程内容选择上,何小勇紧跟社会热点,反腐、“一带一路”等内容讲授甚至早于相关部门的指令。在形式上何小勇不断创新,通过“锵锵三人行”、论坛等方式,引起学生兴趣。比如讲到反腐时,他与赫栋峰一起利用国际学院多元文化的资源,开办“国际腐败治理高峰论坛”,邀请各国同学来表达他们的想法。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大二学生李月莹对何小勇的形势与政策课印象深刻:“这次课解答了我许多疑惑,关于读研、保研方面的知识,像2+3政策,真的非常实用。”

(何小勇作为带队之一参加西夏文化之旅)

开办“何小勇”公号 做学生的引领者和辅导者

对于辅导员,何小勇有着自己的理解:“我们是学生成长成才的引领者和辅导者,我们不是在做事情,我们是在做人,同时帮助同学们去思考怎样想问题,怎样做人。” 事实上,他也是这样践行的。

为了集中解答同学们在学习生活上的疑惑,2015年11月,他开办自己的公众号“何小勇”,目前已有上千位粉丝,月最高点击量过万。

了解到同学对于保研考研、就业留学方面的困惑,何小勇就整理发布了系列推文 “国际学院的果子都被卖到哪儿去了”,介绍国院毕业生去向、就业方向等。同学们评论道:“相当有用,感谢何老湿”、“最喜欢有数据有分析”。在推文《考研、保研与做研究》中,他讲解了保研和考研的途径方法,站在老师角度给出建议。有同学遗憾地留言:“老师这篇文章能早一年看到就好了。”

除了解答学生疑惑,何小勇也会在公众号上分享他在工作、生活上的感受和想法。发布书评、影评,偶尔也和同学们“聊聊人生”。亲身体验到“辅导员”这个职业没有被全面正确地认识,何小勇写下《辅导员能吃吗?——论辅导员的正确打开方式》这篇文章,从生活、学习、政治多方面描述大学辅导员的功能与职责。林英才看完文章说:“何老师让我感觉到辅导员是最能贴切地帮助我们解决问题的人。”

他也会把给同学们写的推荐信和短评放上公众号,既是褒奖,也是对其他学生的鼓励。国际学院2014级本科生繆婉君还把获得何老师的评语作为奋斗的小目标,当然,通过自己的努力,她也出现在了何小勇的表扬名单上。

“当关注的人有一定数量,我发现这是一个窗口,除了解决问题之外,还可能对同学起一定的影响作用。” 何小勇希望通过公众号这个平台在潜移默化中,能对学生做人做事的方式、考虑问题的方法和思想上有一定的引导作用。

如今,国际学院学生分布在本部和番禺校区,为了和同学们保持紧密的联系,何小勇每周抽出两天去南校,“同学们不来找我,我就去找他们,约他们一起吃饭。”

即使是已经与学生打成一片的何小勇,也会有担心。“我很怕脱离了同学们,那我在这个位置上就失去意义了。”何小勇坦言。

(暨南大学新闻社 聂佩文)

责编:李伟苗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我来说两句
暨南微信 暨南微信